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快穿:每次都是我躺槍 » 第三百二十一章:公子,本王趕著去邊關(一十三)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快穿:每次都是我躺槍 - 第三百二十一章:公子,本王趕著去邊關(一十三)字體大小: A+
     
    七日后的吉日,五更天,錢淺穿著風橋寧賜下的盔甲,手執神威烈水槍,站在銅鏡面前。看著銅鏡里倒映出的自己,錢淺突然生出幾分不真實的感覺。默默準備了這么多年,這次真的要上邊關了,等她下次再回到京城,怕就是女主重生以后的劇情節點了。
    一身藏青長袍的凌貴君站在錢淺身后,帶著幾分欣慰地看著她:“我的阿鶴長大了,長成了漂亮英武的大姑娘了!”
    錢淺仔細看了看銅鏡里自己穿著鎧甲的倒影,也覺得很漂亮!要說在這坑爹的女尊世界里,最讓錢淺滿意的就是她這次的相貌了。鐘離鳳儀是個美人兒,凌貴君也是個長得很好看的翩翩佳公子,錢淺自然長得不錯!
    她這次一舉脫離了哈比人行列,長得高挑勻稱,根據她自己目測,怎么都得超過一米七五。不僅身高拿得出手,她的相貌也很賞心悅目,直鼻梁、鵝蛋臉,眼睛清亮有神,兩條長眉略略上挑,給她平添了幾分英氣。
    誠實的說,雖然錢淺覺得自己挺漂亮,但是比女主七皇女還是差遠了,甚至也不如她們的親娘鐘離鳳儀漂亮,但是錢淺自己已經非常滿意了!她這個長相身材若是放在現代位面,那絕對是個超模的水準。
    高顏值再加上現在這一身華貴的銀盔亮甲,錢淺都有些自我欣賞起來了。不過再漂亮也沒用,這一身沉重的破玩意兒,還是得一出京城就趕緊脫下了,否則亮閃閃的簡直就是個行動不便的活靶子。
    寅時六刻,錢淺在金鑾殿上拜別了鐘離鳳儀。卯正,鐘離鳳儀親自在皇城征武門外廣場上點卯,送錢淺出征。
    錢淺最后在廣場上對著鐘離鳳儀行了三跪九叩的大禮,又向著陪在鐘離鳳儀身邊,笑得一團和氣的風氏君后,還有跟在他們身后一直沉默著的凌貴君行了一遍禮,最后上馬,帶著護送的侍衛團,穿過京城清晨的街道,直接向著西城門的方向奔去。
    西城門附近,錢淺的表姐凌晨卿早已帶著凌家親衛整裝待發,她身后背著長弓,端坐在馬上靜靜地等著錢淺到來。
    遙遙看見錢淺的人馬過來,凌晨卿一揮手,訓練有素的凌家親衛安靜地跟皇家侍衛混合在一處,跟著錢淺和凌晨卿穿過剛剛打開的城門,一直向西奔去。
    西城門外十里處的長亭,另一個人也在靜靜的等待,那是一身青色衣裙,帶著簡單行裝的夏月染。夏月染的腦后梳著婦人發髻,此時距離她成親其實還不滿一個月。
    接近十里長亭,錢淺一眼看見了孤單站在那里的一人一馬。
    “好像是夏家月染!”凌晨向長亭方向遙遙一望,加緊幾步與錢淺并轡而騎。
    “是月染!”錢淺點頭,打馬向長亭奔去。
    看見錢淺的馬隊過來,夏月染立刻翻身上馬等在原地。錢淺勒住馬,略略皺眉的看著她背后的包裹:“月染!你怎么在這里?你才新婚!這時候應該在家里陪著你的夫郎。”
    夏月染咧嘴笑了,很是爽朗的樣子:“殿下,臣說過,殿下在哪里臣就在哪里!殿下請旨第二天,臣已經請我母親上書給女皇陛下,申請與殿下同行,陛下早已經同意了。”
