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快穿:每次都是我躺槍 » 第二百五十三章:世子爺,請別打擾我養傷(七十一)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快穿:每次都是我躺槍 - 第二百五十三章:世子爺,請別打擾我養傷(七十一)字體大小: A+
     
    ,最快更新快穿:每次都是我躺槍最新章節!

        朝會時間已過,御座上還是沒見到皇帝的身影,群臣開始議論紛紛,為首的安平王閉目不語。

        又等了片刻,皇帝還是沒來,倒是等來一個傳話的小內侍。

        小內侍向著群臣宣布:“眾位大人都散了吧!今日圣上有事,早朝取消,眾位大人若有急事午后到御書房奏報即可。”

        聽了小內侍的的話,安平王不動聲色地向太師使了個眼色,太師立刻湊近那個小內侍,滿臉堆笑地打聽:“這位小公公請留步,敢問圣上為何取消早朝,是否圣體不安?”

        “哪兒啊!”那小內侍捂著嘴笑起來,他湊近太師一臉八卦地說道:“告訴您吧!定遠公和夫人打起來了!!定遠公被國公夫人撓了個滿臉花,一早就過來吵著要休妻!現下就在勤政殿偏殿跪著呢!!”

        “啊?”聽到這么個不靠譜的答案,太師和安平王都是一臉匪夷所思。

        勤政殿的偏殿,皇帝花了整整兩個時辰才將那些證據看完,他臉色灰敗地看向依舊跪在一旁的定遠公,語氣沉重地問道:“你是幾時發現的?”

        “回陛下,有一陣子了!”定遠公嘆了口氣:“只是一直無實證!臣知道陛下有多信任安平王,因此沒有實證并不敢隨意奏報。”

        “是啊!”皇帝頹敗地捂住臉:“朕的幼弟!雖非一母同胞,但朕一向對他不設防。沒想到啊……”

        “皇上!”定遠公抬起頭:“現下說這些已然無用,安平王已經沒有回頭路可走了!”

        “是啊!”皇帝嘆口氣,無力地放下手。

        突然,他想起了另一件事,又轉而視線灼灼地盯著猶在地上跪著的定遠公:“我怎么聽說,你兒子鐘情安平王的女兒沘陽郡主,你們兩家馬上就要結兒女親家了!你現在這算什么?大義滅親?”

        定遠公搖搖頭:“我兒子穆清從小就喜歡兵部王尚書家的嫡長孫女,我和王尚書也早有口頭約定,以后要做親家的。”

        “王尚書?”皇帝瞪大了眼睛:“王逸?兵部尚書王逸?剛剛被朕下了獄的王逸?你兒子喜歡王逸的長孫女?”

        “是!”定遠公對著皇帝端端正正叩了一個頭:“臣斗膽!軍餉是臣和王尚書合伙換的!真正的軍餉已經由年前來述職的陳將軍押運回邊關了!”

        “什么?”皇帝有些發愣,似乎不敢相信定遠公和王尚書居然這么大的膽子:“你和王逸一起謀劃的?”

        “是!”定遠公又叩了個頭:“事關重大,臣不敢隨意相信別人,王逸的孫女以后是我兒媳婦,他又在兵部任職,因此臣發現安平王異動之后,除了臣的弟弟韓琪,還找了王尚書共同商議。”

        “可是……”皇帝用奇異的眼神看著定遠公,似乎在看神經病:“你兒子和沘陽的事傳得沸沸揚揚,人人都知道韓世子對沘陽一往情深,都鬧成這樣了,王逸還能把孫女嫁去你家?”

        定遠公長嘆一聲,苦笑著答道:“圣上以為,臣今天交來的證據是從何而來?”

        皇帝張口結舌地指著御案:“這……你兒子弄來的?”

        定遠公不說話,沉沉點頭。

        “大膽!”皇帝突然一拍桌案:“你兒子居然為了這些東西去勾引朕的侄女!誰給他的膽子!”

    -->>

    ,最快更新快穿:每次都是我躺槍最新章節!

