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快穿:每次都是我躺槍 » 第三百八十五章:公子,本王趕著去邊關(七十六)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快穿:每次都是我躺槍 - 第三百八十五章:公子,本王趕著去邊關(七十六)字體大小: A+
     
        “孩子,你別怕,你會是個好女皇。”鐘離鳳儀這樣告訴錢淺:“是娘親對不起你,硬按著你的頭擔起這副擔子。其實我知道,你想回秦城,想離京城遠遠的,可是這些孩子里,只有你最適合這個位置,因為你是個個性堅韌的孩子。當女皇是個苦差事,心性比什么都重要。”

        錢淺伸手接過玉璽,沖鐘離鳳儀露出一個微笑:“母皇,兒臣會盡力,兒臣會像您一般,在我的孩子們中選一個個性最堅韌的,親手將玉璽傳下去。”

        “嗯!”鐘離鳳儀仰面望著華麗的宮帳子,喃喃自語:“我也對不起阿鴛,是我毀了這孩子。為了在你和小七中間選一個最靠得住的繼承人,我把阿鴛當做了磨刀石,放縱了她的野心。”

        “母皇,您放心吧。”錢淺握住鐘離鳳儀的手輕聲安慰:“大皇姐如今潛心修佛,個性平和了不少。”

        “那也……絕不可將她放出來!”鐘離鳳儀低聲囑咐:“是我這個母親欠她的,與你無關!”

        “母皇……”錢淺一個頭緩慢叩到地上:“兒臣一定恪盡職守,守好江山社稷!今日兒臣接下這玉璽,無怨,亦無悔!您……放心吧!”

        鐘離鳳儀閉上了眼。錢淺抱著沉重的玉璽,一步一步走出了寢宮大門。她站在高高的臺階上,仰頭望著雨后蔚藍的天空,黃昏的日光透過微濕的空氣照在地上,折射出暖黃的光芒。日落日出周而復始,是遲暮,也是新生。

        “7788,”錢淺低頭看向自己懷里抱著的玉璽:“去提起免責申訴吧,我要登基做女皇了。如果實在不行,警告就警告吧,就算鐘離鸞現在回來,我也不敢貿然把國家交給她。”

        “錢串子……”7788蹭啊蹭啊的靠過來:“盡力就好,真的不必要做到鐘離鳳儀那一步的。”

        “我其實挺怕的。”錢淺的聲音很平靜:“鐘離鸞不在,她那幾個粗壯的金手指也都沒有出現,我這里并沒有什么外交神童、軍事天才、商業巨子,我也沒有能夠折服鄰國君主的領袖魅力,我就是個普通人,一個馬上就要當女皇,為一個國家負責的普通人……”

        “可你比鐘離鸞負責任!”7788在系統空間模擬出一排拉拉隊樣式的小花給錢淺加油:“你沒有逃避,這已經很好啦!你不覺得你進步挺大的嘛?還記得你剛開始工作時候的樣子嗎?工作態度敷衍,特別會給自己找理由,出了問題只會賴劇本、賴主角,從來不想該怎樣解決。”

        “真有你說的那么差嗎?”錢淺微微翹起嘴角:“你也一樣,彼此彼此。”

        錢淺步履堅定地走下了高高的臺階。7788說得對,至少她沒有逃避。她沒有金手指治國團隊又怎樣?她有三個非常優秀的帝師,還有慕歸燕、夏月染、杜錦若、杜錦然、許灼清、蘇葵、寒星這批對她無比信任的五皇女黨!

        鐘離鳳儀駕崩,風橋寧用他的君后玉印發了最后一封君后詔書,詔令慕丞相和杜太尉為鐘離鳳儀典喪。之后,他抱著君后玉印來到了長樂宮。

        “我早知會有今天。從我的阿鸞去了之后我就知道,我只盼你手下留情。”風橋寧高高將玉印捧起,呈到凌貴君眼前。

        凌貴君看著眼前兩鬢斑白的風橋寧,不禁想起了前世的自己。與風橋寧不同,前世的他,一句哀求的話都沒有說過。女兒死了,家散了,他已然生無可戀。

        今生兩人位置調換,失去女兒的是風橋寧,風家現在也已被打壓的再無翻身余地,但風橋寧依舊想要活著,哪怕活得不好,也要活著。

        “你不必求我。”凌貴君最終冷冷地開口,他沒有伸手去接君后玉印,反而轉身就向內室走:“君朝就在東宮,君后玉印應由你親手交到他手上。”

        東宮的慕君朝已經換上素白孝袍,他身邊站著兩個女兒,手里抱著小兒子,直直站在東宮的正殿門外等著錢淺。

        “妻主。”遠遠的,看見錢淺過來,慕君朝連忙帶著孩子迎了上去。

        “干嘛站在這里?”錢淺自然地從慕君朝手里接過自己的小兒子。其實這位面的女人不常抱孩子,帶孩子都是男人的事。但是錢淺不一樣,她還是很喜歡將自家小寶貝兒們摟在懷里的。

        “明日……”慕君朝欲言又止,漂亮的眼眸中居然浮現出一絲焦慮。

        “明日我要靈前登基。”錢淺嘆了口氣:“沒事,別擔心,岳母大人親自主持。”

        “妻主……阿鶴……”慕君朝怔怔地看著錢淺:“明日,你就是女皇了。”

        與慕君朝一起生活了十來年的錢淺立刻就懂了他的意思。她將小兒子交到慕君朝手里,自己主動伸手挽住了慕君朝的一只手臂。這是個大膽的舉動,這里的女人沒有主動挽男人的,男人挽女人手臂還差不多。尤其是在宮里,錢淺的行為簡直可以稱得上失儀。

        “我在太女的位置上也有十一年了。”錢淺語氣平常又溫柔,仿佛在和慕君朝說著最日常的家長里短:“我說過我會是個好妻主,我一定會做到。你放心,我不會另納君侍的。”

        “你已經是最好的妻主了。”慕君朝的語氣微微發澀:“我母親前兩日跟我說,你很快要登基,我以后要做君后了,不能再像以前那樣任性,否則你會為難。”

        “我有什么為難。”錢淺微微翹起嘴角:“娶一群進后宮是為了平衡,一個不娶也是平衡。我還省了后宮的開支用度呢。”

        “嗯!”慕君朝騰出一只手來緊緊握住錢淺的手:“其實我是想說,再為難你也不許另娶!成親那日我說過,你若敢另娶,我絕不與你善罷甘休。”

        “說話真不討人喜歡……”錢淺翻翻白眼。她知道慕君朝在掩飾什么,但她沒有說破。后宮清凈的女皇殿下壓力會很大,然而作為后宮唯一一人的君后壓力只會更大。慕君朝這個男人,只會用兇兇的口氣來掩飾他的不安。

        慕君朝會擔憂、會焦慮,但他選擇信任錢淺,關鍵時刻總是義無反顧地站在她身邊。錢淺想,她自認是好妻主沒錯,因為她也已經有了這位面最好的夫郎不是嗎? ()


    上一頁 ←    → 下一頁

    無相仙訣猛卒鬼手神醫:王妃請上位盜墓筆記續9飛升之後
    Boss兇猛:老公,喂賊警網游之劍逝我的專屬夢境游戲獵寶計劃:特寵追妻一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