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快穿:每次都是我躺槍 » 第二百六十四章:世子爺,請別打擾我養傷(八十一)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快穿:每次都是我躺槍 - 第二百六十四章:世子爺,請別打擾我養傷(八十一)字體大小: A+
     
    ,最快更新快穿:每次都是我躺槍最新章節!

        所以這才是全部的事實嗎?!錢淺聽了韓穆清的講述半晌回不過神來。

        “7788,我覺得我的頭白磕破了,男主女主是死仇誒!我的任務注定要完!”錢淺摸摸額頭,覺得自己很吃虧。

        “我們這算是……又被坑了?”7788也不嚷嚷了,緊緊貼在長空的身邊發呆。

        “能不能申請員工補償啊……我覺得這任務不成真不賴我!”錢淺覺得自己很冤。

        “內什么……我試試吧。”7788破天荒的乖乖答應了:“我也覺得不該咱背鍋。”

        韓穆清看錢淺一直低著頭不說話,以為她還在介意許靈瑤的事,便急著解釋:“明秀!你信我!安平王在朝廷重臣的家中都安插了釘子,你家和我家都有,所以我當著人才那樣對你。我實在是怕,怕許靈瑤看出什么來會對你下殺手。”

        “啊?”錢淺猛地抬起頭:“原來如此!之前淩姐姐跟我說起沘陽郡主了解我家的事,我就覺得奇怪。淩姐姐說連我小時候同你常常拌嘴她都知道!”

        “對!”韓穆清趕忙點頭:“所以我當著人從來都不敢與你太過親近,就怕許靈瑤注意到!我知道,她一定會重打上一世的主意,所以我早早送走了穆鴻,當著人也不敢親近你,還在她出現的時候,主動接近她與她周旋。我真是怕!”

        “所以你是如何報的仇?”錢淺瞪著韓穆清,她今天從韓穆清嘴里知道的事,完全顛覆了她對這個任務的認知。真實情況與劇情介紹完全相反,韓穆清和許靈瑤應該是一對仇人,可是這一世的韓穆清居然老老實實地走完了大半的劇情,該有的甜寵情節一個不落,這真是太奇怪了。

        “我先告知父親,讓他聯系你祖父注意安平王的動向。之后我送了許靈瑤一副纏臂金。”韓穆清老老實實的回答:“那上面有劇毒,只要她日日戴著,毒逐漸滲入體內,如果不用藥引激發,就一直不會發作,沒人能看出來。”

        臥槽!原來原劇情中拿來定情的纏臂金是個兇器!錢淺咋舌,還是韓穆清套路深啊!!!

        “之后過了一段時間,我估計毒滲透得差不多了,就約她去游湖。”韓穆清偷偷看了一眼錢淺的臉色,似乎像是怕她生氣:“我約在京畿御香湖,那湖溫度高,濕氣大,正適合催發藥力。”

        “我從明玉那里討了一壇你炮制的桂花酒。又親手給許靈瑤做了一道桂花魚,那道桂花魚里,我下了足量的燈芯草和蘆根。這兩樣藥材本無毒,但是加上酒之后,足以引得許靈瑤毒發。”

        “我的酒?”錢淺不敢置信地指了指自己的鼻子。臥槽!她間接殺了女主!會不會被扣工資?!

        “是!”韓穆清點頭:“我想讓你親手報仇!”

        錢淺:我真沒想報仇……我都不知道我跟許靈瑤有仇……

        “本來這樣許靈瑤就活不了多久了。”韓穆清眸光沉沉:“可我猶嫌不足!所以我在魚里,多下了一味雪蟾酥。”

        “雪蟾酥?”-->>

    ,最快更新快穿:每次都是我躺槍最新章節!

    錢淺表示,這么高大上的東西她聽都沒聽過:“雪蟾酥是做什么的?”

        “也是毒!”韓穆清冷冷一笑:“我要讓她毀容!前世,她居然敢跟我說,你長得不夠漂亮,配不上我,只有她才能配得上我!既然她對自己的容貌如此自信,那我就毀掉!她有什么資格跟你爭長短!”

        錢淺一翻白眼,這睚眥必報的性子也是沒誰了!許靈瑤得罪誰不好非得罪韓穆清,結果被算計得連命都沒了……

        “所以昨夜是?”錢淺突然想起昨夜京城的動蕩。

        “安平王已伏法!”韓穆清露出笑容:“用不了多久,尚書大人和侍郎大人就會官復原職了。”

        “又有我祖父什么事啊?”錢淺皺起眉問道。

        “安平王謀逆一案,尚書大人和侍郎大人都是功臣!”韓穆清并沒有多解釋的意思:“圣上應該會有封賞下來。你不用擔心,以后你我之間再無障礙,等你一及笄我就娶你過門。”

        “誰說的!”錢淺淡定地推開了韓穆清,邁步向外走去:“我哥哥一直喜歡淩姐姐你不知道嗎?我得讓祖父趕著上你家提親去!以后我們就是姻親了,哪有人會娶妹婿的親妹妹的!”

        “要成親也是我們先!”韓穆清一把扯回錢淺:“只要你肯先嫁,我答應你一定讓明玉和穆淩如愿!”

        錢淺最終還是被訂給了韓穆清,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媒人面子大到她連發表意見的機會都沒有。

        京城大亂的第二天,皇帝派人來王家下旨,王氏父子官復原職。傳旨的內侍剛走,定遠公就親自帶著官媒上門,來給韓穆清提親。

        王尚書尚未說什么,錢淺她爹先跳出來了。王侍郎板著臉告訴定遠公,要他不用急,自去家里等著,等殿試過后他上門去給王明玉提親。兒子不娶親女兒沒有先嫁的道理。

        定遠公自然不干,兩個四十歲的大男人就這樣站在錢淺家的正堂你一言我一語的吵起來了。武將出身的定遠公想要吵贏文官王侍郎可實在有些困難,于是他親也不提了,氣哼哼地拂袖而去。第二天一大早上朝,定遠公上書要求皇帝做媒,要為自己的兒子求娶王尚書家的孫女。

        皇帝笑瞇瞇地答應了。王侍郎當場傻眼了,只得眼睜睜看著定遠公下朝后得意洋洋地抬著早已準備好的聘禮上門。可憐的錢淺連嫁妝都來不及繡,就在剛及笄的那個月被趕著嫁了出去……

        蓋頭揭起的那一刻,錢淺一下子被韓穆清撲倒在床上。

        “等等……”錢淺使勁伸出一只手,向著桌案的方向劃來劃去:“交杯酒……”

        “抱歉,明秀,我等了兩世,等不了了……”韓穆清飛速沖到桌旁,也不用杯子,就這樣對著酒壺灌了一大口酒,直接將錢淺扯到懷里低頭堵住了她的嘴。

        人生真悲催!這是錢淺在新婚夜的最大心得體會,尤其是當她被韓穆清這頭狼從頭到尾啃了好幾遍的時候!她才十五歲啊!!!韓穆清真是喪心病狂……



    上一頁 ←    → 下一頁

    程醫生,餘生請多指教北宋大丈夫最初進化超級神掠奪我和傲嬌空姐的荒島生活
    快穿逆襲:神秘boss萬古最強宗重生之貴女平妻超級全能系統妖斬三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