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快穿:每次都是我躺槍 » 第一千零一十九章:護法,我是你的同伙(四十五)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快穿:每次都是我躺槍 - 第一千零一十九章:護法,我是你的同伙(四十五)字體大小: A+
     
            “也是啊。”錢淺煞有介事的點點頭:“總得留個口子給含雪小姐,否則她怎么脫身呢!”

            “大嫂怎么能這么說呢!”穆玖其一臉懶洋洋的笑容:“在下可是為了您和左護法大人能順利脫身啊!”

            “那還要謝謝穆堂主好意。”錢淺語氣很不真誠的道謝,緊接著站起身來:“穆堂主的意思我明白了,若無其他事,妾身先告辭。”

            “如此就不遠送了。”穆玖其完全沒有阻止錢淺離開的意思,反倒沖她拱了拱手:“有句話還望大嫂轉告左護法大人,就說我穆玖其是友非敵,有機會多多合作。”

            “一定如實轉達。”錢淺往門口走了兩步之后又突然停下,轉身沖著穆玖其的方向:“還有一事我想要請教穆堂主。含雪小姐那日怎就只帶了兩個護衛獨自出現在玄堂?怎么如此不小心?”

            “是去幫厲梟取藥。”穆玖其很痛快的給錢淺解惑:“厲梟受傷了,含雪小姐作為未婚妻自然是著急的,其他人都被派去搜捕追擊兇手,隱魈堂也派出去了,含雪小姐獨自去取藥。”

            “厲梟受傷?”錢淺對這個消息表示感興趣:“右護法大人武功頗高,誰能輕易傷了他?”

            穆玖其翻了翻眼皮,淡淡吐出一個名字:“墨泉。”

            “誰?墨泉?”錢淺的瞎眼陡然瞪大:“他不是右護法的親信嗎?家宅都是由墨泉打理。”

            “大嫂這話說的,”穆玖其哈哈大笑起來:“親信又如何?親信就不能背叛嗎?左護法還是老宮主親手養大的孩子呢,眼下又如何?”

            說得好有道理……錢淺一臉無語的呆了片刻,才又多問了一句:“墨泉已經被抓住了?”

            “逃了!”穆玖其似乎挺開心的模樣:“右護法大人震怒!責令天圣宮上下全力追捕。”

            “多謝穆堂主解惑。”錢淺沖穆玖其點點頭,頭也不回的離開了酒樓。穆玖其轉頭望著窗外,直到看見錢淺的身影出現在酒樓前的街道上,才冷笑一聲收回了視線。

            “錢串子,”坐在系統空間的7788一臉莫名:“你說這個穆玖其啥意思?是要跟厲曜合作嗎?”

            “在這個位面,我有個最重要的經驗,那就是不要隨意相信任何人的話。穆玖其是什么目的我暫時不知道,先回去報告給厲曜,聽聽他怎么說。”錢淺一邊往鎮外走一邊答道。眼下她也沒必要再去暗堂了,她打算直接回去,到她和厲曜約好的地點等老板大人。

            錢淺先回去了,但厲曜挺忙碌,他碰巧遇見了有趣的事。

            厲曜和錢淺分開后,本來打算依照原計劃,到天圣宮附近的小鎮去,但他和錢淺分開不久,就碰到了一群身份不明的人。

            這些人不是天圣宮的教徒,這段時間,整個江湖都知道天圣宮發生了變故,這些人也不知是哪里派來的,居然如此明目張膽在天圣宮的地盤活動,厲曜猶豫了片刻,還是決定跟上去看看,沒想到這個決定還真讓他看到一些有趣的事。

            這些人是夜影樓的,他們正在忙著追擊一批天圣宮白虎堂的人。白虎堂這批人人數并不多,很快就被夜影樓那些人殺得七零八落,夜影樓的人圍著最后唯一一個活口,逼問他信在哪里。

            信?這倒有意思了!原本不打算插手的厲曜終于決定動手,他迅速殺光了那些夜影樓的雜碎,直接走到了重傷的白虎堂活口面前,當著他的面摘下了面具。

            “原來是左護法。”那人笑了:“怪不得。夜影樓這些人也稱得上高手,還是在您面前走不過三招。”

            厲曜沒回答,走到那人面前查看了他的傷口,緊接著十分冷淡的宣布:“你活不了了,就算玄堂堂主在此,你也活不過一炷香。”

            “我知道。”那人微微苦笑,從懷里掏出一封信遞給厲曜:“我是白虎堂的人,這是我們獲知的情報,煩請您轉交我們堂主。”

            “天圣宮的事,早已與我無干。”厲曜并沒有去接那封信,反而冷冷地盯著地上快死的人。

            “我們堂主與您素無仇怨,您……”那人似乎還想勸說厲曜,片刻后自己嘆了口氣笑了:“罷了!這信里的消息您應該會感興趣。該怎樣處理,由大人您決定就好。落到您手中,總比落到夜影樓那些人手中強。”

            厲曜當著那人的面拆開了信,一目十行的看了一遍,突然笑了:“這封信你們從何處得來?”

            “我們堂主派了許多人跟蹤在丹霄城活動的夜影樓的人。”那人閉上眼,有氣無力的躺在地上,氣若游絲:“我們截住了他們幾個‘鷂子’搶來的。但我們拿到信沒多久,他們就發現了,終于還是沒躲過去。”

            鷂子是行話,專指負責傳遞消息的暗哨,準確的說,躺在地上這位其實也是鷂子。厲曜了然的點點頭:“你的信,準備送到你們堂主手里?”

            “是!”那人答了這一句之后就再無聲息。厲曜也不去管他,又將那封信拿出來仔細看了一遍,最后折好放進懷里。信里的消息當真有趣,只是不知道那個瞎子怎樣了,有沒有搞到有價值的消息。

            ………………

            錢淺早早到了河灘,找了個地方隱藏起來,讓7788做好環境監控后,就一直坐在原地琢磨今天穆玖其的那些話。這人的目的到底是什么,錢淺覺得很難確定,她想出了許許多多的可能性,但都覺得不太合理。這個時候沖厲曜這個叛徒示好,穆玖其到底想要得到什么呢?

            而且,錢淺可從未忘掉,穆玖其這個人,可是厲曜將要付給枯骨師爺的“代價”之一,如果沒有意外,穆玖其很快會死在厲曜手里。難道穆玖其知道這件事了?所以才想要示好??可是不可能啊!她和枯骨師爺的交易內容沒道理會被泄露。

            還有枯骨師爺那群人,收人命提供庇護所,也是很奇怪啊……

            “這位面就沒有不奇怪的人!”7788的總結簡直不能更準確。...

      

      先定個小目標,比如1秒記住: 書客居手機版閱讀網址:


    上一頁 ←    → 下一頁

    獨寵狂妻:我的特種兵老重生之老子是皇帝逆鱗神醫小農民第一贅婿
    黃金瞳迷霧紀元仙王的日常生活抗日之特戰兵王聖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