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快穿:每次都是我躺槍 » 第三百一十五章:公子,本王趕著去邊關(七)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快穿:每次都是我躺槍 - 第三百一十五章:公子,本王趕著去邊關(七)字體大小: A+
     
    花籬的另一頭,錢淺正坐在地上和一個漂亮的小男孩大眼瞪小眼,男孩子也坐在地上,精致的小臉上滿是淚痕,衣服有些凌亂,湖綠色的長袍上還有個明顯的腳印。
    他是被錢淺撞翻在地的,錢淺爬花籬,不想壓塌了頂端的竹片,一時失手掉下去了。錢淺身手利落自然不會摔傷,可她沒看見,花籬下面正站著個小男孩,等她發現的時候,已經晚了,她噗通一下,重重的將小男孩撞了個跟頭。小男孩當時就摔得哭起來了。
    這事兒本來就是錢淺的錯,她有些心虛地想要道歉,再把人扶起來哄兩下,結果7788一句話讓她止住了動作。
    “錢串子!這是男主!”7788著急的提示,生怕錢淺一不小心刷了小男孩的好感度,畢竟小娃娃都容易哄。
    聽到這句話,本來已經打算站起來的錢淺又硬生生坐了回去。
    “你哭什么?”錢淺看了看眼前哭得一抽一噎的慕君朝。
    慕君朝似乎沒想到錢淺會這樣問,他有些無所適從的看了看自己被踩了個腳印的衣袍,他哭當然是因為被撞倒很疼,而且衣服臟了啊,這不是很明顯嗎?
    當然啦,錢淺也并不等著慕君朝回答,她沖著坐在地上的男主君嫌棄地一撇嘴:“男孩子就是嬌氣!哭哭啼啼惹人厭煩!”說完爬起來拍了拍自己的裙子抬腳就走。
    !!怎么會有這種人!!慕君朝氣得臉都紅了!他瞪著錢淺,一邊努力爬起來一邊憤怒的質問:“你……你怎么這樣說話!”
    錢淺本來打算走了,一聽慕君朝回嘴,她又停下來學著小孩子吵嘴的樣子強詞奪理:“我說什么了?男孩子本來就是嬌氣!一點屁事哭唧唧!最不耐煩跟男孩子玩!”
    “你!你這人怎么這樣粗俗!”慕君朝氣得簡直想撓錢淺一把,他一把揪住錢淺的袍子:“不許走!你跟我去見我爹爹!”
    “哎呀!告狀!男孩子就會這個!”錢淺一臉威脅的看著慕君朝:“快撒手,信不信我揍你!”
    “你!明明……明明就是你不對!”慕君朝氣得都結巴了,他怒瞪著錢淺,可惜紅紅的眼圈加上滿是淚痕的小臉,看起來一點氣勢都沒有!
    “五殿下……五……咦?怎么了?”正在這時候,跑得氣喘吁吁的夏月染出現了。
    殿下?慕君朝看了看眼前不講理的小姑娘,一驚之下松了手。這是皇女,他……不會給娘親惹麻煩了吧?!
    “沒啥沒啥!”看慕君朝松了手,錢淺趕緊沖著夏月染走過去:“男孩子動不動就哭,摔一跤而已,沒完沒了!嬌氣!煩人!你再不來我就要揍他了!”
    “啥?”夏月染一臉迷茫的看著錢淺,男孩子哭不是正常的嗎?!娘親說了,女人家應該好好保護男人的,五皇女怎么能打男孩子呢!
    “我……我沒嬌氣!”才六歲多的慕君朝努力忍著眼淚一抽一噎,求助的看向夏月染。他真的有些害怕,眼前這位可是皇女,他怕給娘親惹麻煩。
    “那個……”夏月染剛張嘴,就被錢淺拖著一路走。
    “走走走!”錢淺頭也不回:“別理他,男孩子最沒意思,動不動就哭!沒事!他不敢告狀,他打不過我!”
    這都什么邏輯啊!!!夏月染哭笑不得,她其實特別想教育一下眼前這個作天作地的皇女,男孩子就是應該要好好呵護的,可是瞧見錢淺這幅樣子,夏月染又覺得,自己還是別對牛彈琴了……
    “錢串子,你簡直不能更討嫌!”7788嘖嘖稱贊:“討嫌到你這個地步,也是一種本事啊!!!”
    “那是!嚇唬小孩子還不簡單。”錢淺表示一點都不覺得不好意思。
    這是錢淺和男主慕君朝的第一次會面,也是這幾年來的唯一一次會面,就這樣在錢淺的霸道和慕君朝的眼淚中結束了。之后的幾年,他們再也沒見過……
    因為有個重生的爹爹,錢淺之后的幾年,過得跟原主一點都不一樣,她每天五更天就得起床,聞雞起舞,夏練三伏、冬練三九。吃過早飯,夏月染會來長樂宮跟她匯合,兩人結伴去太學讀書。
    放學之后,夏月染會跟她一起吃點心,兩人一起玩兒一會兒,之后錢淺又會被凌貴君拎回去繼續練武,晚上,凌貴君還會單獨親自盯著錢淺讀書,一直到亥時。
    當皇家子弟真的是非常辛苦!!這是錢淺這幾年的全部心得體會,每天早上四點鐘起床,晚上九點鐘睡覺,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只有中秋、過年、上元節以及女皇的生日可以放假。哦,對了,她過生日當天凌貴君也會讓她早半天放學。一年四天半的假期,就醬。
    這樣的日子,錢淺一過就是十年。這一年,夏月染十八了,已經成年,她不能再繼續留在宮里了。十年的時間,錢淺大部分的日子都是跟夏月染在一起,而夏月染也一樣,她跟錢淺相伴的時間,甚至比跟自己的親兄弟姐妹在一處的時間都長。
    錢淺很喜歡這個個性耿直的小伙伴,而夏月染,也非常喜歡錢淺這個看似不靠譜,但實際上非常踏實穩當的皇女,兩人在這幾年,倒是真發展出了惺惺相惜的姐們兒情誼。
    這幾年大家漸漸長大,也懂了一些事,夏月染就算再耿直也懂得了在她娘親打聽五皇女的事兒的時候,藏一半說一半。
    十八歲,夏月染出宮之前,在錢淺還不知道的時候,她就已經早早選定了自己的立場。她是五皇女的人,從此不變。就算……就算她知道她娘是女皇陛下的親信,女皇和她娘并不希望她早早選定某個皇女當做效忠對象。
    夏月染出宮之前,女皇為了表彰她陪讀多年,賜了她官身,并依著夏月染母親的意思,在京城禁衛軍領了七品職銜,從基層做起。
    夏月染出宮前一天,她避著人,端端正正的跪到了錢淺面前宣誓效忠。錢淺很是吃驚,她沒有想到,自己居然如此輕易就得到了這個耿直姑娘的忠心。不過錢淺也很開心,她是真的很喜歡夏月染,真心把她當做朋友。可惜這一世,她身為皇女,注定不可能擁有平等相待的朋友。


    上一頁 ←    → 下一頁

    嬌妻誘情至尊劍皇英雄聯盟之決勝巔峰民國諜影我只想安靜地打游戲
    家有庶夫套路深諸天盡頭天阿降臨皇叔寵妃悠著點至高學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