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快穿:每次都是我躺槍 » 第四百四十一章:影帝,我沒有要當影后(五十二)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快穿:每次都是我躺槍 - 第四百四十一章:影帝,我沒有要當影后(五十二)字體大小: A+
     
        錢淺這次飾演的女三號角色雖然戲份不多,但是角色挺討巧。她是霍溫言飾演的將軍角色的小青梅韓靈月。

        跟柳怡夢飾演的那位潑辣明快的將軍夫人不同,錢淺演的這位小青梅是個看似柔弱實際堅韌的人物。

        她跟將軍本來感情很好,將軍出征前跟她約定好回來就成親。可惜將軍剛走她就被迫入宮嫁給皇帝了。

        當然啦,皇帝娶她也不是因為喜歡她,只是政治制衡而已。將軍回來后發現心愛的女孩入宮了,遺憾痛心之下也沒更多的辦法,他接受了家里的安排,娶了柳怡夢飾演的女一號為妻。

        時間長了將軍和妻子的感情倒是越來越好,小青梅在宮里遺憾地看著以前的愛人越來越幸福,但她并沒有埋怨,只是孤獨地在宮里消耗著自己的青春和生命。直到將軍被污謀反,小青梅勇敢站出來護住了將軍的妻子和孩子。

        這就是錢淺的全部戲份。《將軍令》是歷史劇,主線在沙場和政治斗爭,感情線只是補充,其實連柳怡夢的戲份也不多,錢淺的戲份在女性角色里不算少,鏡頭方面可以與女二號皇后持平了。

        當然啦,按照趙安然的習慣,像這種非大場面的戲份,拍都是要拍很多的,這樣到時候剪輯選擇余地更大,所以錢淺拿到的分鏡頭腳本還是厚厚一大摞。

        “哎呀,真是沒把握。”錢淺穿著粉嫩的少女衣裙,梳著俏皮的發髻,對著今天要拍的劇本感嘆。這是她頭一次跟霍溫言拍電影對手戲,之前都是先拍宮里的戲份,跟男二和女二的對手戲比較多。

        “別怕,放開演,先從簡單的開始。”霍溫言翻出一頁腳本遞給錢錢:“先把少男少女青梅竹馬這些鏡頭先拍一部分,如果狀態能上來,就一鼓作氣把分別的重頭戲先拍一遍。這場戲比較重要,導演肯定要多拍幾條備用,估計得拖一禮拜。”

        “跟師兄拍戲肯定很有壓力。”錢淺重重點頭以示強調:“連夢姐都經常NG。你氣場太強了,壓得人翻不了身。”

        “別裝了!”霍溫言把劇本卷成一個筒輕敲在錢淺腦門上:“學生演出季的時候,當著那么多觀眾跟我在舞臺上打了一個禮拜的離婚官司都沒見你慫。就憑你吵架時候那個潑辣樣子,我如果真是你老公,你要什么我都給你,惹不起。”

        “好啦!”趙安然在遠處大聲嚷嚷:“都精神點,開工了!”

        穿著白色錦袍的霍溫言一邊往場地中間的涼亭走去,一邊偏頭看向走在他身邊的錢淺:“記住!我是你青梅竹馬的愛人,你是愛我的。”

        《將軍令》是大制作,當然不可能在細節方面摳摳搜搜,趙安然特意租了個很像樣的花園來拍外景。當錢淺坐在花園中間的涼亭端起眼前的針線簸籮時,她突然有一秒鐘的恍惚。這樣的場景似乎很熟悉,在哪見過似的……

        “月兒,又在發懶!答應我的扇套到今日也不見蹤影。”霍溫言笑著走進涼亭,一身白色錦袍,脊背挺直,錢淺直愣愣的瞪著他,差一點眼淚就下來了。實在太熟悉!追著她要扇套的這個場景還有這個人!

        不是長相!霍溫言的長相跟韓穆清相差很遠,是一種感覺,相似的感覺,霍溫言這時候散發出的那種讓人安心信任的氣場,就像是那個把她捧在手心里疼著的韓穆清。就是這種熟悉的氣息,以前她就算閉著眼也能知道到底是誰接近自己。

        可是不是……真的不是!她再也回不去了……

        “停!”趙安然哇哇大叫:“余小雨!你怎么回事?!臺詞呢?被狗吃了?還有你看你那是什么表情?讓你演欣喜的活潑少女,不是和老公久別重逢的怨婦!”

        “對……對不起。”錢淺磕磕巴巴的道歉,一邊急急掩飾自己的情緒:“我……我剛剛忘詞兒了,再來一遍吧。”

        霍溫言仔仔細細的看了一眼錢淺的表情沒有說話,他安靜地退出了涼亭。錢淺在他身后偷偷瞟了一眼他的背影,石桌下的雙手擰成一團。

        不得不說,演戲有個好對手還是非常有用的,比如霍溫言這樣的專業過硬的技術流影帝。他能夠很巧妙的引導對手演員的情緒和節奏。錢淺在霍溫言的帶領下,終于將狀態調整好了。

        “這幾條不錯!”趙安然滿意地點點頭:“余小雨,調整一下狀態,咱今天先拍一遍分別試試。這場情緒一定得到位,不過余小雨你壓力也不用太大,先試試,不行明天再說。”

        “好!”錢淺痛快的答應一聲,就下去換衣服了。導演要求情緒到位……錢淺默默地想,她情緒很到位,都快控制不住了。

        不知道為什么,前兩天看霍溫言和柳怡夢演對手戲的時候,錢淺雖然也覺得有點熟悉,但感覺沒那么明顯。今天在涼亭,穿著長袍的霍溫言跟她面對面近距離站在一起,她突然就失控了,那種熟悉的氣息讓她差點不顧一切的靠過去。

        “7788,我是怎么回事啊?”錢淺有些奇怪地問道:“我怎么莫名其妙覺得霍溫言就是韓穆清啊?!這實在是太荒誕了,說這話我自己都覺得傻,怎么好像被霍溫言下了降頭似的,嗖嗖掉智商,我剛剛差點就沖他撲過去了。”

        “誰知道你!”7788無聊的翹起腳丫子:“反正你撲過去也沒關系,女主都下落不明了,誰還關心男主啊!”

        “不是!我在認真的跟你討論!”錢淺一邊換衣服一邊向7788形容她的感受:“有那么一兩秒,我是真覺得霍溫言和韓穆清是同一個人,很微妙你知道嗎?”

        “也不是沒可能啊。”7788無聊的摳著腳丫子:“這倆人都是主角沒準是同一個游客,雖然這種概率比較低,但是小概率事件總是有的對吧?不過是不是一個人對你來說也沒意義,第一游客信息對員工是保密的,不能確定是不是同一人;第二,就算是同一個人,人家也對你沒記憶,游客進入位面要同化記憶的。而且吧,雖然我不想打擊你,你的確是對每一段感情都認真,但是游客是來玩的……”


    上一頁 ←    → 下一頁

    大明最后一個狠人神級大魔頭聖者降臨權少,你老婆要跑了我的1979
    道之血單兵為王主神崛起絕品仙尊覆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