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快穿:每次都是我躺槍 » 第三百六十七章:公子,本王趕著去邊關(五十八)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快穿:每次都是我躺槍 - 第三百六十七章:公子,本王趕著去邊關(五十八)字體大小: A+
     
        真是太奇怪了!這是慕君朝的想法。怎么會讓他這樣安心?!他幾乎是本能一般埋頭在錢淺的頸窩里深呼吸,錢淺的氣息能夠讓他瞬間安穩下來。

        這是他的妻主,他討厭了許多年也惦記了許多年的人。到底是一種什么樣的情緒在支配著他這么多年對她念念不忘,其實慕君朝自己也說不清。只是現在這一刻,將她抱在懷里的這一刻,慕君朝赫然發現,那種困擾他許多年的類像是憤怒又像是焦躁一般的情緒突然就不見了。

        安心,真的好安心。慕君朝的眉眼柔和下來,將錢淺摟得更緊一些。只是將她抱在懷里就覺得心都被填滿了,一種難以言喻的滿足感彌散著擴充到全身。

        真是的!慕君朝低頭失笑,男人家不是應該等著女人來抱嗎?怎么偏他不一樣,如此喜愛抱著她?

        “你笑什么?!”錢淺的臉簡直紅的要發黑了,她使勁掙扎了幾下,努力想要反攻,樹立自己的妻主權威,可惜慕君朝壓制她毫不費力。

        “我笑我跟人不一樣。”慕君朝大大方方的啄@%上錢淺的唇:“不過你也和旁人不同不是嗎?”

        “在說什么啊聽不懂!”錢淺努力從慕君朝身下抽出一條手臂,伸手想去推他。

        “在說這個!”慕君朝低下頭,一只手抓住錢淺剛剛重獲自由的手,另一只手直接扯%#開了錢淺的衣領,修長好看的手毫不客氣的從領@%口間鉆進去直接撫(hexie)上了錢淺的*胸,力度合適地不斷揉捏。

        “啊!別亂摸啊!”錢淺驚喘一聲,努力扭動著身體。

        “好,不摸。”慕君朝脾氣很好的答應著,手上的動作卻完全不是那回事,他帶著幾分粗*暴的一把撕**開了錢淺的衣裙,直接暴(hexie)露出錢淺小麥色的大片肌膚。

        他的臉貼在錢淺的胸(hexie)口不斷摩挲,最后直接隔著肚(hexie)兜一口咬上了頂端的小尖。

        “啊!”錢淺嚇了一跳,又開始不斷扭動。這一次慕君朝沒再浪費時間,他伸手直接揭(hexie)起了錢淺的裙子,用力扯了幾下,倒霉的裙子立刻不堪重負的撕破了一個大口子,慕君朝速度極快的將裙子從錢淺身*上扯*了下來。

        “別!啊!”

        又是一聲清脆的布帛裂響,錢淺的褻(hexie)褲也壯烈犧牲,現在她全身上下就剩下一條被扯得爛七八糟的肚(hexie)兜在遮(hexie)羞,如果不算還留在手臂上的半條袖子的話。

        “妻主……”慕君朝的目光幽暗深邃,平日碎星般清透的眸子現在刻滿噬人的欲(hexie)望。他一只手壓制住錢淺,另一只手快速解開了自己的衣袍,之后赤(hexie)裸著胸膛又迅速壓回錢淺身上。

        “等等……等等……”錢淺還想再努一把力做最后的掙扎:“不是這樣的,你出嫁前岳父大人沒教過你嗎?應該……”

        “沒有什么應該!”慕君朝的手已經撫上了錢淺健康結實的長腿,順著膝蓋一路往上爬:“我爹說了,一切隨心就好。”

        他一只手利落地扯掉了錢淺的肚(和諧)兜,一口咬上錢淺的胸(和諧)口,濡(和諧)濕的吻順著錢淺健美的曲(和諧)線漸漸往上爬,一直回到她的唇上。他的妻主啊……真是身上的每一寸都讓他無比留戀。慕君朝用力吮|@吸著錢淺的唇,心頭像是裂開了個小口子,喜悅和滿足源源不斷的涌出來。

        成親了呢!慕君朝的手不斷的順著錢淺的曲線游移。從今天開始自己就屬于她了!而她,也是屬于他不是嗎?!是他的!他的妻主!他一個人的妻主!既然彼此相屬,那誰在上面又有什么重要呢?!

        對!沒什么重要!慕君朝不再猶豫,他抬起錢淺的一條筆直的腿,果斷沖入了錢淺的身體……

        一切都來不及了……錢淺的挽尊行動正式宣告失敗!

        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當她毫無反抗能力的被慕君朝啃(和諧)過一遍又一遍的時候,她郁悶又疑惑地想,女尊位面啊!!為什么還是她被男人(和諧)壓?!到底是哪里出了差錯啊?!明明她應該做女強攻的……

        雖然勞累了一夜,日日聞雞起舞的武將錢淺還是在一大早固定的時辰睜開了眼。臥槽!累死了!一點都不想動!眼皮沉到睜不開,好想偷懶……

        可惜不行,作為一個認真的好武將,錢淺知道自己必須要起來練功。她微微動了動,低頭看了一眼放在自己胸(和諧)口上的,那一只像是白玉雕成一般的修長的手,昨夜的回憶瞬間涌了出來,錢淺的臉騰的紅了。

        真是太特喵的丟臉了!堂堂武成王,從無敗績的武將,居然被男人壓了。錢淺有些遷怒地瞪著胸前的手,伸手粗魯地將那只手扒拉了下去,誰知那只手反應很快地重新爬上了她另一邊的胸(和諧)口。錢淺這才發現,身后緊貼著她的人原來是醒著的。

        “妻主醒了……”慕君朝從背后用力將錢淺摟在懷里,低頭在她裸(和諧)露的肩膀上輕輕咬了一口,他咬得不重,錢淺并沒有感覺到疼,反而有些麻酥酥的。

        “快放開!”錢淺拍著慕君朝緊緊鉗在她身上的手臂,口氣十分惡劣:“我要起來練功了!”

        慕君朝完全沒介意錢淺糟糕的態度,他輕笑一聲含(和諧)住了錢淺的耳朵,用力吸了一口后抬起頭:“昨夜是新婚,妻主今日還惦記一早練功,莫不是嫌棄為夫不努力?”

        “你到底在說什么啊!我是武將練功不是正常的啊?!再說今天還要進宮謝恩呢!”錢淺一臉黑線,這個慕君朝簡直不能更沒節操,這么大膽的話也敢說,要知道這可是女尊位面啊!!矜持羞澀神馬的不是男人標配嗎?!為啥她覺得自己又遇到個韓穆清二號啊!!

        “時辰還早!”慕君朝一把將錢淺翻過來又壓(和諧)倒了她身上,他低頭輕*@啄了一下錢淺的唇,笑著開口:“不過妻主既然已經醒了,那就做點別的吧。”

        “你想干嘛?!”錢淺驚悚地瞪著慕君朝,這家伙是要沒完沒了了嗎?!她一臉大義凜然的教育自家不靠譜的夫郎:“不行啊!我告訴你,今天要進宮謝恩絕對不能晚!哎!手摸哪里……啊……不要……唔……”找本站請搜索“”或輸入網址:


    上一頁 ←    → 下一頁

    最強贅婿大帝好色嬸子電影世界大盜何以笙簫默豪門小甜妻
    太初都市之最強紈?從契約精靈開始機戰無限朱雀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