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快穿:每次都是我躺槍 » 第四百四十二章:影帝,我沒有要當影后(五十三)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快穿:每次都是我躺槍 - 第四百四十二章:影帝,我沒有要當影后(五十三)字體大小: A+
     
        “我懂!”錢淺迅速打斷了7788的話:“我明白,你不用說了。”

        “錢串子……”7788蹭蹭挨挨的靠過來:“你別難過,我也就是瞎說,沒準咱們位面的男主位置是空的呢,也許譚依珊才是游客。女主位置也是開放旅游的啊,按照規定只要有一名游客進來,我們就得開工,這你知道的,誰知道哪個位置進了游客啊?沒準韓穆清那個位面許靈瑤才是游客呢,誰也說不準的。”

        “我沒難過!真的!別擔心我!”錢淺回答的很快。她換好衣服,努力收拾了一下臉上的表情,直直向外走去。

        “錢串子……”7788依舊在擔憂的叨叨咕咕:“要不今天請假吧……干嘛非跟自己過不去。”

        “沒事!”錢淺緊緊盯著場地中間已經換好盔甲戲服的霍溫言:“我是拿工資的員工,做好工作才是我的本分,其他的……我……我不多想……”

        錢淺最后一句話出口,已經帶了些許哭腔。她看著站在不遠處的男人反復安慰自己,不就特么的是個男人嗎?!怎么就那么矯情,還哭?!好意思嗎?!那不是韓穆清!不是!不是!韓穆清穿著一身銀甲來找她的時候,她還沒有愛上他!沒有!沒有!她很好!真的很好!

        錢淺深吸一口氣,企圖壓下那些翻滾的情緒。可是心上像是裂了一道一道的口子,往事不斷滾滾翻涌而出,一直沖得她胸口反酸,一直涌上她的眼眶。

        沒事!真的沒事!那些人都回不來了,這件事她早就接受了!錢淺開始唾罵自己,一次一次的拋下別人,她才是那個真正的背叛者!現在有什么可矯情的!!真是不要臉!!哭個屁!做出這副婊里婊氣的模樣給誰看?!指望誰能憐惜自己嗎?誰特么需要男人憐惜!好好做任務賺積分比什么都強!

        趙安然看到了場地邊上的錢淺,他仔細看了一眼錢淺的臉色和表情,迅速開始招呼人:“快快快!趕緊開工!余小雨情緒抓得不錯!趕緊趕緊!!別錯過了!余小雨,趕緊上場!”

        錢淺一語不發,聽話的走到了場地中央,和霍溫言面對面站在一起,她覺得自己像個木偶,完全不明白自己為什么出現在這里,她的眼前只能看到霍溫言那張既陌生又熟悉的臉。

        真的是太熟悉!錢淺有些恐慌的閉上了眼。但是一點用都沒有!夫妻這么多年,哪還需要看臉,她閉著眼都能感覺到他的存在。

        “A!”趙安然一聲令下,霍溫言迅速調整了自己的位置,進入表演狀態。

        “月兒,”霍溫言溫柔的牽起錢淺的手:“我很快就會回來,等我回來,我們就成親。”

        “你騙我!你騙我!”霍溫言只說了一句臺詞的功夫,錢淺已經哭得上氣不接下氣:“你說過不離開我的!”

        “月兒……”霍溫言手足無措的想要安慰眼前痛哭的女孩:“是我不對!我……可我是武將!我有我的責任,身為武將,鎮守邊關,保家國平安是我的職責。”

        “我知道!”錢淺眼中流露出真實的傷心:“我真的知道!可是我怕我們再也見不到了!你能不能不要跟我分開!我跟你走,你走到哪我都跟著!”

        “老趙,”《將軍令》的監制皺著眉看著監視器:“是不是哭得太厲害了?這孩子怎么回事?怎么哭得跟死了爹似的?!多難看啊,鼻涕都出來了!”

        趙安然沒說話,依舊緊緊盯著監視器中的兩人。

        “月兒!”霍溫言的眼眶也有點泛紅:“我保證我很快回來,等我一回京,我們立刻成親。”

        “不要!”錢淺扯住霍溫言的袖子擰成一團:“不要!不能分開!不能再分開!”

        “對不起……”霍溫言痛苦的閉上眼。

        “沒有對不起!”錢淺一下子撲到霍溫言懷里死死摟著他的腰不撒手:“該說對不起的是我!你從來都不需要說對不起!”

        霍溫言伸出手,將錢淺緊緊摟在懷里,他的頭緩緩低下,最終埋在錢淺的肩窩不動了。

        “老趙!”監制看著監視器里的錢淺簡直不能更嫌棄:“這臺詞怎么回事?!怎么這么自作主張,不按本子說對白?還有,怎么就哭得這么撕心裂肺?!”

        “Cut!”趙安然被監制嘮叨得很煩躁,終于喊了停。

        他是喊了停,可是場地中間的錢淺還在哭。錢淺一開始也想趕緊止住自己的眼淚,但是徒勞無功。算了!最后她自暴自棄地想,反正演員情緒出不來也不是什么稀奇事,很常見!所以就……痛快的哭一哭吧!好不容易有個光明正大的理由……

        “小雨……”霍溫言一直抱著她沒有撒手,他附在錢淺耳邊輕聲問道:“你在為誰難過……”

        “沒誰……”錢淺一抽一噎的抬起頭,有些瑟縮地看著過分敏銳的霍溫言:“我就……”

        “說謊!”霍溫言果斷打斷了錢淺的話:“不想說就算了,不要騙人。”

        當天錢淺是一路哭回酒店的,除了一直綁在一起的小伙伴7788,沒人知道她為什么哭。霍溫言陪在錢淺身邊,并沒有開口勸她,只是這樣默默無言的一直看著她哭。

        趙安然看著兩人的背影搖了搖頭,十分感嘆的評論:“這個余小雨真是典型的人戲不分,我看她在這行干久了,哪天非神經了不可。不過這樣的演員好哇!容易出狀態,那些演技大牛多少都有點這毛病,要不說天才都有點瘋瘋癲癲呢!”

        “還好呢?”監制一臉嫌棄:“亂改對白你也不管?哪有這樣的演員啊?想一出是一出,幸虧跟她對戲的是霍溫言,否則誰能接住她那些無厘頭的話頭啊!”

        “哎,說話要公平!”趙安然迅速揪著監制回到監視器前回放:“你仔細看,余小雨的眼睛,那份兒難過都快蔓延到監視器外面來了!這要是在電影院的大熒幕,那得多好的效果啊!非常有感染力。”

        “有什么用!”監制撇嘴:“哭得那么難看,滿臉都是大鼻涕,你覺得能看嗎?不怕惡心誰?!”


    上一頁 ←    → 下一頁

    神級大魔頭聖者降臨權少,你老婆要跑了我的1979道之血
    單兵為王主神崛起絕品仙尊覆漢小小逃妃震江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