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快穿:每次都是我躺槍 » 第一千零三章:護法,我是你的同伙(二十九)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快穿:每次都是我躺槍 - 第一千零三章:護法,我是你的同伙(二十九)字體大小: A+
     
      錢淺想要的這樣東西,確實不宜讓太多人知道,于是她大大方方的進了帳篷。藏金李的帳篷里到處堆著各種各樣稀奇值錢的東西,差點閃瞎了7788的眼:“臥槽!這家伙真是土豪!這么多金銀珠寶,他是要留著當棺材本嗎?”

      “先生,”錢淺沒搭理7788,直接轉身沖跟在她身后進帳篷的藏金李問道:“您賣藥嗎?”

      藏金李依舊笑瞇瞇,表情無一絲波動,像是錢淺的問話再平常不過:“那要看姑娘需要什么樣的藥。在下這里倒是有些稀奇藥品,只是不知道,姑娘所需……”

      “也不算是稀奇藥品,”錢淺跟著藏金李一起裝逼,語氣平淡,就好像命懸一線的不是她似的:“噬心蠱的解藥,先生這里有嗎?”

      “噬心蠱的解藥啊……”藏金李笑瞇瞇的捻著嘴邊的小胡子,語氣越發和氣:“雖然真不是稀奇物件,可眼下小老兒手里還真沒有。”

      這個回答也不算超出錢淺的心理預期,因此她沖著藏金李點點頭,抬腳就想走:“如此,打擾先生了。”

      “不過……”藏金李笑得越發和氣,一句話止住了錢淺往外邁的腳步:“小老兒這里有兩個消息,關于噬心蠱的,姑娘可要買?”

      “先生想要什么代價。”錢淺站在原地,試探性的問了一句。她這個瞎子目前武功不咋地,還要忙碌的照顧男主,要是藏金李讓她找點稀世奇珍來買消息,她可做不到。

      藏金李沒說話,只是笑嘻嘻的往錢淺頭上瞟了一眼,立刻就被眼尖的7788發現了:“錢串子,他看你的頭頂。”

      錢淺立刻心領神會,毫不心疼的將頭上的發簪拽了下來,她一手攏著散下來的頭發,一手將手里的簪子往前一遞:“先生看這東珠簪子可夠?”

      “自然!自然!”藏金李笑得像個大彌勒佛,忙不迭的將錢淺的簪子搶在手里:“這么好的東珠可難得一見呢!”

      “那先生可以說說您的那兩個消息了嗎?”錢淺并沒有急著綰發,就這樣散著頭發看向藏金李:“我也好看看到底值不值我那千金不換的東珠簪子。”

      “姑娘聽聽就知道了。”藏金李一笑,似乎胸有成竹的樣子:“據在下所知,噬心蠱是母子蠱的一種,控制人的身上是母蠱,而被控制的身上是子蠱,一只母蠱其實養不了多少只子蠱。”

      “自然。”雖然藏金李提供的知識點錢淺不知道,但不妨礙她裝作懂行,她微微蹙眉追問了一句:“這些應當算不上值錢的消息。”

      “噬心蠱每半年發作一次,需要用藥壓制,否則蠱蟲噬心,會痛苦不已的死去。”藏金李瞟了錢淺一眼,不疾不徐的繼續說下去:“可是若制蠱之人不肯給解藥,其實也不是一點辦法沒有。”

      “哦?”錢淺的眉頭一動,沖藏金李微微點頭:“還請先生指教。”

      “若是能知道身上子蠱的母蠱在誰身上,那將養母蠱之人殺死,子蠱自然會死亡。”藏金李笑嘻嘻的補充道。

      “這句話卻是沒用。”錢淺皺起眉:“身上有子蠱的人又怎知自己的母蠱在哪里。”

      “的確很難得知母蠱在誰身上。”藏金李咧嘴笑了:“不過若是母蠱死了,我敢保證,身上有子蠱的人一定能知道。母子蠱,母子蠱,母蠱死了,子蠱也隨之而逝,子蠱死時,宿主會疼的。若是小老兒的消息不錯,應當是胸口位置灼燒式疼痛,疼滿一時辰。疼完了就消停了,性命再不受威脅。”

      “然而不知母蠱下落,這消息還是沒用。”錢淺微微搖頭,似是不滿。

      “那只是辦法之一。”藏金李笑嘻嘻的又在補充:“辦法二,恐怕麻煩些。半年之期得不到解藥,找旁邊的鬼婆幫忙暫時壓制一下也可以。只不過需得付得起代價,鬼婆的藥,不是那么好吃的。姑娘覺得,這兩條路,值不值您的東珠簪子呢?”

      呵呵……錢淺得到這個消息不知道該哭還是該笑。值得開心的是,她終于知道了,除了從那些人手里領解藥以外,鬼市的鬼婆也可以暫時壓制噬心蠱,這好歹也算是一條活路。

      但令人悲傷的是,用腳趾頭想都能知道,保命的代價會有多高昂。鬼市這種地方沒有善茬,一條人命只夠換三個月的庇護所。隔壁那個一半臉燒得皺皺巴巴的老太太在沒拿到足夠的回報之前,絕對不會輕易出手給人看病,剛剛7788看到抬過去那個快死的人,也不知付出怎樣的代價才能保住命。

      不過這兩個消息……一枚東珠簪子倒也算值得。錢淺沒再繼續說話,她刻意用正臉對著藏金李,微微調整了一下背在身后的包裹,之后騰出手來,開始當著藏金李的面綰發。她就算不瞎,綰發的水平也不高,最多也就是在腦后匆匆綰成個圓團,再找個東西固定一下而已。這么糙的梳妝水平,這世界三歲小姑娘怕是都比她強。

      但發髻綰得好不好并不是重點。錢淺當著藏金李的面將自己腦后的頭發匆匆綰成一團,之后一只手扶著發髻,另一只手伸到背后,在她特意調整過角度的包裹里摸了摸,從中摸出一根發釵來,直接插到了腦后的發髻上。

      錢淺是個瞎子,她摸出的發釵自己都不知道是什么樣,她只知道,這是擺在她妝盒下層的釵子,被屠毅整整齊齊的收在妝盒的第二層,一定比表層那些被張婆婆偷去的首飾值錢。

      錢淺看不見自己頭上的簪子長什么樣,但是藏金李能看見。他一見到錢淺新掏出來的簪子立刻瞪直了眼,小眼睛放出渴望的光芒:“姑娘的發釵……這可是極品鴿血紅,一根發釵上居然鑲了八顆如此碩大的極品鴿血紅!天哪天哪!無暇的鴿血紅小老兒很少見到,姑娘的發簪上居然一連鑲了八顆。姑娘您的發釵……”

      錢淺微微一笑,果斷打斷了藏金李的嘮嘮叨叨:“暫時不賣!”...

      

      先定個小目標,比如1秒記住: 書客居手機版閱讀網址:


    上一頁 ←    → 下一頁

    影視世界當神探外室神魂至尊重生過去當傳奇學魔養成系統
    鄉村小醫仙天才高手女繼承者嫁到:權少要入惡魔的牢籠仙人俗世生活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