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快穿:每次都是我躺槍 » 第四百四十七章:影帝,我沒有要當影后(五十八)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快穿:每次都是我躺槍 - 第四百四十七章:影帝,我沒有要當影后(五十八)字體大小: A+
     
        半個小時之后,匆匆趕回家的丘默砰一聲踹開了自家書房的大門:“老姜!我給你打了十來個電話你怎么不接?”

        “有急事找我嗎?”正在研究劇本的大導演姜宇被嚇了一大跳,有些懵懵地看著自家脾氣火爆的愛人:“我沒聽見手機響,反正你今天晚上要回家吃飯……呀!我忘了做飯……今天家政來不了。”

        “那不重要!”已經五十多歲的丘默靈活的像個猴子,他沖過去一把揪掉姜宇的劇本:“我能為了吃找你嗎?你跟趙安然關系不是挺好嗎?趕緊,跟他搶個人!!一個叫余小雨的演員,讓他趕緊給我放回來!我就先借兩天,談好合同就讓她回去!!”

        “你在說啥啊……有沒有個前因后果……這樣說我聽不懂……”快六十的姜宇一臉萌萌噠看著自家愛人。

        打那天起,姜宇對“余小雨”這個名字印象極其深刻,因為這孩子害他被自家脾氣火爆的愛人臭罵了一頓。

        趙安然氣得半死,錢淺最近在集中拍和霍溫言的對手戲,這個時間居然請假不是要命嗎?!

        “導演,我很快就回來!”錢淺一臉抱歉的沖著趙安然道歉:“耽誤拍攝了真是不好意思,我當替身補償可以嗎?回來以后可以參加戰爭大場面拍攝,我學過武術,練過長槍,會騎馬,您可以省個替身。”

        “余小雨,看不出來你還是個練過的!不過那又怎么樣?!”趙安然氣得擺出個老太太的茶壺姿勢:“霍溫言!你給我解釋解釋,為什么余小雨請假你也要請假?!你是恨不得把你師妹拴在褲腰帶上嗎?要不是你倆一天到晚除了討論業務就是討論業務,別人非以為你倆是一對兒不可!”

        “不是跟您說了嘛,我代言的品牌有個大活動,我需要參加。”霍溫言說得理直氣壯:“我來之前就跟您說過了,可能會請假,您也答應了,怎么現在拍到一半要反悔啊?”

        “我不是不讓你請假,可你們一個一個都跑沒了,我找誰拍去?!”趙安然還在不停跳腳。

        “您最近一直拍的也是我和小雨的對手戲,她走了我跟誰演去?!這不是順便嘛!”霍溫言一本正經的忽悠趙安然。

        “行!行!都走!”趙安然又把手里的劇本一甩:“不拍了!”

        趙安然耍了一陣的脾氣,還是把錢淺和霍溫言給放走了。錢淺走之前特意給譚依珊發了短信說明情況。對于錢淺決定找丘默抱大腿這件事,譚依珊顯得很開心,短信回復時反復強調:“決不能讓那一對賤人占便宜。”

        錢淺和霍溫言當著劇組的面坐上了霍溫言的保姆車,一溜煙的去了機場……附近的一家酒店,剛從國外回來的周奕揚正在這里等他們。

        “不樂觀!”周奕揚皺著眉遞給錢淺一疊資料:“我認為你之前的猜想很有道理。這是我在船上搞到的,幸虧你警覺的早,游輪上的監控存檔每半年清理一次,我們差點趕不上。”

        “你查到監控啦?!”錢淺頓時眼前一亮,她趕緊伸手去接那疊資料。

        “當然不是光明正大的。”周奕揚搖搖頭:“我帶了個擅長黑客技術的助手。我們并沒有權利調看監控。所以,你知道了?這些資料其實并不能當做證據來使用。而且,就算能使用,也證明不了什么。”

        周奕揚當著錢淺的面鋪開了一堆打印出來的監控截圖:“你看這里,上船時候有個兩人清晰的正臉照,不得不說,這兩個女孩真的高度相似,只能通過衣著發型來判斷。此外,上船第一天她們全程在一起活動,兩人在甲板上點了飲料,有說有笑,監控有顯示,我也找服務員確認過,至少證明當時兩人氣氛很和諧。”

        “第二天也還是好好的,第二天晚餐兩人沒有吃船上的免費包餐,而是去點餐區吃飯了,因此也有清晰監控視頻。”周奕揚扒拉出來另外一張圖片:“這頓飯不便宜,按照你說的這兩個女孩的經濟狀況,算是奢侈了。其中一個女孩很重視的穿上了小禮服,另外一個倒是打扮得有些馬虎。”

        “那是譚依珊!”錢淺指著穿小禮服的身影:“我確定!這條連身裙是她頭一次領了片酬以后買的,當時她猶豫不知道該買黑色還是紅色,就拍了自拍發給我,我手機里存了這張圖片,是我建議她買紅色。”

        “OK!”周奕揚在譚依珊身影上畫了個圈:“確認這一點很重要。穿禮服的女孩還精心做了頭發,另外一個就是直馬尾。這真是非常重要的一點,因為這是這兩個女孩最后一次同時出現。”

        周奕揚從另一個文件夾里取出幾頁單獨存放的圖片:“你看這里,這是一同吃晚飯的當天深夜,其中一個女孩拉著一個滑輪拉桿箱穿過走廊。這邊很暗,沒有拍到臉,但是你可以從側影非常清楚的看到她的發型,長直馬尾。她直接拉著行李箱上了甲板。”

        “之后就是這里。”周奕揚拿出另一張圖片:“漆黑一片什么都看不到對吧?她走到這里了,這是整個甲板的背光處,這處監控并沒有紅外線裝置,因此我們什么都看不清。但是她回來的時候,我們可以看見她的行李箱不見了,我判斷她是想辦法丟到海里了。”

        “下層甲板在這個位置有個海員執勤點,理論上這個哨位上的人能夠聽見重物落水的聲音。”周奕揚抬起頭:“但是很遺憾,時間太長了,沒人能記清楚當天的事。”

        “這是第二天清晨的監控。”周奕揚遞了一張空無一人的甲板截圖給錢淺:“你可以看到,這個角落并沒有行李箱。”

        “緊接著第三天上午,船到了黑珍珠島。”周奕揚換了一張圖片:“視頻截圖顯示下船的女孩在拉著行李箱離開房間的時候,特意站在走廊向房中的人打招呼。”

        “這行為難道不是很刻意嗎?”錢淺皺眉:“如果要道別,并沒有理由站在走廊這樣靠中間的位置,這樣子似乎就是做給人看一樣。”

        “沒錯!”周奕揚點點頭:“但她應該也只是為了順利下船,因為這個房間以后再沒人進出過。打掃房間的客服記錄顯示,這房間第三天開始一直掛了請勿打擾,服務員又過了三天之后才去敲門,確認了客人已經下船。可是這個時候,游輪已經離開了克里米諾島,因此這間房的客人什么時候下船,從服務員這個角度來說很難說清楚。”


    上一頁 ←    → 下一頁

    單兵為王主神崛起絕品仙尊覆漢小小逃妃震江山
    最強網路神豪無敵踩人系統步天綱火影之主神系統艾維亞的霸道公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