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快穿:每次都是我躺槍 » 第二百九十五章:總監,麻煩您快結婚(三十)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快穿:每次都是我躺槍 - 第二百九十五章:總監,麻煩您快結婚(三十)字體大小: A+
     
    錢淺愣愣看著燈影下的鄭瑾瑜,他仰著頭,迎著天上飄落的雪花,晶瑩的雪片落在他的睫毛上,化成水,好像眼淚。依舊是那樣漆黑的眉眼,卻不似結婚前那樣溫潤無波,他眼角眉梢泛著遮不住的溫柔,像水一樣,無聲地一點點滲透到錢淺的眼里和心里。
    “嗯!不嫌棄!你一直都是這樣。”錢淺聽見自己這樣回答。
    “嗯!嫌棄也沒用!我們不會分開,我不會讓你離開我!”她聽見鄭瑾瑜這樣說。
    錢淺沒再出聲,和鄭瑾瑜一起默默看著飄落的雪,她這個孤獨的任務者,在這一刻,在這個飄雪的冬日,突然有些感激來自于身邊人的溫暖陪伴。
    “小七……”鄭瑾瑜轉過頭,輕輕牽起錢淺的手,將一個包裝精致的小盒子塞到她的手里。
    “這是什么?”錢淺好奇地看看手里的小盒子。
    “圣誕禮物。”鄭瑾瑜笑得有些不好意思:“對不起,從來都沒有為你買過禮物。這是我偶然在雜志上看到的,不知為什么,我就是覺得你一定會喜歡。”
    錢淺低頭打開那個小盒子。盒子里躺著一對耳釘,圓潤的淺金色珍珠在路燈的映襯下泛著瑩潤的光芒,珍珠上趴著一對小小的黃銅色蜜蜂,張著翅膀,似乎下一秒就會飛走。
    “這……”錢淺覺得自己的聲音有些干澀,她艱難地咽了咽口水,手有些發抖:“這是哪來的?”
    “我夏天時候出差,在飛機的雜志上看到的,我看到的時候就覺得你一定會喜歡,我一定要買下來給你。”鄭瑾瑜帶著笑意,以為錢淺是問他耳釘從哪里買的:“你知道的,我平時不太注意這些,認不出是什么牌子,所以就把雜志撕下來了。”
    “嗯!后來呢!”錢淺努力控制著自己的情緒,但她的聲音里還是帶著一絲哭音。
    鄭瑾瑜敏銳地注意到了,但是他裝作沒發現一樣繼續說了下去:“我拿回家問了我媽,你知道,她天天沒事就是打扮,她說那是個挺出名的國外珠寶品牌,大部分產品都需要預定,所以我就托了我媽幫我訂,半年才做好。我本來想送給你當生日禮物,可是現在只能做圣誕禮物了。”
    “圣誕禮物很好!”錢淺迅速抬頭沖鄭瑾瑜露出一個笑容,又匆匆低頭想要遮住眼中的水光。
    “你喜歡就好。”鄭瑾瑜抱住錢淺輕輕撫摸她的頭發。
    “喜歡!超級喜歡!”錢淺抖著手將盒子塞到鄭瑾瑜手里,又伸手從里面拿出一顆耳釘:“我……我現在就戴上,以后天天戴著。”
    說完錢淺急急地將兩只耳釘都按到了耳朵上,戴好之后,她左右晃了晃頭,帶著眼中未退的水光,沖鄭瑾瑜露出一個大大的笑容:“好看嗎?一定好看對嗎?”
    “好看!”鄭瑾瑜笑了,笑得無比滿足開心,他伸出一只手輕輕摸了摸錢淺帶著耳釘的耳朵,瑩潤的珍珠襯托得錢淺的耳垂似乎都飽滿了不少。耳釘背后堅硬的鉑金針,穿過錢淺的耳垂,牢牢地將珍珠釘在錢淺干凈的耳朵上,結結實實。
    真的很好看!可是……錢淺沒有耳洞,一直跟她生活在一起的鄭瑾瑜,又怎么會不知道呢?他什么都沒有問,只是輕輕撫著錢淺的耳朵,依舊笑得溫柔而滿足。
    過完圣誕就是新年,過完新年就該過年了,錢淺家親戚多,過個節真是無比繁忙,光是走親戚就需要花費大量的精力。不過一切錢淺都不需要操心,什么時候、去誰家、帶什么禮品之類的瑣碎事,鄭瑾瑜像個精密機器一樣安排的妥妥帖帖,錢淺只需要跟著他出門買買東西,到時候不動腦子的拎著禮品去走親戚就好。
    不過就算如此,錢淺也忙得夠嗆,她都沒時間練劍訣了,長空最近非常寂寞,經常偷偷出來亂溜達,有一次還不小心削掉了鄭瑾瑜一小綹頭發。這件事嚇了錢淺一大跳,不過還好鄭瑾瑜只是有些懵逼地看了看地上的頭發,之后就一臉淡定地拿了掃把來掃地。
    因為這件事,錢淺教訓了長空,叫它沒有召喚不許自己隨便出來。長空雖然委委屈屈,但還是聽話地跟著7788一同縮在系統空間。
    過年的假期結束恢復上班,錢淺很忙,鄭瑾瑜更忙,這一忙就忙到了開春。
    這一天,鄭瑾瑜愛打扮的老媽打電話給自己的兒子,提醒他別忘了及時給自己媳婦添置春裝。錢淺作為一只妖怪,對于溫度很不敏感,經常在換季的時候糊里糊涂,穿得跟別人不一樣。
    時髦講究的鄭媽媽對于自己兒媳的這點毛病早就看不慣了,她說過錢淺一次,可是不太管用,下次換季錢淺又穿著不合時宜的衣服招搖過市。打那以后,鄭媽媽每到換季上新款就會打電話給自己兒子,讓他帶著自己媳婦去買衣服。反正只要是跟兒媳婦相關的事,她那兒子都記得清清楚楚,她還少操一份心呢。
    早上出門上班時,鄭瑾瑜看了看錢淺身上的棉衣:“小七,該換季了,今天下班帶你去買衣服吧。”
    錢淺低頭看了看自己,又看了看站在一邊的鄭瑾瑜,噔噔噔跑回屋換了一件風衣出來。
    “外套不用買了,我有的穿。”錢淺一邊換鞋一邊說:“可是我需要買一條新運動褲,我的運動褲劃破了。”
    鄭瑾瑜沒有問為什么錢淺的運動褲好好的會被劃破,他只是安靜地點點頭,牽起錢淺的手向外走去。
    可是這一天鄭瑾瑜和錢淺沒能出門買衣服。鄭瑾瑜下午上班時接到臨時通知,要跟總裁一起去合作公司談個項目。因為不知道要談到什么時候,鄭瑾瑜給錢淺打了電話,告訴她改天再去買衣服,讓她先獨自回家。
    下班時分,錢淺獨自走在回家路上,一路走一路琢磨,平時都是鄭瑾瑜在努力照顧她,今天鄭瑾瑜有事下班晚,她是不是應該給他好好做一頓晚飯?雖然她做飯水平不怎么樣,但她也想回報一下鄭瑾瑜平時的辛苦。
    想到這里,錢淺加快腳步向家里走去……


    上一頁 ←    → 下一頁

    甜婚來襲:腹黑老公壞透Kiss小呆萌:惡魔校劍徒之路冒牌天王黑凰后
    重生之妖孽人生海賊之國王之上這號有毒末世生存大師總裁大人,放肆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