    聽見夏月染這樣說,錢淺突然不知道該說些什么。她請旨的第二日,夏月染就已經做好了跟她一起出發的準備,這期間,她竟一點消息都沒收到。看來月染是怕自己反對她跟著走啊……
    “可是你的夫郎……”錢淺突然覺得有些對不起杜家那位聽說特別脾氣特別大的小公子,新婚才不滿一個月,她就把人家的妻主拐跑了,怎樣都有點說不過去。
    “沒事!”夏月染笑著擺擺手:“我都跟他說清楚了,他明白的,我……”
    正說著,隊尾突然有個侍衛打馬過來回報:“殿下,后面有輛馬車沖咱們這邊過來了,車上標著夏將軍家徽印,您看要不要等等?”
    錢淺噗嗤一了出來了,她看了一眼夏月染明顯顯得有些心虛的臉,對著隊伍吩咐道:“先等等,看看是誰來了。”
    馬車很快就停到了錢淺隊伍的附近,果然不出錢淺所料,馬車里的是個長相清秀的年輕男人。那人下了車后,先走到錢淺面前行禮:“草民杜錦辰,見過五皇女,愿殿下萬安,此行一切順利。”
    錢淺樂了:“夏家夫郎不必多禮,一大早就趕著追過來,想必是來尋月染的吧?”
    “是!”杜錦辰一躬到地:“還請殿下恕草民失禮。”
    錢淺暗搓搓的瞟了一眼一副想要逃跑模樣的夏月染,笑瞇瞇地答道:“夏家夫郎何須客氣,請便!請便!”說完就跟凌晨卿一起讓到一邊,準備大大方方的圍觀“悍夫訓婦”。
    “那個……”夏月染偷偷瞟了錢淺和凌晨卿一眼,硬著頭皮開口:“錦辰……”
    一句話還沒說出來,就已經被杜錦辰打斷了。杜錦辰氣勢洶洶沖著夏月染嚷道:“夏月染!你厲害!敢留書出走!你是嫌棄我拖你后腿嗎?”
    “我沒……”夏月染心虛地看著杜錦辰,她是不敢當面跟杜錦辰告別,所以才選了留書出走的方式,沒想到,她這個不省心的夫郎,一轉眼就追出來了。
    “沒什么?”杜錦辰越說越生氣的模樣:“你想跟著五殿下去秦城,我有說過我不同意嗎?你從決定要走那天起,有跟我商量過嗎?如果不是娘親告訴我,我現在還被蒙在鼓里!娘親早就告訴我了,我一直等著你向我開口!結果你呢?出息大了!留書出走都能干得出來?”
    “那個錦辰……我這不是怕你生氣嘛……”夏月染漲紅著臉支支吾吾的解釋。
    “生氣?我現在就不生氣嗎?”杜錦辰氣得臉都白了:“你是我的妻主,你要遠行去邊關,居然都不想著跟我說一聲。秦城是什么地方?我不親自為你打點行裝能放心嗎?你問都沒問我一句,怎知我不會同意?!”
    “我錯了!”夏月染一咕嚕從馬上滾下來,耷拉著腦袋站在杜錦辰旁邊,老老實實的認錯:“你別生氣了,我知錯。”
    杜錦辰看著夏月染半天沒說話,半晌之后才嘆了一口氣。他走上前去摸了摸夏月染在晨風中凍得冰涼的臉頰,又一把牽住她的手:“就帶那么三兩件衣服怎么行,秦城路途遙遠,難道你想讓五殿下養活你?行裝我給你備好了,在馬車里,你……走吧。”
    夏月染驚詫地抬起頭,看向杜錦辰的臉,片刻之后,突然笑了。
    “嗯!”她低低的答應:“我會好好回來。放心!回來就給你生娃!”


    上一頁 ←    → 下一頁

    諸天盡頭天阿降臨皇叔寵妃悠著點至高學院腹黑首領的甜心BOSS
    如意小郎君虧成首富從游戲開始黎明之劍天才相師:重生億萬小富風流小農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