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快穿:每次都是我躺槍 » 第六百九十八章:俠女,我就是個賣力氣的醬油黨(七十三)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快穿:每次都是我躺槍 - 第六百九十八章:俠女,我就是個賣力氣的醬油黨(七十三)字體大小: A+
     
            這一天,錢淺和閻婧玉分別從鐘一脈手里得到了一大盒藥丸子。她倆抱著自己的藥盒子沿著街道慢慢往回走,身后當然還墜著幾個無極門的弟子。

            “不是說避毒丸半年吃一次就可以嗎?”錢淺看了看自己那個比閻婧玉更大的藥盒:“大叔怎么給了我這么多。”

            “你可以分些給你哥還有墨無影他們。”閻婧玉微笑地答道:“鐘一脈的藥,一般人拿不到,可你以后卻是不缺的。”

            “還有這個,”錢淺指了指腰間的小玉牌:“你說大叔家傳的玉牌,就這樣被我拿了真的好嗎?我本來說不要,大叔一定要給。”

            “就該你拿。”閻婧玉笑著看了一眼那個玉牌:“千萬別丟了,那是藥王玉,戴在身上可以避毒障。”

            “柳姐姐,”回到客棧后,錢淺有些好奇地問道:“大叔和柳姨認識許多年了嗎?”

            “許多年了。”閻婧玉答道:“你不問我也會說給你聽。當年我娘撿我回去的路上認識的鐘一脈。鐘一脈對她一見鐘情,我娘其實也鐘情于鐘一脈。回到江南后,我娘再也沒接過客,她帶我繼續住在醉云坊,完全是為了掩人耳目。我娘原想著,等我長大了離家,她就離開醉云坊嫁給鐘一脈。”

            哈?錢淺有些吃驚地瞪著閻婧玉。看不出來,原劇情不太重要的女配柳飄飄跑偏挺厲害啊!!原劇情明明說過,柳飄飄因為不想嫁人,所以才收養閻婧玉,而且她也真的沒有嫁人,閻婧玉報仇之后直接帶著她隱居了。而且,原劇情里面并沒有提到鐘一脈這個人物,錢淺原本不知道閻婧玉和神脈谷是有交情的。

            “后來怎么沒嫁?”錢淺實在忍不住好奇,又繼續問道。

            “因為我。”閻婧玉笑著搖搖頭:“我娘因為擔心我,所以并沒有和鐘一脈仔細說過我的來歷,只說我是幽州親戚家遺孤,父母雙亡被收養。他們一起看顧了我十年,我的內功是鐘一脈教的,鐘一脈對我很好,他和我娘,就像我的親生爹娘,我一直叫他大叔,他常跟我說,等著有一天,我肯改口叫爹爹。后來,七年前,我十五歲,他和一個玄霧閣的朋友一起吃飯,喝醉了酒,卻又惦記著我和我娘,著急回醉云坊,那人問他急什么,他說他急著回家看孩子。”

            “當時鐘一脈在醉云坊附近置了宅子,表面上只有他一人在,但我和我娘偶爾會去。那個玄霧閣的人開起玩笑說他吹牛,單身男人哪里來的孩子。鐘一脈因為喝醉了酒,口無遮攔,就告訴他,說我是他未婚娘子在幽州收養的遺孤,他很快就要有妻有子。這人聽說我是從幽州來的,就上了心,裝作關心地仔細打聽了我的歲數,來處,哪年、被誰收養之類的細節。他說了幾句就有所警覺,沒有仔細說,但還是引起有心人的注意。”

            “后來大約十天左右,我在鐘一脈的宅子遇到了一群蒙面人圍捕,當時我功夫不高,好不容易狼狽逃回醉云坊,我娘緊急給鐘一脈送了信,但他并沒有及時出現,我娘無奈只好倉促將我藏了起來。幸好沒人想到,鐘一脈鐘情之人是醉云坊頭牌,我暫時安全。可是幾天之后,江南流言四起,說閻家遺孤就藏在江南,因為那些人不知道鐘一脈口中的未婚娘子到底是誰,因此開始四處查訪。我娘擔心我出事,但鐘一脈又遲遲不出現,無奈之下,她只好倉促給我收拾了行李,靠著醉云坊畫舫的遮掩,將我送走。”

            “是玄霧閣的人?”錢淺皺起眉看向閻婧玉:“那這件事玄霧閣怎樣都脫不了干系。”

            “不一定。”閻婧玉緩緩搖頭:“我原本也以為,這件事一定是玄霧閣的手筆,但后來我又不確定了。我從江南出來后,鐘一脈才回醉云坊,他那幾天在外看診,并沒有收到我娘的信。他聽說我出事了,匆匆離開江南。我當時藏在徽州,用神脈谷特殊傳訊方式,給鐘一脈留了信兒。他到徽州來找我,將我藏起來,又出發想去質問玄霧閣的朋友,可惜等到他趕到,那人已經被滅口。”

            “你的意思是說,他的消息很可能不是傳給玄霧閣?”錢淺眉頭皺得更緊:“他另外有合作者?”

            “不能確定。”閻婧玉繼續搖頭:“若是玄霧閣追捕我,他們沒必要將自己人滅口。但也有可能,這滅口是滅給鐘一脈看的。因為當年鐘一脈發現那人死了,想回頭找我,發現身后已經有了尾巴。所以他才沒帶我回神脈谷,反而捎信讓我自己走。另外,我確定當年在鐘一脈宅子圍捕我的人并不是玄霧閣的人,這群人以內家功夫見長,并不是玄霧閣的路數。”

            “但這也同樣不能說明什么。”錢淺也跟著搖頭:“宗閻劍莊當年滅門,幕后之人一直隱藏并沒有現身,若真兇是玄霧閣閣主,依照他之前的縝密程度,很可能不會用自己人去圍捕你,反而在外面雇了不知情的殺手。”

            “對!所以我不能確定。”閻婧玉抬眼看向錢淺:“還有無極門,在這件事里扮演了什么角色?就憑李云舒對閻家遺孤的執著程度,她認定閻家遺孤是男孩,卻想讓我這個與我娘長相相似的人,以閻家遺孤的身份嫁入無極門,這足以說明,無極門在這件事里絕不無辜。你記得嗎?你當初跟我說過,七年前八月二十七你在山上遇到一個被害的同門,那個被害的女子當天在山下民信局取到一封信對吧?”

            “記得,日期絕不會錯!我特意記下來的。”錢淺確定的點點頭。

            “我是七年前九月十六離開的江南醉云坊。”閻婧玉嘴角牽起一絲冷笑:“民信局送信的速度不比江湖人,從江南寄信到無極門,怎樣都需要五日以上。”

            “你是說……”錢淺猛地抬起頭看向閻婧玉:“玄霧閣的那個人,也許是捎信給無極門某個李姓人物?”

            閻婧玉沒有直接回答,反倒繼續計算著日期:“江南到無極門五日,無極門知道消息后安排人手花費一日,江湖人傳訊速度快,到江南安排人下手短短三日已足夠。我是在消息泄露的十日后在鐘一脈的宅子受到圍捕,那一日是九月初二,世上當真有這樣多的巧合嗎?”...

      

      先定個小目標,比如1秒記住: 書客居手機版閱讀網址:


    上一頁 ←    → 下一頁

    三生三世枕上書第2部隱婚99天,總裁好眼光惡魔法則大夏王侯輪回樂園
    零一隊長傲世九重天一個鋼?兒美食供應商我有超體U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