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快穿:每次都是我躺槍 » 第四百五十四章:影帝,我沒有要當影后(六十五)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快穿:每次都是我躺槍 - 第四百五十四章:影帝,我沒有要當影后(六十五)字體大小: A+
     
        “勛玥,柳怡夢就是這樣說的,這事兒你怎么看?要不你幫我打聽打聽吧?”蕭惠背著李銳撥通了勛玥的電話。聽了柳怡夢的話,她心里對霍溫言和錢淺的關系更拿不準了。

        “應該是關系非常一般。”勛玥答道:“霍溫言這人我是知道的,表面上很溫和,在劇組有人找他討論業務問題,無論是誰他都會給面子指點,這應該說明不了什么。我最近還挺說,《將軍令》進組前,霍溫言和余小雨被老師叫回去演話劇,但是兩人的關系鬧得非常僵,整個電影學院都知道。”

        “你這樣說我就放心了。”蕭惠軟語輕言的撒嬌:“你還不約我,人家都想你了。”

        “寶貝兒,我也想你,可我現在有點忙。”勛玥笑嘻嘻的應到。

        一掛斷電話,勛玥立刻嗤笑一聲將手機丟在沙發上:“管你去死!一個玩物而已,還想使喚我?”

        …………

        錢淺在掛斷電話之后沒多久就接到了‘譚依珊’打來的電話:“小雨,你跟丘默工作室談得怎么樣了?!千萬別讓李銳占到便宜。”

        “還算順利!”錢淺據實已告:“不過有另一件事,我昨天發的新單曲你聽了吧?李銳又惦記上這首了。”

        “什么?他怎么那么無恥!!”“譚依珊”憤怒的提高聲音,但她瞬間意識到自己似乎太過激動了,立刻平緩了一下情緒。

        “小雨,”“譚依珊”恢復了輕言細語:“我覺得有點擔心,你要小心一點,蕭惠跟咱們公司高層關系不錯,你要小心他們使用強硬手段。我讓你錄音你錄了嗎?必要的時候,不要怕打官司。”

        “錄了錄了!”錢淺立刻答應,她裝作沒聽出來‘譚依珊’話里的誘導,反而提起另外一件事:“說道咱們公司高層,我最近聽到了一條八卦,這個蕭惠好像和咱們老板的兒子關系不簡單呢!”

        “咱們老板的兒子?勛玥嗎?”‘譚依珊’果然對這個消息很感興趣:“怎么個關系不簡單?這么大的八卦我覺得不聽都對不起我自己。”

        “是啊!”錢淺笑得沒心沒肺的模樣:“我在丘默工作室聽到的,蕭惠被勛玥包養很久了!兩人到現在還保持關系呢!”

        “這樣啊……”‘譚依珊’輕笑一聲:“果然是個大八卦呢!”

        “譚依珊”沒有再繼續打聽蕭惠和勛玥的八卦,從別人嘴里說出來的消息畢竟是道聽途說,有些事她還是要經過自己確認才放心。

        “是啊!大八卦!”錢淺也沒繼續描述這個話題:“你別擔心我,我這兩天就回劇組了,到時候跟你說。”

        ‘譚依珊’掛斷了電話之后立刻撥通了另外一個號碼:“我有事要你幫我確認一下,價錢不是問題,但我一定要拿到非常有說服力的證據……”

        錢淺跟丘默簽好《永遠》的合約之后,回了一趟家看了看媽媽,又去拜訪了張老師,之后她沒有等霍溫言,獨自坐飛機回到了劇組。

        “溫言,”顧流看著剛參加完商業活動的霍溫言:“干嘛拉長了一張臉,就好像誰欠了你一大筆錢一樣。”

        “因為余姐回劇組了,沒等霍哥。”正在前面開車的小陳笑嘻嘻的給顧流解惑。

        “余姐?余小雨啊?!”顧流看了一眼喪著一張臉的霍溫言:“她事兒辦完了當然就先走了,她跟你一起回來的,怎么你還覺得有責任帶她回去?”

        “不是啊顧哥!”小陳一副掌握了大八卦的得意模樣:“誰叫你回來的時候沒跟我們一起走呢!落后了吧?余姐現在是霍哥的女朋友。”

        “啥?啥時候的事?!我咋不知道?!”顧流瞬間竄了:“霍溫言!你這么大的事兒都不帶跟我說一聲的嗎?我是你經紀人你知道嗎?你和余小雨是什么時候決定在一起的?!你們發展到什么程度了?!看不出來啊余小雨不顯山不露水,居然把你拿下了,這心機可以。”

        “說話別那么難聽。”霍溫言皺起眉:“是我先跟小雨提出交往的。我們想試試給彼此一個機會,看看是不是合適在一起。什么叫心機可以,小雨以前躲我都來不及。”

        “啥?你提出來的?”顧流瞬間一愣:“這才說明余小雨手段高呢!你怎么知道她以前躲你不是欲擒故縱?!你是不是想為余小雨說好話,我跟你說沒必要,你跟誰在一起……”

        “不是!你覺得我傻嗎?我在娛樂圈混了這么久,什么人沒見過?小雨是不是真心躲我我能看不出來嗎?”霍溫言果斷打斷了顧流的話:“在一起是我提出來的,我只是陳述事實。我那天問小雨能不能以后只哭給我看,我以為她會拒絕,但是她答應了。”

        “所以呢?你倆現在到哪一步了?趕緊說,好先讓我有個心理準備,省得到時候出了什么大事兒措手不及。”

        “什么爛七八糟的。”霍溫言不耐煩的皺起眉:“都跟你說了,我和小雨只是想有個相處的機會,看看我們是不是合適。”

        “那你到底喜不喜歡她?”顧流眨眨眼看向霍溫言。

        霍溫言沒有回答,扭頭看向車窗外滾滾車流。

        “我說你怎么那么磨嘰!”顧流又開始哇哇亂叫:“愛不愛一句話的事兒,有那么難回答嗎?你都說不清你喜不喜歡余小雨,干嘛要跟她在一起?!”

        “能說清。”霍溫言沒看顧流,像是自言自語一樣開口:“這取決于她愛不愛我。”

        “要是她不愛你呢?”顧流呆呆的頂了一句嘴。

        “那我也不愛她!”霍溫言回答的很迅速。

        “那她要是愛你呢?”顧流的眉頭皺起來了。

        “那我也愛她!”霍溫言的臉依舊對著窗外,固執的不肯看向顧流。

        “霍溫言,你這樣自欺欺人有意思嗎?!”顧流眉頭皺得更緊:“你到底想干嘛啊?!是男人痛快點不行嗎?!”

        霍溫言對著車窗外迅速移動的街景沉默不語,許久之后才回了一句話:“可我怕輸。”

        “霍溫言!”顧流一本正經的下了結論:“你完了!你徹底完了!你已經輸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步天綱火影之主神系統艾維亞的霸道公主劍道之王婚權獨占:席少的名媛新
    最強裝逼打臉系統絕對一番穿越未來之男人不好當重生之摳腳大漢變男神婚途有坑:爹地,快離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