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快穿:每次都是我躺槍 » 第一千零一十八章:護法,我是你的同伙(四十四)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快穿:每次都是我躺槍 - 第一千零一十八章:護法,我是你的同伙(四十四)字體大小: A+
     
            聽了小二哥的話,錢淺和坐在系統空間看監控的7788都是一臉驚悚。的確沒人跟蹤錢淺,剛剛除了這位小二哥,也沒有人進出酒樓,這兩點7788很確定。7788又看了一眼眼前一臉堅持的小二哥,又把坐在酒樓里的人掃描了一邊,確認其中并沒有它做過標記的能量體,而且這些人看起來行動也很正常,并不能分辨到底是誰請錢淺進酒樓。

            “怎么辦?”7788緊張得耳朵抖啊抖:“錢串子,要不要現在逃跑?我沒發現誰很可疑,酒樓里沒人將視線放在你和這個小二哥身上。”

            “如果真是高手,跑也跑不了。”錢淺倒是很快冷靜下來了,她略猶豫了一下,迅速做了決定:“眼下還算禮貌的請我進酒樓,證明那人并沒有想直接要我的命。我進去看看,你看好酒樓的各個出口,重新給我規劃個撤離路線。”

            “是!”7788立刻點頭:“已經看過了,如果是二樓以上,你盡量找個離窗口近的位置,依照你目前的水準,從窗口直接跳下來完全沒問題,走窗戶最快。”

            “小哥請前面帶路。”錢淺沖著小二哥的方向微微點頭示意,又按照7788的指示,沖酒樓大門的方向調整的角度。

            小二一臉喜滋滋的在前面引路,通過辨別小二的呼吸和腳步錢淺知道,這小二哥沒有武功,應該真的是這酒樓里的跑堂,只是不知道,到底是誰要見她。錢淺這一身黑衣就是在普通的成衣鋪里買的,很普通,臉上的帽子遮住臉,怎么可能有人能通過這樣一身打扮來“認熟人”?

            錢淺猜,最有可能是有人在這里等一身黑衣帶著遮臉紗帽的女人,如果是這樣,解釋清楚就好,最好不要起紛爭多生事端,以免引起人的注意。

            小二哥將錢淺一路引到二樓的一個單獨的雅間,雅間里只有一個男人坐在桌旁,7788確定這人錢淺沒見過。

            得到7788提示后,錢淺不等那男人先開口就主動向桌邊跨了一步,搶先開了口:“這位爺,妾身有禮了。您請小二哥攔下妾身,不知有何貴干,妾身似乎與您并不相識,不敢當‘舊友’二字,敢問大爺是否是認錯人了。”

            聽了錢淺的話,桌邊端坐的男人未語先笑起來:“是在下失禮了!大嫂眼睛不方便,認不出我也是自然。不過大嫂,我與你的確是舊識,昔日屠毅在時,我上您家去過,大嫂可是不記得了?”

            哈?錢淺頓時一愣。真是熟人?屠毅活著的時候去過她家?那是……見過原主??可她蒙著臉,這人是怎么人出來的?錢淺猶豫了一下,還是很有禮貌的開口詢問:“大爺請見諒,妾身帶著錐帽,您又怎知不是認錯人?你說的那些……”

            “大嫂!”錢淺一句話沒說完,又被那人打斷了:“在下認人從不看臉,您就不要否認了,屠毅死了不到一年,看來大嫂日子過得不錯,身形舉止沒什么太大變化。不過不論您胖了瘦了,在下都能認出來,這是在下的本事。屠毅與我算是熟人,我可見過您不止一次呢!”

            “還未請教大爺高姓大名。”錢淺沖著那人微微低頭,并沒有繼續否認自己的身份。

            “穆玖其。”那人微笑著吐出一個名字:“大嫂莫慌,在下并無惡意。”

            “穆玖其?”錢淺一愣,這不是暗堂堂主嘛!厲曜讓她接觸的目標人物,而且錢淺確定,她原主并沒有在家里接待過這位暗堂堂主,也從沒有聽屠毅提過這個名字。

            “穆大爺,”錢淺并沒摘下紗帽,她語氣冷靜地問道:“妾身真的從未在家中接待過您,您一定是記錯了。”

            “也是。”穆玖其煞有介事的點點頭:“前幾次拜訪,大嫂在院中,我在屋頂,您眼睛又不方便,許是沒發現我。不過大嫂,屠毅死的那日,我怕您難過,那日我可是跟在您身后轉了半天呢!”

            呵呵……錢淺嘴角抽搐,簡直不知該回答什么才好。她是屠毅死后才來的,她那個原主只有一點點薄弱的內功底子,又是個瞎子,怎么能發現武功高強的暗堂堂主。這穆玖其到底想干嘛?

            “穆大爺,妾身眼睛不方便,認不出您,是妾身失禮了。不知大爺請妾身來所謂何事?”錢淺猶豫了一下,終于決定還是先問問這家伙打算干嗎。

            “大嫂不必緊張。”穆玖其又笑起來:“我若想對您不利,那日在繡衣坊后巷,您哪有那么容易甩開身后的尾巴?要知道,那些可是我們暗堂最好的殺手。不過大嫂可是讓我刮目相看,我倒是第一次發現,您的功夫不弱。”

            行了!露餡了!錢淺一副破罐破摔的架勢直接坐到了穆玖其對面:“那還要謝謝穆堂主好心。我去玄堂的時候,所有的明樁暗哨都撤了,可是您的命令?”

            “一開始在繡衣坊后巷的并不是我的人。”穆玖其笑著答道:“是白虎堂布的哨。所以自然不是我撤的,玄堂里面的人是暗堂的。大嫂請見諒,哨都撤了,我是不想回去找您麻煩的,只是宮主令不在我手里,我做不了主,你們進入玄堂后,是厲梟讓我重新帶人守住繡衣坊后巷,我是聽命行事而已。”

            “怎么?”錢淺也樂了:“想來個甕中捉鱉?玄堂空門大開,一看就有詐,厲梟怎么沒想過,也許我們轉頭就走呢?”

            “厲梟說了,若是別人也許擔心有詐,轉身就走,但厲曜絕對不會。”穆玖其端起酒杯,語氣中倒帶了幾分贊賞:“藝高人膽大,左護法就算重傷,我們暗堂這些人也攔不住他也是正常。我只是幫著阻了一下大批白虎堂人馬而已,若是他們準時到了,你們想跑就難了。”

            “穆堂主倒讓我有些看不懂。”錢淺連眼皮都沒抬:“就不怕在右護法那里不好交代嗎?”

            “白虎堂沒及時趕到,與我何干?”穆玖其笑嘻嘻的答道。...

      

      先定個小目標,比如1秒記住: 書客居手機版閱讀網址:


    上一頁 ←    → 下一頁

    春暖香濃獨寵狂妻:我的特種兵老重生之老子是皇帝逆鱗神醫小農民
    第一贅婿黃金瞳迷霧紀元仙王的日常生活抗日之特戰兵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