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快穿:每次都是我躺槍 » 第二百五十八章:世子爺,請別打擾我養傷(七十六)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快穿:每次都是我躺槍 - 第二百五十八章:世子爺,請別打擾我養傷(七十六)字體大小: A+
     
    ,最快更新快穿:每次都是我躺槍最新章節!

        虎符不在韓家了,這大大打亂了安平王的計劃。尤其是剛剛被皇帝申斥過的定遠公轉身就找到了他,跟他商量何時上門提親,這更是讓安平王不知該如何應對才好。他皺著眉看著眼前一臉誠懇的定遠公,心里卻在想著已經又回到皇帝手中的虎符。

        之前為了拿到皇帝手中的半塊虎符,安平王精心布局多年,步步苦心籌謀,費了極大地功夫,折損了許多宮中的暗線才成功,眼看著就能靠著聯姻拿到韓家虎符號令大軍,結果一轉眼,雞飛蛋打!韓家的虎符居然到了皇帝手中!

        韓穆清那小子這么精明,怎么會做這樣的事?!明知自己將來要襲爵還去參加科舉?!難道是因為野心太盛,不甘心做個閑散公爵?這下子可真拖累他了!!安平王有些心煩地看著眼前一臉焦慮的定遠公,久久沒有吭聲。

        “王爺?您怎么不說話?”定遠公擦了擦額頭上的汗:“我覺得穆清和郡主的婚事還是盡早訂下,您之前不是也是這個意思嗎?實話跟您說,今日圣上的臉色不善,穆清怕是要被問罪,我想著他若是有郡主未婚夫這層關系,或許圣上能看在侄女婿這層關系上手下留情。”

        “嗯,此時容我回家跟王妃和瑤兒商量一下。”安平王沖著定遠公笑了笑,并沒有直接應下。

        畢竟是城府頗深的老狐貍,短短一瞬之間,安平王已經權衡利弊,做出了最有利的判斷。韓家是武將世家,就算沒了虎符,也有籠絡的價值,因此將女兒嫁去韓家也算不得吃虧。只是何時嫁就很有講究了!

        眼下韓穆清惹出這么大的事,定遠公府正在風口浪尖上,他若是此時應了定遠公訂婚的要求,無疑是當眾做出力保定遠公府的姿態,如此不知避嫌恐怕不妥!他畢竟只是個“閑散”王爺,有些事不該他插手……

        “可是王爺,小兒現在……”定遠公還在不依不饒地扯著安平王,似乎希望他今日就能應下定親的要求。

        “公爺不必著急,”安平王忍著心里的不耐打著哈哈:“嫁娶是大事,我總得回家跟王妃商量一下才好做決定吧!依我看,您也不必太擔心,圣上今日并未處理穆清,說不定只是申斥一下,奪了功名就算了呢!我還有事,先走一步……”說完安平王頭也不回地快步走開,就像是怕誰追他一樣。

        留在原地的定遠公對著安平王的背影冷冷一笑……

        韓玨早已帶著軍隊潛回,就隱藏在京畿翠屏山,派去曇城的斥候也已經回來了,帶回了安平王私兵的詳細情況和曇城的布防圖。前幾日,定遠公同皇帝商議過之后,讓韓琪家的大公子和二公子找了個借口出京,其實是去找了韓玨。

        韓家男子都能上馬領軍,這并非吹噓,定遠公寫了一封信給韓玨,讓他分一組兵,再派個可靠的副將給韓琪家哥倆,他們要先潛去曇城。

        就快收尾了……定遠公眸光沉沉看著霧靄中的宮墻。

        “大哥!”韓琪從-->>

    ,最快更新快穿:每次都是我躺槍最新章節!

    背后快速靠近,他從剛剛開始就隱在墻角,因為懶怠跟安平王虛與委蛇,就一直躲著沒出來。

        “散朝有些時候了你怎的還沒回兵部?”定遠公瞧著弟弟眨眨眼:“這時候了,還不好好回去盯著。”

        “剛剛太師找我了。”韓琪走到定遠公身邊和他并肩望著遠處的宮墻:“想讓我與他聯合上奏,及早提審王尚書父子。我猜他們本來打算私審,只是因著王尚書身邊的獄卒已經被圣上調換,他們提不出人來,不得已才找我。”

        “哼!”定遠公冷哼一聲:“怕是因著今日的事,他們擔心你受牽連,圣上若換個人代理兵部尚書,他們行事就沒那么便宜了。”

        “正是!”韓琪嘴角微微翹起:“小三子來信兒了嗎?”

        定遠公微微頷首,他轉頭看著自己的弟弟,眼里帶著一抹決絕:“你家老大老二已經出發了,估計七日內可以布置好。老二,對不起!穆清眼下動不得,我只得讓你的兒子們出去,老大才是新婚……”

        “大哥!別這樣說!”韓琪輕輕搖頭:“他們姓韓!”

        “先拖住太師三日!”定遠公說完后快步向宮門走去:“今日圣上已將御林軍手令交給我,我這三日私下里摸一摸底,看看有多少安平王的釘子。京城衛戍營情況不好,至少一半的副將已經被安平王控制了,我們人不夠,這幾日讓小三子帶人分批進城。”

        “大哥,”韓琪跟在定遠公身后低語:“您看要不要跟圣上通個氣,過幾日先將王尚書父子放出來,吸引一下安平王的注意力。軍餉沒拿到,王尚書父子卻安然無恙地出來,安平王不會罷休,必定會花大量精力盯住尚書府。”

        “可以!”定遠公沒有回頭,繼續快步往前走:“我先差人往獄中遞個消息,讓王尚書和王侍郎有個準備。”

        三日后,韓琪和太師果然聯合上書,要求審問王尚書父子。可是誰知皇帝看了奏章之后居然做出一個震驚朝野的決定:他以王尚書年邁,體恤老臣的名義直接將王尚書父子放了出來,罰了回家反省,好好“思考”一下軍餉的下落。

        圣旨一下,滿朝嘩然,群臣議論紛紛,不僅是安平王驚怒不已,許多不明真相的朝臣也紛紛上書,要求嚴懲貪腐。奏章如雪片一樣落到皇帝的書案上,但是皇帝愣是頂著朝議的壓力,依舊一意孤行地放了王尚書父子。

        這些錢淺當然不知道。家里的婢女大部分都被遣散了,活沒人做,別的忙她也幫不上,針線上還是能做的。她正開了庫房翻了緞子出來準備給王夫人和王明玉裁春裝呢!要說古代就是這點麻煩,純手工的天然面料的確華貴又舒適,可惜就是太不耐穿,洗過幾次就沒法看了!每過一季就得裁新衣。

        當然啦,這是大戶人家的活法,想當年她當跑堂的時候,穿得都是她爹留下來的舊衣服,補丁落補丁,洗得都看不出原本的顏色來了,但是窮人家不講究,照穿不誤。



    上一頁 ←    → 下一頁

    嬌女毒妃女帝直播攻略神秘首領,夜夜寵!太古龍神訣最強兵王
    回到明末當梟雄程醫生,餘生請多指教北宋大丈夫最初進化超級神掠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