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快穿:每次都是我躺槍 » 第二百九十七章:總監,麻煩您快結婚(三十二)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快穿:每次都是我躺槍 - 第二百九十七章:總監,麻煩您快結婚(三十二)字體大小: A+
     
    微光閃過,客廳中間的荊棘突然齊齊斷掉。那個奇怪的男人又消失了,7788尖聲提醒:“五點鐘方向!”
    錢淺身子未動,高高揚起長空向自己右后方劈去,又是一道長長的溝壑出現在地面。
    “啊哈!”那個奇怪的男人貼著墻壁顯出了身影:“挺厲害嘛!說說,你是怎么發現我的?你的修為應該不如我。”
    “我運氣好!猜的!”錢淺答得毫無誠意,右手持劍迎著那男人沖了上去。
    “看來我今天運氣不好。”男人表情笑嘻嘻,眼中卻帶著陰狠的殺意,他伸手從腦后摸出一對閃著金色光芒的,像是匕首一般的武器,毫無畏懼的沖向錢淺。
    依舊站在玄關的鄭瑾瑜定定地看著客廳中間的兩個人,他拼命抑制住自己想要沖上去的沖動。他不能動,他知道,自己的能力在哪里他非常清楚,他不能去給小七拖后腿。
    這時候,客廳中男人的匕首斜斜削過錢淺的臉頰,削掉了她一縷頭發,順帶在她臉上劃出一個大豁口。
    小七!鄭瑾瑜控制不住地向前跨了一小步,又硬生生地忍住。為了避免錢淺分心,他不敢出聲,只能緊緊握住拳頭,一瞬不瞬地盯著錢淺臉上的傷。傷口并沒有出血,但依舊看起來觸目驚心,鄭瑾瑜覺得那道口子似乎是劃在了自己的身上,疼痛的感覺從心里泛了出來。
    錢淺客廳中間也很頭疼,眼前的男人也不知道是個什么玩意兒,似乎特別靈活,甚至可以平平地貼在天花板上。這個位面靈氣并不充沛,雖然她平時很勤奮,但陸扶搖教給她的本事依舊只能發揮出來一成而已。
    作為一只妖怪,錢淺的身手跟普通人相比算是迅速,但是跟眼前的奇怪男人相比似乎真的有些差距。還好有7788做技術支持,男人隱身的時候7788也能夠及時提示方位。
    靈力消耗越來越大,錢淺的臉色開始變得慘白,額上浮出一層虛汗,她開始覺得手腳沉重,也許是心理作用,她甚至覺得空氣中的阻力加大了不少。
    “小丫頭,你還是別掙扎了。”奇怪的男人似乎發現了錢淺在勉勵支撐,他嘴角露出嗜血的笑容。
    聽見男人的話,依舊站在玄關的鄭瑾瑜悚然一驚。不!不行!他的小七不能出事!他開始左右環顧,想要找個武器。他精密的大腦在瘋狂的運轉,最好是個足夠長的武器,那男人的速度很快,他知道依照自己的速度根本無法靠近,但是,若是有個足夠長的武器,可以作為干擾,也許能打亂那男人攻擊的節奏。
    錢淺這邊的確在勉勵支撐,情勢已經有些偏向那個男人了。這時候,7788突然開口了:“錢串子,他似乎在屬性上對你有克制,所以你才這么費力。”
    “屬性克制?”錢淺一愣。是了!她這輩子是個藥材妖怪,一定是木屬性的,這樣說來,眼前這位不知道是什么玩意兒的東西應該是個金屬性的了?
    呵呵呵!真是太好了!錢淺嘴角逸起一抹笑容。她這輩子是木屬性的沒錯,可她上輩子是個五行缺水的四靈根廢柴!有陸扶搖在,攻擊力強勁的火系法訣她怎么可能沒好好練習過!
    錢淺催動最后的靈力開始掐訣,這時候,那男人已經抓著匕首沖著她劈下來,千鈞一發之際,錢淺的法訣也印到了他的身上。
    烈焰訣,她現在唯一能支撐住的低消耗火系法訣,相對而言攻擊力并不強,在這個位面能發揮出的威力就更弱了,但沒關系,顯然還是非常管用。
    男人嘴里發出尖銳的慘叫,手忙腳亂想要熄滅身上的烈火。就是這個時候!錢淺笑了,她舉起長空直直穿透眼前的烈焰,一劍釘在男人的肩上!
    男人口中的慘叫更加劇烈,他勉力掙脫了釘在他肩上的長空,慌不擇路地往客廳的落地窗撲去,在地上留下一串長長的綠色血跡。穿過窗戶的一瞬間,他甚至連人形都不能維持了,不過錢淺依舊沒能看清他到底是個什么玩意兒。她累壞了!
    那男人一消失,錢淺就脫離似的向后一仰,她真的支撐不住了,緊繃的神經和透支的身體雙雙放松下來,讓她像是被掏空了一般癱軟的站都站不住。
    “小七!”鄭瑾瑜焦急地向前一撲,一把接住了倒向地下的錢淺。
    “小七!不怕!有我在,我送你去醫院!”鄭瑾瑜的手腳有些發抖,他小心翼翼地撫上錢淺臉上的傷口,又用袖子擦了擦錢淺額頭上的汗。
    “不去醫院!休息!”錢淺拼著最后一口氣揪住鄭瑾瑜的衣襟,將臉貼在他的胸口上,那里有她的妖丹。她的妖丹隨著鄭瑾瑜的心跳,正緩緩地向她傳遞著溫和的能量。
    太好了!撐過來了!這是錢淺最后一個想法,她緊貼著鄭瑾瑜的胸口,安心地閉上了雙眼,陷入沉沉黑暗……
    鄭瑾瑜正要抱著昏迷的錢淺回床上去躺著,突然砰的一聲,他目瞪口呆地發現懷里的妻子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空空的衣物,和衣服中包著的一顆……草?菜?花?或者是什么不知道名的植物?!
    鄭瑾瑜有些呆滯地瞪著自己懷里的植物,小七呢?他的小七呢?!他有些驚慌的舉起那顆植物左看右看。這是什么?!這到底是什么?!他的小七去哪里了?!
    正在慌亂之間,鄭瑾瑜突然看到懷里的植物似乎有亮光閃動,他仔細一看,發現是他送的那對小蜜蜂的珍珠耳釘,正安靜地掛在一片植物葉子上。
    所以……這株植物就是他的小七嗎?鄭瑾瑜驚奇地睜大了眼,他小心翼翼地將錢淺的本體護在懷里,有些不知該怎么辦才好。是不是應該……種起來?或者澆點水?小七要怎樣才能回來啊!鄭瑾瑜糾結的輕撫著錢淺的葉片。
    鄭瑾瑜坐在地上愣愣地發了好一會兒的呆,才突然想起錢淺消失前說的“休息”。小七是不是太累了才會這樣?鄭瑾瑜低頭看看被他仔細摟在懷里的植物。他現在根本無計可施,也只能這樣安慰自己了!希望……希望小七休息好了趕緊回來!


    上一頁 ←    → 下一頁

    劍徒之路冒牌天王黑凰后重生之妖孽人生海賊之國王之上
    這號有毒末世生存大師總裁大人,放肆愛!妖孽奶爸在都市最後一個使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