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快穿:每次都是我躺槍 » 第六百六十六章:俠女,我就是個賣力氣的醬油黨(四十一)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快穿:每次都是我躺槍 - 第六百六十六章:俠女,我就是個賣力氣的醬油黨(四十一)字體大小: A+
     
            江湖地位超群的武當派果然是個理想的容身之所,錢淺和閻婧玉跟著曲離上了武當山,在武當派一住就是五年。

            五年,閻婧玉這個開了金手指的天才果然如原劇情中所說的一樣,將無極心法一口氣練到了第七層,而錢淺這個廢柴,五年的時間也才練到第二層,白白浪費了無極心法這樣頂級的內功心法。

            不過五年下來,資質很差勁的龍套君錢串子也不是沒有收獲。第一個收獲是,她改姓了!現在她有了個新名字,叫做曲桃,真的成了曲離他妹。

            第二個收獲是,她又有了一個新師父,一個背景很硬,能當做大靠山的流弊師父——沖虛道長。對!沒錯,就是那個當世高手排名第三的沖虛道長,曲離的師父。

            因此錢串子同學目前的新身份是,武當派小師妹、沖虛道長的關門小弟子、武當派著名天才曲離的胞妹曲桃。

            說起來錢淺這位新哥哥,原著中最重要的男配君曲離,跑偏也挺厲害,五年了,他對閻婧玉那張美美的臉居然很有幾分視而不見的架勢,更糟糕的是,閻婧玉和曲離其實不太對脾氣,曲離對閻婧玉別說喜歡了,見了面不成烏眼雞就不錯!

            女主大人和重要男配關系處得這么糟,其實歸根結底原因還在錢淺。這兩位目前是一對兒搶妹妹的仇人。

            錢淺和閻婧玉在武當派呆了五年,曲離早就將錢淺的來處摸得清清楚楚,錢淺對于自己被查個地兒掉這件事沒太大意見,她覺得自己也沒什么好隱瞞的,不就是無極門逃跑下山的小弟子嘛,她主要擔心的還是閻婧玉。

            但曲離似乎對閻婧玉的來處不太關心,他只關心閻婧玉為什么會帶著錢淺出現在勛陽府。曲離從來沒打聽過閻婧玉的私事,也從來沒向錢淺詢問過關于閻婧玉的任何情報信息。不過時間久了,錢淺隱隱覺得,自己的師父和新哥哥對于閻婧玉的來路心里是有數的,但他們什么都沒說,就這樣一直視而不見的繼續為閻婧玉提供著庇護。

            至于錢淺,她到了武當派的第一個月,曲離就大大咧咧地向閻婧玉提出要給錢淺改姓換師父。

            “小桃子的事兒我大概查清楚了,她要是還頂著以前的名字你想無極門能放過她嗎?”曲離理直氣壯的盯著閻婧玉:“如果你們被無極門發現,你一定是沒事的,但是小桃子一定保不住命,反叛師門是很重的罪名,無極門直接殺了她也沒關系,可小桃子若不是無極門的李桃花,而是我曲離的胞妹,我師父沖虛道長的關門弟子,那整個武林應當沒誰敢隨便對她動手。”

            曲離說的是實話,這一點閻婧玉也清楚,為了保護錢淺,她思慮再三最終還是答應了曲離的要求。至于錢淺,她當然沒意見,給牛逼閃閃的天才男配當妹妹,天上掉餡餅好嗎?等她哪天出息了,沒準就報仇有望了!

            錢淺想,反正她遲早有一天也得和無極門對著干,和崔長老與李云舒對著干,早點換個身份和師父,還省得背負反叛師門白眼狼的罵名呢!

            就這樣,錢淺從李桃花變成了曲桃,對外宣稱是曲離的胞妹,親生的那種!

            五年了,正經武當弟子錢淺也不算太浪費功夫,正經武當看家功夫是學了的,比如八卦掌、太極拳神馬的,就是……嗯……內個……水平不怎么樣!

            五年了,閻婧玉已經開始修習重霄劍譜,錢淺是知道的,她用一柄極重的玄鐵重劍代替重霄劍,日夜勤苦練習。那柄重劍,錢淺雙手都沒辦法拎起來,但閻婧玉單手就能將它舞得氣勢萬鈞。使用重劍,看起來容易,實際上需要吃很多苦,錢淺后來才知道,就算是武俠世界,也沒有多少人敢使用重劍。重劍對于劍客的要求實在是太高,好劍客需要將沉重的鐵劍使用到輕巧如竹篾的地步,這世界上并沒有多少人能達到這個境界。

            而閻婧玉一個女子,她做到了……

            “還是太輕了啊……”閻婧玉看了看自己手中卷了刃的重劍,微微嘆口氣:“又要下山打新武器了。”

            錢淺望著眼前裂著深深溝壑的青石板,一時間有些說不出話來,半晌之后才冒出一句:“練重劍真費錢,院里的地板又要換了。”

            “先不不忙著修。”閻婧玉搖搖頭:“過兩天我帶你下山,今年武林大會在江南,我帶你去看熱鬧,順便帶你回家看看,五年沒回家了,我娘念叨得緊,上回捎信來就讓我帶你回去呢。”

            “柳伯母眼下還住在醉云坊?”錢淺聽說閻婧玉要帶她回家,立刻好奇地打聽。

            “早就不在了。”閻婧玉笑著搖搖頭:“我娘之前可是醉云坊的頭牌,當年許多公子豪俠一擲千金想要見她一面都不能,這么些年下來,攢下的身家不菲,早就夠她自贖其身了。以前我小,我娘怕她一個女人帶著我在外不安全,容易引起有心人注意,就一直沒離開醉云坊,直到七年前有許多江湖人突然出現在江南,打聽閻家遺孤的消息,我娘擔心我,就打發我出來了。我離開江南后不久,我娘就離開醉云坊了,在臨安置了宅子,一直等我回去。”

            “今年的武林大會在廣陵,”錢淺笑嘻嘻地答道:“離得不遠,剛好陪你回家看看。”

            “嗯,”閻婧玉也笑著點點頭:“那過幾日我們早些下山,我還有些事情要辦。”

            閻婧玉嘴里所說的“有些事”錢淺自然明白,五年了,她練功勤苦不輟,就是為了早日報仇。錢淺分析,閻婧玉這次下山會先去尋仇,她會先沖一些實力不濟的仇人下手,報仇的同時還要從這些人口中收集線索,尋找當年閻家滅門案背后的主謀。

            正因為明白,所以錢淺并沒有多問,她痛快地點點頭,笑著答應道:“好,過幾日早些下山去看武林大會。”

            “不許!”錢淺話音剛落,她身后就傳來了另一道聲音。她回頭一看,發現自己身后站著的,正是陰著一張臉的曲離。...

      

      先定個小目標,比如1秒記住: 書客居手機版閱讀網址:


    上一頁 ←    → 下一頁

    有個總裁非要娶我轉生眼中的火影世界神級兌換系統玄渾道章朕有子民千千萬
    都市神級高手超級微信天生至尊不朽神途農女有田:娘子,很彪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