        “圣上這話可冤枉犬子了!”這罪名定遠公堅決不認,他梗著脖子爭辯道:“圣上可知,沘陽郡主接近我家穆清是安平王有計劃為之。就算我家穆清躲著她,她也一定會尋機粘上來,現下外面流言紛紛,都在說小兒對郡主一往情深,圣上以為這流言從何而來?還不是安平王有意放的消息。”

        “此話怎講。”皇帝靠在椅背上,鷹隼一般瞪著定遠公。

        定遠公目光灼灼,一點都不怵地回瞪著皇帝:“圣上可別忘了,臣剛剛為您尋回的虎符只是半塊!另半塊可是捏在我韓家手中!”

        “你是說,安平王本就有心將沘陽嫁去你家?為了半塊虎符?”皇帝微微瞇起眼。

        “正是!”定遠公的語氣很確定:“我家與安平王府并無交往,我女兒與王尚書的孫女倒是一直交好。年前沘陽為了和我的兒女拉進關系,在公主府宴會上派人將王尚書的孫女推倒在山石上。”

        “你怎知是沘陽下的手。”皇帝的手輕扣桌案,似乎在判斷定遠公話里的真假。

        “只要做了就有痕跡!”定遠公腰板挺直,顯得理直氣壯:“這事我和王尚書都暗中查過,沘陽郡主身邊的侍女清月收買了公主府的一個小丫鬟下的手。那小丫鬟現在已經被滅口了。而且皇上您想想,郡主若只是單純想要認識我的兒女,何需如此大費周章,還要費力拖帶上旁人。”

        “朕知道你想說什么!你不過就是想說,你韓家世代為將,一向謹慎干凈,與當朝王爺交往頗有忌諱,你定是在家囑咐過你的兒女,有些人家不可太過接近。朕倒是聽說你家孩子們素日在外是謹慎的,沘陽想要與你兒女認識倒是容易,若要拉進關系卻并不容易,需得有個合適的由頭。”皇帝輕笑一聲:“但既已死無對證,我又怎知真假。”

        “皇上!您這么說不公啊!臣的兒媳可是因為您才被推倒摔傷的,額頭上磕了好大一個口子,足足躺了一個月!”定遠公一臉不忿地爭辯:“臣的兒媳受傷,臣的兒子甚至都不敢親自去看一眼,就怕引起安平王的懷疑。現在證據就在您案頭上,足以證明臣所言非虛!安平王多年之前就在大部分朝臣家里安插了釘子,怕是大臣們每日家中晚飯吃什么他都一清二楚!”

        “行了行了!”皇帝擺擺手:“你急什么!再說,那孩子摔傷怎么就成為了朕了?就算是為了朕,那也是人家王家的功勞,你姓韓的跟著叫那么響干什么。”

        聽到皇帝這樣說,定遠公才收了聲。他抬頭看了看皇帝的臉色,有些猶豫地問道:“皇上,現在怎么辦?請您的示下。”

        皇帝指著書案上的書信:“這里面提到了募兵,證明安平王的確是私下養軍,但具體數目并沒有。你估計有多少?”

        一聽這個問題,定遠公的臉色立刻慎重起來:“從他調換軍餉的量來看,軍隊數目應該不少。但具體尚不知曉,需得等到臣派去的斥候回來。”

        “你派了斥候?”皇帝的眼睛又瞪大了。

        “皇上恕罪!”定遠公又是一個頭叩在地上:“安平王謀逆,京中衛戍營臣并不知曉到底有多少是他的人,因此不敢隨意使用,而從外調集軍隊又需要圣上手諭,因此臣只好寫信到邊關,從臣弟弟韓玨手中借了一百斥候。”

        “你呀!”皇帝指著定遠公的腦袋簡直不知道該說什么好:“幸好朕知道你們韓家一向忠心耿耿,否則單憑這一項,你也可以跟安平王一樣,坐實謀逆罪名。”



    上一頁 ←    → 下一頁

    長生歸來當奶爸我的美女公寓極道天魔媽咪寶貝:總裁爹地超給女子監獄風雲
    嬌女毒妃女帝直播攻略神秘首領,夜夜寵!太古龍神訣最強兵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