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快穿:每次都是我躺槍 » 第四百四十三章:影帝,我沒有要當影后(五十四)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快穿:每次都是我躺槍 - 第四百四十三章:影帝,我沒有要當影后(五十四)字體大小: A+
     
        錢淺回房間后把自己蜷成一團,就這樣躺在床上一直哭到半夜。7788一直擔憂地看著她也不敢亂說話。

        還好,到了后半夜,錢淺像是流干了眼淚一樣,停止了哭泣。她起來仔仔細細給自己卸了個妝,然后又敷了個面膜,之后直挺挺躺到床上睜眼瞪著天花板。

        “7788,我是不是又矯情又蠢。明明知道那些人和事已經過去了,可我就是忘不掉。”哭了很久,錢淺的聲音有些沙啞疲憊。

        “沒有啊錢串子,你很好了!”7788小心翼翼翻著自己的小眼皮觀察著錢淺:“你只是壓力太大了需要發泄。而且你也太寂寞了,天天悶頭做任務,身邊的人全都留不住,朋友,愛人都是過眼云煙,這樣的日子是挺磨人的。你已經很強了,好多人過不了幾個位面就情緒崩潰了,咱們管理局還有專門的心理疏導部門呢!”

        “嗯!我沒事!”錢淺疲憊的閉上眼:“哭一哭好多了。”

        第二天,趙安然看著錢淺腫成桃的眼睛,大發慈悲的給她放了個假。錢淺有些不好意思的向他道歉:“對不起,趙導,昨天是我失控了。”

        “沒事沒事!”趙安然心很大的揮揮手:“這種事常有。不過分別那場還得重拍,你哭的實在太難看了,滿臉都是大鼻涕,的確有點沒法看!”

        錢淺:……(>﹏<)就知道丟人丟到姥姥家了!

        被放假的錢淺也沒閑著,她之前拜托過王夕顏幫忙查查程娜娜在公司的簽約記錄。她想公司應該留有程娜娜的身份證明文件和戶籍資料文件的復印件。好不容易有一天空閑,錢淺立刻先給王夕顏打了電話。

        土豪姑娘果然給力,她迅速收買了錢淺公司一個內部職員,弄到了所需要的全部文件。

        “可是并沒有什么用!”王夕顏的口氣有些失望:“我找人照著戶籍資料查過了,搬家了,根據鄰居的說法,是程娜娜和李銳的事出了以后搬的,據說她爸媽嫌丟人,匆匆搬家了。”

        “沒事!”錢淺倒是預料到了這個結果:“你把資料電子版發我郵箱,我找了個偵探,看看他有沒有辦法。我覺得,這家人既然搬家就肯定會有痕跡,乘坐交通工具或者買房租房都免不了要用身份證明。”

        王夕顏果然給錢淺發了一堆材料的掃描文件,錢淺逐一看過之后就轉發給了周奕揚。

        周奕揚很快給錢淺打來了電話:“你發給我的我看到了,她老家那邊我之前就派人過去,的確像是你郵件里說的那樣,家人已經搬家了。”

        “能不能查一下程娜娜和她家里人關系如何。”錢淺問道:“我本來想自己去看看,但是我目前在劇組,跟譚依珊在一起,怕貿然行動引起懷疑。”

        “沒錯!你最好不要隨意行動。”周奕揚很嚴肅的囑咐:“我前兩天找人查了譚依珊的手機通信記錄,她從黑珍珠島回來之后,除了工作上的聯系之外,生活上唯一一個密切聯系人就是你,另外我還想告訴你,譚依珊也找了一個口碑不錯的私人偵探。但是因為行規,她找偵探的目的我們暫時不能知道。”

        “會不會是沖著李銳和蕭惠?”錢淺皺起眉:“假設目前這個譚依珊就是程娜娜的話。”

        “有這種可能。這件事我回去核實,等我回去再說,你就好好待在劇組,不要引起她的注意。”周奕揚囑咐。

        掛上電話之后,錢淺一直躺在床上發呆,譚依珊也雇了私人偵探,她想要做什么呢……

        “她會不會也順便調查你啊?”7788閑著無聊,開始肆無忌憚開腦洞:“比如她要是哪天碰到你和那個姓周的偵探見面,一時好奇,就去查查你在干嘛。”

        “一時好奇……”錢淺被7788這個理由逗笑了:“你咋不說一時腦抽?!她要是調查我和別人見面肯定是出于謹慎。因為周奕揚也說了,她現在的密切聯系人也就剩下我了。換句話說,最有可能發現她有問題的也只有我。”

        “那咋辦啊?”7788揪著臉上的毛毛。

        “如果真像霍溫言說的,周奕揚是頂尖的偵探的話,他的身份應該沒那么容易被扒出來。”錢淺從床上坐起來去拿自己的筆記本電腦:“不過我還是應該提前找個說得過去的理由。”

        錢淺給給周奕揚發了一條短信,問他的官方身份是什么。周奕揚的回答很簡短:游手好閑的土豪,東一榔頭西一棒子做點小投資。

        錢淺樂了,這個身份簡直不能更好用。她給周奕揚回了一條短信:我打算找你投資制作單曲。

        周奕揚盯著那條短信樂了:“哎呀,溫言家的小丫頭還挺謹慎的嘛!不過也是白忙,誰能扒到我頭上來啊?”

        錢淺沒多耽誤時間,她調出之前提前用軟件做好的編曲,開始準備在酒店簡陋的環境錄音。

        “不行吧……沒有降噪效果會很差勁。”7788猶猶豫豫地提建議:“你不要太小氣了,租個錄音棚一小時也就是幾百塊,你就在酒店用普通麥克錄,會被嫌棄吧?你不是打聽過了嗎?丘默是要求很高的人。”

        “沒必要。”錢淺搖搖頭:“我本來就沒有接受過太專業的聲樂訓練,就是在公司自己花錢培訓了幾個月,丘默一定會嫌棄。反正我的本意也不是要唱歌,能夠引起丘默注意的一定不是我的唱功和制作水準,而是作品本身,我會標清楚原作者,他如果感興趣會過來找我。”

        “要是譚依珊找你打聽怎么辦?”7788撓撓頭:“你這也不僅僅是做給丘默看。”

        “實話實說啊,就說是我買的曲子。”錢淺聳聳肩:“買作品挺常見的。”

        錢淺一口氣在微博上傳了兩首歌。一首叫做《永遠》,另一首叫做《Death Is Not the End》。

        有兩個關注她微博的人第一時間就收到了更新提示。

        霍溫言面色嚴肅,坐在自己房間的沙發上反反復復聽著那首《永遠》

        “我以為這個樣子能回到以前

        從一開始一步一步過到這一天

        ……

        我才不管淚水有多咸誰也看不見

        我才不說回憶有多甜誰也聽不見

        愛情的背面一片沈默的世界

        ……”

        同一時間,譚依珊把自己關在洗手間里,反反復復聽著那首《Death Is Not the End》

        “And all that you held sacred

        Falls down and does not mend

        Just remember that death is not the end

        ……”

        譚依珊蜷縮在洗手間的浴缸中,哭得幾乎休克……


    上一頁 ←    → 下一頁

    聖者降臨權少,你老婆要跑了我的1979道之血單兵為王
    主神崛起絕品仙尊覆漢小小逃妃震江山最強網路神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