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快穿:每次都是我躺槍 » 第二百五十九章:世子爺,請別打擾我養傷(七十七)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快穿:每次都是我躺槍 - 第二百五十九章:世子爺,請別打擾我養傷(七十七)字體大小: A+
     
    ,最快更新快穿:每次都是我躺槍最新章節!

        王逸夫人正盯著錢淺裁衣服,順便從旁指導:“先給你和你哥哥裁,別管我這老婆子,現下這樣的情況,我又不用出門拜客,穿得鮮亮也沒用!”

        “我不用!”錢淺抬頭沖王逸夫人笑:“祖母忘了?一開春淩姐姐就托人送了好幾身新衣裳給我,都是云錦的,比我往年穿的還好呢!”

        “是了!”王逸夫人點點頭:“要說這韓大姑娘可真是好孩子,咱家現在這個景況,難為她還想著你。”

        “祖母!”錢淺突然抬頭,眼神灼灼地望著王逸夫人:“流螢來送衣裳時候說了,那幾身衣裳是國公夫人給淩姐姐做衣服的時候一起做的,這么說淩姐姐來給我送衣裳是國公夫人首肯的!這是不是代表國公夫人已經不生氣了?我們是不是可以去給哥哥提親了?”

        王逸夫人嘆氣:“傻孩子,咱家現在這個情況,哪個人家愿意將女兒嫁進來啊!等等看吧,等到殿試以后,若是你哥哥能金榜題名,也許你祖父的事能有些轉機呢。”

        錢淺低下頭不說話了,她倒忘了,他們王家現在是個破落戶,王明玉別說娶韓穆淩了,就算是個普通官家女也是娶不到的。

        見錢淺不說話了,王逸夫人也沒繼續剛剛的話題,只是指點著錢淺從哪里下剪子。祖孫倆正忙著,常順突然連滾帶爬地跑進來了:“夫人!小小姐!姑老爺和姑爺回來了!”

        常順是錢淺母親的陪房,平日里雖然私下都是按照錢淺外祖家的輩分來稱呼王侍郎,但是在王家主子面前從來未敢失了規矩,這一下子一著急,連私下里的稱呼都跑出來了。

        王逸夫人并未計較,她呼一下站起身來,急著往前跨了幾步一把抓住了常順,動作利索的簡直不像個六十歲的人。

        “你說的可當真?”她目光嚴厲地緊緊盯著常順,手像是鉗子一般緊緊抓著常順的手臂。

        “真的!已經在大門口下車了,夫人,您快帶著小小姐和小少爺去迎吧!”常順著急的招呼王嬤嬤過來扶王逸夫人。

        聽見這話,王逸夫人壓根不用人扶,簡短的招呼:“秀兒,走!”就率先大步向外走去,王嬤嬤追在她身后都來不及打簾子。

        錢淺也扔掉剪子歡歡實實地跟著王逸夫人跑了出去,一邊跑一邊吩咐小雀:“小雀,去叫哥哥!”

        王逸夫人和錢淺才走到二門就看見了一路走進來的王尚書父子。

        “老爺!”王逸夫人一下子撲過去抓住王尚書的前襟,眼淚瞬間掉了下來:“終于回來了!我日盼夜也盼。”

        “讓夫人擔心了!”王尚書也很是感慨,捉住老妻的手,眼眶濕潤:“夫人受苦了!”

        “我不苦!老爺才受苦了!清瘦了許多!”王夫人抹著眼淚又伸出一只手抓住站在一旁的王侍郎:“兒啊!你也受苦了!讓我擔憂許久!終于回來了!”

        “母親!”王侍郎撲通一聲跪倒地下:“兒子不孝,讓母親擔心了!”

    &n-->>

    ,最快更新快穿:每次都是我躺槍最新章節!

    bsp;   “別在這里說了,趕緊進去!”王夫人一把扯起兒子,一手拉著丈夫一手拉著兒子一路往后宅走,錢淺和剛剛趕來的王明玉都被他們忘在身后了。

        到了后宅,王夫人忙著一疊聲地吩咐人給王尚書父子燒洗澡水,又吩咐廚房給他們做吃的。吩咐完之后,她才突然一拍腦門才想起來,家里的下人都被遣散了,廚房現下沒有廚娘。

        “常順啊!”王逸夫人喜氣洋洋地吩咐:“去二爺和三爺還有兩位姑奶奶家傳信兒,說老爺和大爺回來了,讓他們把下人送回來,再找人捎信去大奶奶娘家,讓她趕緊帶著孩子回來。”

        常順剛答應這要走就被王尚書阻止了:“等一等!”

        王逸夫人不明就里,錢淺和王明玉哥倆也一頭霧水地看著王尚書。

        “先別忙驚動孩子們,事情還未了。”王尚書面容嚴肅,有條不紊地吩咐起來:“常順現在出去采購,若是有人打聽,就說夫人要擺宴為我和老大去去晦氣。一次多采購些食材用品,最好能有五六日的量,若是常順一個人忙不過來,讓王喜跟著一起去。”

        聽見王尚書這話,錢淺和王明玉頓時有些緊張的相互對視一眼,王侍郎見了立刻過來伸出手摟住自己的兒女安慰道:“沒事!一切有爹爹在!玉兒安心準備殿試,秀兒就跟著祖母,沒事的,別擔心!”

        “爹爹,祖父這樣慎重,真的沒事嗎?”錢淺憂慮地看著王侍郎的臉,總覺得有什么重要事被她忽略了。

        王侍郎清癯的臉上露出一絲笑容,他伸出手摸摸錢淺的腦袋:“秀兒這幾日擔心了吧!別怕,再過幾日應該就沒事了,等你哥哥考過殿試,爹爹帶你們去西山看海棠花。”

        見王侍郎無意多解釋,錢淺也不好再問,她只得吩咐燕兒趕緊去給王尚書父子燒洗澡水,又帶著小雀去給王尚書和王侍郎找衣裳,忙忙活活一通,一下子就到了傍晚時分。

        常順果然出門采買了一大堆的食材回來,堆在廚房的一角。王逸夫人親自下廚整治了幾個小菜,帶著錢淺和王明玉哥倆為王尚書父子辦了一個冷冷清清的洗塵宴。

        第二日起,尚書府大門緊閉,連每日的采買都省了。安平王的人在附近日夜監視,始終一無所獲。

        這樣沉寂的日子持續了三天,整個京城似乎都陷入了一種詭異的平靜之中,朝堂風云詭譎,讓人摸不清形勢,王尚書貪腐案、定遠公世子違制科舉案皇帝都引而不發,讓滿朝文武私下里議論紛紛。

        這幾日,安平王格外暴躁!朝堂形勢不明,軍餉沒有到手,自己的女兒許靈瑤又突然病勢沉重,他心里總有不好的預感。連日焦慮讓安平王加緊了與幕僚、同黨的聯系,他甚至已經做好了放手一搏的準備。希望不要走到那一步吧!安平王嘆口氣放走了往曇城走的信鴿。

        鴿子飛出安平王府,奮力向著曇城方向扇動著翅膀,只是沒走多遠,一支冷箭突然射中了它。鴿子帶著情報一頭栽到地下,背著弓箭的斥候悄無聲息地撿起信鴿,隱沒在京城街巷的人群之中。



    上一頁 ←    → 下一頁

    女帝直播攻略神秘首領,夜夜寵!太古龍神訣最強兵王回到明末當梟雄
    程醫生,餘生請多指教北宋大丈夫最初進化超級神掠奪我和傲嬌空姐的荒島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