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快穿:每次都是我躺槍 » 第六百八十二章:俠女,我就是個賣力氣的醬油黨(五十七)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快穿:每次都是我躺槍 - 第六百八十二章:俠女,我就是個賣力氣的醬油黨(五十七)字體大小: A+
     
            “金少莊主。”整個桌上唯一全程講禮貌的好孩子趙曦和又沖著金豐抱了抱拳:“倒是趙某有眼不識泰山。不知少莊主有何指教,我等只是路過,與孤竹山莊并無交集,自問也沒得罪過少莊主,不知少莊主一大早來圍了我們,是何用意。”

            “既然是路過,來者是客,”金豐連看都沒看趙曦和一眼,他賠著笑臉沖著閻婧玉溫聲說道:“金某怎好不盡一盡地主之誼,還請小姐移玉步往我孤竹山莊去坐坐,交個朋友。客棧不舒坦,小姐這樣的人物,還是由我親自招待為好,在我們孤竹山莊小住幾日可好。”

            “不必。”閻婧玉瞟了金豐一眼,神色異常冷淡地答道:“我們只是路過,今日就離開。”

            “金某誠心相邀,還望小姐給個面子。”金豐沖著閻婧玉微微彎腰,似乎是恭敬相邀的模樣,但眼中的傲慢卻掩飾不住。

            “不必。”閻婧玉這次連眼風都懶怠給金豐,她像是完全無視周圍環境一樣,將桌上的包子往錢淺眼前推了推,囑咐道:“再吃個包子,等下帶你出去玩。”

            見到閻婧玉如此態度,金豐的臉色沉了下去,他掃了一眼坐在一旁一副看戲模樣的曲離和墨無影,口氣有些生硬的問道:“小姐這是不肯給面子?”

            “這位金少莊主,”錢淺手里捏著個包子又笑瞇瞇的抬起頭來插話:“謝謝您的熱情相邀,但我們今日就要離開孤竹鎮了,所以不能去做客,實在是不好意思哈。”

            “想走?”金豐冷笑一聲,也不假裝客氣了:“小爺我允了嗎?”

            “奇怪。”一旁看戲的墨無影咧嘴樂起來,露出一排白牙:“大路朝天,我們走的是官道,你孤竹山莊也管得著?”

            “旁的地方我管不著,但你們入我孤竹鎮,小爺我就管得著!”金豐沖著墨無影一聲冷哼:“孤竹鎮是我金家天下,你們進來容易,想走沒那么容易。”

            發現金豐如此不講理,趙曦和也不再客氣,他直接質問道:“敢問金少莊主,我等只是路過,并未得罪孤竹山莊,您有何理由扣留我們?”

            “呵~”金豐分神瞟了趙曦和一眼,一副目中無人的模樣:“得沒得罪我孤竹山莊也不是你說了算!小爺我說你得罪了,你就是得罪了!”

            “哦?”曲離氣定神閑地往椅背上一靠,懶懶地問道:“敢問金少莊主,我們如何得罪你了?說來聽聽?倒是給個罪名,我們也聽聽能不能認賬。”

            “昨日我二叔被人暗害,我爹正愁拿不住兇手呢!”金豐緊緊盯著閻婧玉微微瞇眼,語氣中帶了幾分威脅:“整個孤竹鎮的外地人不多,客棧空得很,我看你們幾人倒是很有嫌疑。”

            “嫌疑?”曲離笑了:“論理少莊主家里出了白事,我不應與你爭長短。但你說我們有嫌疑,可有證據?空口白牙,拿不出證據,怎好隨意污蔑。您家二叔被人暗害,路過孤竹鎮的人就是兇嫌?這是哪里的道理?!孤竹清江是江南盛景,我帶妹妹來賞景,難道還要看黃歷,繞著您孤竹山莊的紅白喜事不成?”

            “大膽!”金豐還沒說話,一旁的黑衣狗腿子倒先跳出來,指著曲離的鼻子大罵:“敢如此與我家少莊主說話,你活膩歪了!”

            “我哥哥說得哪里不對?”錢淺立刻將碗一推,力挺自家大哥:“我頭一次到江南,我哥哥帶我來看看江南盛景孤竹清江,我們好好住店,又沒有礙到旁人的事,憑什么您家有事就賴到我們頭上。”

            “姑娘好利的一張嘴。”金豐上下打量了錢淺一番突然笑了:“可惜長得實在一般,不過看在你是個雛的份兒上,小爺我收了你也不是不可以。”

            “放肆!”聽了金豐的話,曲離和閻婧玉瞬間勃然大怒,曲離拍案而起,威脅似的瞪著金豐,而閻婧玉眼里像含著冰碴,直直盯著金豐的眼睛輕聲問道:“金豐,你活膩了嗎?我家小桃子也是你能肖想的?”

            已經完全和錢淺他們撕破臉的金豐壓根就懶得掩飾自己的目的,他一臉垂涎地盯著閻婧玉笑道:“美人兒,你不明白嗎?我心心念念惦記的是你啊!只要你肯留下,我就放除了這丫頭以外的其他人走。我保證娶你當正妻!放心,誰都越不過你去,這丫頭我留著也就是看她是個小嫩皮的份兒上,嘗個新鮮,你別吃醋,我玩玩兒而已,等我玩夠了,賞給下人,絕不讓她礙你的眼……”

            金豐話音未落,曲離、閻婧玉、錢淺三個人都動了。只可惜錢淺這個武力值最渣的家伙剛抄起長劍想砍人呢,發現金豐已經躺在地上,一副出氣多進氣少的模樣了。只是這片刻的功夫,曲離已經徒手折斷了金豐的四肢,順便斷了他的經脈,而閻婧玉的重劍滴著血,金豐的不可描述部位血糊糊一片,看樣子這家伙后半輩子是要當太監了。

            拎著長劍的錢淺和金豐的一群狗腿子一起,一臉呆滯的盯著躺在地上哀嚎的金豐,有些反應不過來的樣子。

            一旁看戲的墨無影輕笑一聲,戲謔似的戳了戳錢淺執劍的手臂,嘲笑道:“慢死了,這種時候哪里還輪得到你動手。”

            “沒事!”錢淺晃晃腦袋,一邊沖著金豐帶來的那一大群人比劃了一下,一邊沖墨無影說道:“金豐躺了,后面還有一大群人呢,趕緊起來干活。”

            金豐帶來的的黑衣人聽見錢淺的話瞬間一激靈。他們沒看清閻婧玉和曲離是如何動手的,但也知道這次他們少莊主是踢到鐵板了,眼前幾位明顯都是高手。為首的黑衣人看了一眼懶洋洋的墨無影,和一邊一臉正經但長劍已然出手的趙曦和,瞬間做出跑路的決定。

            為首的黑衣人一擺手,他身后一群人迅速上來抬起奄奄一息的金豐,迅速向外撤,一邊撤還一邊向錢淺他們放狠話:“你們等著!別走!重傷少莊主,我們莊主不會饒了你們!!”

            “好!”曲離大大咧咧往椅子上一坐:“我等著!金豐大庭廣眾之下調戲我妹妹,我倒是要看看,孤竹山莊有什么臉面來找我尋仇。”...

      

      先定個小目標,比如1秒記住: 書客居手機版閱讀網址:


    上一頁 ←    → 下一頁

    驚世毒妃:輕狂大小姐三國之最強皇帝從我是特種兵開始打卡快穿之我才是女主鳳唳九天
    長生界我想與你共度餘生焚天之怒靈域官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