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快穿:每次都是我躺槍 » 第三百七十二章:公子,本王趕著去邊關(六十三)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快穿:每次都是我躺槍 - 第三百七十二章:公子,本王趕著去邊關(六十三)字體大小: A+
     
        慕君朝說的讓錢淺笑不出來的事并不是小夫妻兩人之間的雞零狗碎。他帶來了一個讓錢淺震驚的消息:鐘離鸞重病!

        “你說的是真的?”錢淺簡直不能更吃驚!劇情里并沒有鐘離鸞病重這一情節,但她被下過毒,是一種珍稀罕見的毒藥。那一次,鐘離鸞真是九死一生,幸虧墨紫蘇及時趕到,費了好大的力氣才將她救回來。

        “當然!”慕君朝點了點頭,他伸手將紅豆湯向錢淺面前推了推催促道:“快吃,等一下涼了。”那認真語氣像是紅豆湯比鐘離鸞的病重要許多似的。

        “真是病了?”錢淺拿起湯匙,敷衍地吃了一口紅豆湯就又繼續發問:“誰捎來的消息?確定是生病?不是中毒?”

        “妻主,”慕君朝又露出那種看白癡的眼神:“你是不是話本看多了?!壽王殿下還沒出宮開府,在宮里下毒哪有那么容易?!飲食有嘗膳的內侍,貼身用具每日都有專人檢查。君后能讓壽王在他宮里被毒害?”

        “是哈。那她真是病了啊?!”錢淺有些尷尬的撓撓臉。慕君朝說的沒錯,在宮里下毒不是那么容易的,否則她這個龍套君早就死了八百回了。要知道,她現在可是許多人心里的頭號眼中釘,比女主大人的人緣可差勁多了。

        “的確是病了!”慕君朝親自端過紅豆湯,舀了一勺親手喂到錢淺嘴里:“爹爹從宮里捎來的消息,他親自去看過了,君后急得要死,眼下太醫院所有當值太醫都在君后宮里呢。”

        “哦,那我進宮去看看吧。”錢淺說著就要站起來。

        “你又不是醫官,你去干嘛?”慕君朝一把抓住錢淺又按回石凳上:“你是怕風家不把壽王病重這一茬記在你頭上嗎?現在不許去!我已經給我母親捎信了,明日散朝,母親、大姐還有錦辰的兩個姐姐和你一起去探望她,讓許家大小姐帶著去。君后應該不至于給許大小姐臉色看。”

        “哦!”錢淺點點頭,很是表揚的夸贊了一句:“君朝,你不犯臭脾氣的時候還真挺賢惠的。”

        “哼!”慕君朝白了錢淺一眼:“若不是你見天沒事找事我哪會發脾氣,都是自己的錯反要攀帶別人。”

        “我哪里有沒事找事!”

        “你就是有!”

        ……¥%……%¥(繼續沒完沒了)

        第二日早朝,鐘離鳳儀臉色略有憔悴,但面色依舊平靜,錢淺從她的臉上看不出什么端倪,她自我安慰地想,也許鐘離鸞沒有那么嚴重吧……

        鐘離鳳儀如往常一般高效率地處理著政務,若說有什么特殊,那就是鐘離鳳儀對錢淺顯得更加嚴厲,她當著諸位大臣的面嚴厲斥責了錢淺消極怠工的行為,勒令她必須加快進度,之后又將兩個新奏章丟給了她。一份是江南知府上到戶部的請款折子,要求修運河支流;一份是禮部招待鄰國使節的折子。

        錢淺發現,鐘離鳳儀派給自己的工作范圍真是不拘一格、遍地開花,手里四件差事,居然將吏部、禮部、兵部、刑部、戶部、工部全都牽涉到了,中間還拖帶著光祿寺和大理寺卿,幾乎半個朝堂的官員她都需要打一遍交道,這是要訓練她的組織協調能力嗎?錢淺覺得自己簡直不能更心累。

        散朝之前,慕丞相果然向鐘離鳳儀詢問了鐘離鸞的病情,并且申請探望。鐘離鳳儀同意了慕丞相的請求,另幾位當朝一品也紛紛對鐘離鸞表示關心,于是錢淺跟著比原定范圍擴大了不少的探病人群一起去看鐘離鸞了,但其中獨獨缺少鐘離鸞的親外祖母風太師。

        鐘離鸞果然重病!錢淺看見她慘白的臉就直覺不好,她已經虛弱到睜不開眼了。怎么突然這么嚴重?!錢淺疑惑地盯著奄奄一息的鐘離鸞。真的不是由于其他原因嗎?

        君后風橋寧已經急的六神無主,他昨夜一夜就發落了六名太醫,剩下的九名太醫都跪在鐘離鸞寢殿瑟瑟發抖。

        “壽王殿下目前情況如何?”錢淺揪起一個跪在最末尾的太醫,將她拽到大殿之外低聲詢問。

        “不太好!”太醫擦著一頭冷汗:“殿下怕是癆病。”

        “啥?”錢淺一臉震驚這答案也太特喵的不靠譜了!!癆病?!肺結核?!不太可能吧?!鐘離鸞一個養尊處優的皇女,怎么可能有機會染上惡性傳染病?!要知道,在這個位面,染上癆病人就算是廢掉了,最好的情況就是長期養病,嚴重一點連命都保不住。

        “太醫,會不會是誤診?”錢淺皺著眉:“七皇女整日在宮里,有什么機會染上癆病。”

        “臣等也奇怪啊?”太醫使勁搖頭:“可是院首和我們都一起確認過許多遍,的確是癆病的癥狀。昨夜壽王殿下幾乎一整夜沒睡,有咯血癥狀”

        “不可能的!”錢淺急的一把揪住太醫:“哪里有這么容易就得了癆病,癆病也不是一天兩天的病,怎么可能毫無預兆的就一下子就病勢沉重。平時也沒聽說七皇女有乏力、夜咳之類的癥狀,或許真是誤診也未可知,也許就是普通風寒呢!”

        “對對!”風橋寧邁出宮殿想要親自催促煎藥的藥童,剛好聽見了錢淺的話:“武成王說得有理,許是誤診!”

        “君父!”錢淺呼一下轉身盯著風橋寧,也顧不得兩人的對立關系了,開門見山的問道:“這兩日七皇妹飲食起居可還正常?伺候飲食的內侍目前可還安好?”

        “你是說……”風橋寧瞬間愣了愣,他認真想過之后才答道:“并無異常之處,應該不可能。”

        錢淺的神情很嚴肅,她認真建議道:“為保萬全,君父還是找人查一查,也讓太醫院院首大人跟著一起看看,不怕一萬只怕萬一,若是知道病因,就能對癥下藥了。”

        “對!對!武成王說得有理!”風橋寧聽見錢淺的話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他也顧不得避諱,一把揪起跪在地上的太醫院院首:“你過來,再看看,阿鸞是不是中毒。”

        一群太醫又圍著鐘離鸞一通檢查。許久后,太醫院院首才跪下向風橋寧奏報,鐘離鸞并無中毒跡象。

        “怎么會!”風橋寧有些失魂落魄的喃喃自語:“我的阿鸞怎么可能得癆病……”

        是啊!怎么會?!錢淺的眉頭緊鎖,緊緊盯著床上虛弱的鐘離鸞。找本站請搜索“”或輸入網址:


    上一頁 ←    → 下一頁

    太初都市之最強紈?從契約精靈開始機戰無限朱雀記
    大奉打更人食全酒美絕天武帝撐腰坑爹兒子鬼醫娘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