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快穿:每次都是我躺槍 » 第三百七十章:公子,本王趕著去邊關(六十一)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快穿:每次都是我躺槍 - 第三百七十章:公子,本王趕著去邊關(六十一)字體大小: A+
     
        長樂宮里,氣氛也有些凝重。慕君朝將昨夜的事一五一十地講給了凌貴君,凌貴君當時面色就變了。

        “孩子,你受驚了。”凌貴君沉默半晌伸手拍了拍慕君朝的肩:“眼下這種境況,以后這種事怕是少不了,你跟著阿鶴過日子,怕是要有些心理準備。”

        “爹爹放心!”慕君朝沉穩的點點頭:“您的意思我明白。后宅這邊您無需擔心,不會讓人找到機會,妻主的一茶一飯我都會親自經手,決不讓有心人有機可乘。”

        “好孩子,勞你費心了。”見到慕君朝如此通透,凌貴君滿意地點點頭。他相信自己女兒的本事,明刀明槍的狙殺他并不擔心,怕就怕那防不勝防的暗中陰私手段,女兒已經出宮開府了,他無法事事躬親,只能依仗這個新娶進門的兒夫了。

        錢淺進門后,看到的就是凌貴君和慕君朝正一臉凝重的相顧無言。

        “爹爹,”錢淺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趕忙扯出一抹笑容來哄凌貴君:“干嘛這副表情啊?莫不是想不出晚飯吃些什么?”

        “你這孩子!”凌貴君白了錢淺一眼:“趕緊坐下,爹有事問你。你母皇找你是為昨晚的事?她說什么了?派了誰去處理?”

        “她讓我自己看著處理。”錢淺沉默了一瞬,還是回答了。

        “自己處理?”凌貴君顯得有些吃驚:“沒派大理寺卿嚴查?!為何如此?!刺殺皇女這么大的事居然都不肯嚴懲嗎?”

        “不是。”錢淺搖搖頭:“母皇強調了讓我隨意處置,但她要結果。還有……”

        錢淺猶豫了一秒,還是老實地向凌貴君交了底:“母皇問我,若我昨夜被刺殺成功,她下一步會做什么。”

        “凌家!”已經經歷過一遍的凌貴君自然明白接下來會發生什么,他的眼中迸發出深刻的悲傷和怨恨:“趕盡殺絕,又是趕盡殺絕!憑什么!”

        “爹爹!”錢淺提高了嗓門,她刻意忽略了凌貴君嘴里“又是”兩個字,伸手緊緊抓住凌貴君的手臂:“您冷靜一點。您想過沒有,若我出事,母皇為何會對凌家下手。”

        “還用問嗎!”凌貴君冷笑一聲:“凌家手中的兵權她惦記好久了,看看平安候的下場。”

        “不!”錢淺盯著凌貴君嚴肅地搖搖頭:“不是那么簡單!不僅僅是那么簡單!爹爹想想,若我出事,凌氏一族怎肯善罷甘休?母皇是女皇,她怎能允許朝堂不穩。”

        “原來如此!原來如此!”凌貴君苦笑一聲。是啊!沒錯!前世他的阿鶴墮馬死了,凌氏一族傾全族之力想要揪出兇手,想要為阿鶴討一個公道。凌氏緊緊咬住風太師和大皇女一系不放,卻最終落得族滅的下場。

        他原本以為,是鐘離鳳儀早早忌諱了凌家,只是尋了借口聯合風太師找凌家下手而已,沒有想到啊……鐘離鳳儀這個女人!她為了朝堂穩定真的什么都可以不要嗎?風家,那風家對她來說又算什么?!

