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快穿:每次都是我躺槍 » 第五百三十四章:國師,天命之女才是你官配(六十八)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快穿:每次都是我躺槍 - 第五百三十四章:國師,天命之女才是你官配(六十八)字體大小: A+
     
            錢淺將上官云深裹成個木乃伊,將他安置在柳家小跨院,兩人一起在等著夙離回來。

            “我要自己報仇!”上官云深躺在躺椅上,一邊曬太陽一邊嚷嚷:“我非把夏清逸這混蛋活剮了!你把魚腸借給我!”

            “消停點吧!”錢淺一腳踹在躺椅上:“你以為夏清逸那么蠢?他還能在云城等著你殺回去?肯定早就走了!你上哪找人去?而且,你覺得你需要沖上去找人嗎?別忘了,你可是知道他們要謀反的,他們能放你這個活口在外亂跑?也虧了你聰明,直接回了柳家,柳家有夙離鎮守,他們進不來,你就在這里好好養著,等夙離回來再做打算。”

            “小姐,”沒能成功給錢淺當陪嫁,只好獨自在柳宅落地生根的小喜端著個托盤進來了:“老爺過來了,說要親自看看上官公子。小姐,真的不需要請大夫嗎?”

            “不用!”錢淺搖搖頭:“按時換藥就可以,小喜這兩日多操些心,一切等我夫君回來再說。還有,傳令全府上下,最近不要出去亂走,一應采買讓人送上門,沒事少出去。”

            上官云深回來的第二日,夙離也回來了。他回來后第一件事先仔細看了看上官云深的傷,之后開門見山的問道:“云深,你想怎樣?”

            “有怨報怨,有仇報仇。”上官云深答得非常痛快:“這次如果不是清寒把我放回來,我恐怕真要死在夏清逸手里。這已經是死仇了,我一定要弄死這個混蛋,你們誰都別攔我。”

            “誰要攔你報仇了?但你也不能就這樣拎著劍沖上去吧?小心再吃虧。”錢淺皺著眉,夏清逸對上官云深下手非常重,這仇看來是非報不可了,但她對于鳳北溪的氣運頗有忌憚。夙離跟她說過,鳳北溪的氣運很特殊,會應在她男人身上,夏清逸是大氣運加身的男主,想要弄死他恐怕不太容易。

            “無妨!”夙離知道錢淺的顧慮,安撫地拍了拍她的背:“云深既然已經做了決定,就沒必要瞻前顧后,一切有我。我們在京城多呆些時日,一則看看有沒有人尋上門,二則過幾日找個月色好的日子,我再起一卦,算算鳳北溪的去向。”

            “師父,沒關系的,不著急。”木乃伊似的上官云深晃晃腦袋:“您剛剛演天卦問了國運,過一段時間再說。柳家人口眾多,我真怕夏清逸找上門來,小淺的爹娘也不能一輩子不出門的,我們在此多守一段日子吧!”

            “最近可會有大事?”錢淺轉頭看向夙離。她可沒忘記,鳳北溪是個重生女,如果重生女想要謀反,怎么可能不利用先知金手指。

            “的確有。”夙離點頭:“卦象顯示,正南方肥遺出沒,今年江南恐怕要遇大旱。”

            “師叔祖,”錢淺偏頭想了想,最后問道:“您覺得鳳北溪他們有沒有可能向南去?夏清逸年前升了官,整個大虞朝西南的軍權都在他手中。夏清逸若是想謀反,必是要呆在他西南老巢。今年若真是江南大旱,對他們來說可是個好機會。流民是最容易煽動的。”

            “有理。”夙離點頭,從懷中掏出一個玉瓶遞給上官云深:“這幾日先讓云深養一養,過兩天好的差不多了再說。京城大小事都避不過我的眼,眼下城北的夏將軍府,應該已經半空了,剩下的也只是些無關緊要的下人而已。”

            “夏清逸要謀反,”錢淺皺著眉看向夙離:“我們要不要通知皇帝啊?”

            夙離嘴角露出譏刺的笑容:“有我在無需旁人插手。我若睜一眼閉一眼,鳳北溪他們謀反也許還有些機會。可眼下,夏清逸他們注定是竹籃打水。云深要親手報仇,我就讓他親手報仇。他自己一個人就夠了。”

            “師父!”木乃伊狀的上官云深興沖沖的抬高腦袋:“我能把鳳北溪那女人一起弄死嗎?您說她是天命之女,可我覺得她就是個禍害。”

            “最好不要。”夙離搖搖頭:“鳳北溪應天命而生,即使你想讓她死,也最好不要讓她死在你的手里。”

            “一碼歸一碼,”錢淺板著臉看向上官云深:“把你砍成這樣子的是夏清逸。你要報仇先找準對象。至于鳳北溪,目前她還沒開始禍國殃民,就算得罪了你也罪不至死。不過如果她真的謀反了,那就是另一回事了。”

            “咦?”上官云深稀奇地看著錢淺:“看不出來,你還挺關心國事。怎么?難道是覺得天下興亡匹夫有責?還是因為師父是大虞朝的國師,所以你看不得鳳北溪禍害大虞?”

            “不是。皇帝的位置誰來坐與我無關。只是國家動蕩難免拖累百姓。”做過女皇的錢淺搖搖頭:“眼下大虞也還算是政治清明,當今皇帝也算勤勉,朝政安穩,近些年也無甚重大天災人禍,百姓還算是安居樂業。而鳳北溪和夏清逸謀反,并無太多不得已的理由,僅僅是因為不甘人下,想要坐上龍椅。為了這種理由搞得國家動蕩,百姓流離,的確有些讓人難以容忍。”

            “就算如此,那你也不能弄死她。”上官云深指了指夙離:“師父說了,她是天命之女,我們不能弄死她。”

            “我現在還不想弄死她!鳳北溪眼下還沒謀反呢,憑什么弄死她?”錢淺一翻白眼:“等她真的拉大旗謀反了,再想辦法也不遲。我們不能殺她,可是夏清逸可以。”

            “那怎么可能!”上官云深像是看傻子一樣看著錢淺:“她是天命之女,夏清逸可把她當寶貝呢!”

            “你說的沒錯!”錢淺嘴角露出一絲壞笑,她轉頭看向一副事不關己的模樣坐在一旁的夙離:“師叔祖,鳳北溪是天命之女這件事,你只跟我和上官說過對吧?”

            “嗯!”夙離立刻猜到了錢淺想說什么,他微微翹起嘴角輕輕點頭:“就像你想得一樣,鳳北溪自己都不清楚她到底是不是天命之女。”

            “這就對了!”錢淺笑嘻嘻的扭回頭看向上官云深:“我猜她肩上的鳳翼標記是月清寒親手畫上去的這件事,知道的人也不多!比如夏清逸就絕不可能知道。”

            夙離一臉淡然的端起茶杯,完全不打算干涉同時露出一臉壞笑的錢淺和上官云深。只要他的小淺不親手弄死鳳北溪,其他的就由著她折騰去,反正有他兜著,也出不了什么大事。...

      

      先定個小目標,比如1秒記住: 書客居手機版閱讀網址:


    上一頁 ←    → 下一頁

    武極天下我的左眼能見鬼我被校花逆推后神醫毒妃太囂張哥哥我要你負責
    女子監獄的男獄警妖怪系統:快穿男神,寵王牌進化修神邪尊超神制卡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