        重生一世的凌貴君突然對自己的認知產生了懷疑。他一直以為自己已經足夠了解鐘離鳳儀。可他真的了解嗎?!他的女兒阿鶴在鐘離鳳儀的眼中到底處于一個怎樣的位置,他們凌家對鐘離鳳儀來說又是什么,凌貴君突然不確定了。

        “妻主被派了辦差?”慕君朝細心地發現了錢淺手里捏著兩本奏章。

        “嗯!”錢淺點點頭:“母皇派了兩件差事。沒事,你們別擔心,這些事我都會看著處理。”

        錢淺都這樣說了,身為男人的凌貴君和慕君朝自然不會再多話。小兩口陪著凌貴君在長樂宮吃了一頓飯,只是因為錢淺心情低落,凌貴君又憂心忡忡,這頓飯的氣氛有些沉悶。

        從長樂宮出來,錢淺和慕君朝并肩走在深宮甬道,慕君朝突然偏頭看了看錢淺,伸手牽住了她的手:“你別發愁,都會好的。”

        “嗯!”錢淺偏頭沖慕君朝露出一個笑容:“讓你擔心了,對不起。”

        “沒有對不起。”慕君朝握緊了錢淺的手:“我是你的夫郎,你是我的妻主。”

        ………………

        九日回門宴,錢淺是揣著奏章陪慕君朝回家的,鐘離鳳儀派了她查光祿大夫陳月賣官鬻爵案。陳月是風太師的門生,鐘離鳳儀這是要逼錢淺拿出個明確的態度來啊。

        還好前幾日來行刺的刺客夏月染已經審出來了,情況比錢淺預料的好很多,并不是風氏一族下的手,錢淺大大松了一口氣。她手上本就捏著光祿大夫的案子,如果再因為行刺跟風氏一族掐起來,恐怕她跟鐘離鸞真要形成不死不休的死局了。

        “大理寺卿趙大人找我抱怨過,此案本已辦成鐵案,卻硬生生被風太師要求重查。”慕丞相將奏折甩到書桌上:“是我建議趙大人上書給陛下的。”

        “陛下應當不愿重查的,但風太師一定也不會輕易妥協。”吏部任職的慕歸燕指了指奏折上的幾個名字:“這幾個人,表面上看是花錢買官,但實際上都是風太師的人。安插的職位都不高,很難引起注意,但是都在要害部門任職。風太師應當不愿意輕易放棄這樣好的棋子。”

        “殿下可是接了個燙手山芋啊!”慕氏母女齊齊嘆氣。

        錢淺知道鐘離鳳儀想拿她當槍使,拔一批風家不順眼的釘子。這的確是個燙手山芋,但燙手的卻不止這件事。

        鐘離鳳儀給錢淺的另一份奏章是乾州的許州牧上的,她在奏章里稟明乾州軍隊已然收編完成,然而現下只是由禁軍副將代領兵馬,急需任命乾州長期駐守將領。

        這份奏章在慕丞相母女眼中倒是件不錯的差事。乾州以前是平安候韓玉玲的地盤,韓家投靠了大皇女,乾州自然就成了大皇女的后備兵營,現下這塊地由錢淺來接管,這在諸多五皇女黨的眼中,簡直是天上掉餡餅的大好事,凌家幾個姐妹還有夏月染、寒星其實都向錢淺申請過去乾州任職。

        可問題是,龍套君錢串子目前根本就不想擴大地盤啊!作為一只有理想有道德的邊將,錢淺對未來的職業規劃只限于秦城邊關,并不包括內陸重鎮乾州。乾州若真的交到了錢淺的手里,她的勢力平白無故擴大一大塊,看起來比女主都更有本錢爭太女位,別說大皇女鐘離鴛會恨死她,風家也絕對會將她視為最大的敵人,欲除之而后快。

        她能不能當上太女兩說,可是當別人的眼中釘絕對是妥妥的,只怕到時候為了剪除她的勢力,杜錦若、夏月染這些京中五皇女黨要成為靶子了。

        鐘離鳳儀可真是親媽!錢淺郁悶地想,這簡直是怕她死的不夠快。找本站請搜索“”或輸入網址:


    上一頁 ←    → 下一頁

    何以笙簫默豪門小甜妻太初都市之最強紈?從契約精靈開始
    機戰無限朱雀記大奉打更人食全酒美絕天武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