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快穿:每次都是我躺槍 » 第二百二十一章:世子爺,請別打擾我養傷(三十九)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快穿:每次都是我躺槍 - 第二百二十一章:世子爺,請別打擾我養傷(三十九)字體大小: A+
     
    ,最快更新快穿:每次都是我躺槍最新章節!

        “發熱了你說嚴重不嚴重!”徐老頭板著臉訓斥王明玉:“年年都跟你說一遍,你妹妹底子不好,冬日里需得注意些,你都聽到哪去了?”

        他把藥方往王明玉懷里一推:“先去抓藥吧!吃了藥再說。秀丫頭也是個不省心的,哪次發熱都折騰死人,總是睡著不醒,也不肯吃東西,這樣要怎么養病。”

        王明玉接了藥方訥訥的:“額頭,額頭沒事吧?”

        徐太醫冷哼一聲:“流了一大碗的血你說有事沒事?!慢慢養著吧!這些都是以后的事,先把你妹妹的高熱褪下去是正經。趕緊找人去熬藥,羅里吧嗦……”

        老頭說完以后也不看王明玉,邁著方步去找自己的老伙伴了,明秀這丫頭病這么重,今天怕是得留宿尚書府了,這么大的孩子還不省心,害他有家不能回……算了!去找老伙伴下會兒棋……

        錢淺躺在床上睡得迷迷糊糊,也不知過了多久,有人把她叫醒喝藥,她爬起來,抓起藥碗一口氣灌了下去,又立刻躺了回去。

        天擦黑的時候,錢淺又醒了一下下,似乎聽到床邊有人說話,好像是韓穆淩和王明玉在討論要不要叫她起來吃東西。她才不要呢!錢淺迷迷糊糊地想,好困……

        韓穆淩本想在尚書府住一夜,可是掌燈時分,韓穆清就來接她了。

        一看見韓穆清,韓穆淩依舊覺得氣不打一處來。她冷冷瞥了韓穆清一眼,說道:“哥哥自去忙,做什么這么急著來接我。”說完也不等韓穆清回答,自顧自地帶著流螢登上馬車。

        這大概是溫柔嫻雅的韓穆淩賭氣最厲害的一次了。韓穆清一聲不吭,板著臉跟著妹妹登上馬車,隨即立刻吩咐出發,一刻也不在尚書府多留。

        車輪隆隆轉動,馬車中一片沉默。韓穆淩賭氣偏頭看向一邊,不肯理韓穆清,韓穆清也不吭聲,只是沉默地坐著。主子們不說話,流螢也不敢隨意開口,只好戰戰兢兢地縮在馬車一角。

        待到馬車走出去很遠,韓穆清才終于開了口。他猶豫再三,終于沒忍住問道:“穆淩,明秀怎么樣了。”

        “還能怎樣!”韓穆淩頭扭得更厲害,她口氣硬邦邦地答道:“額頭上寸長的口子,失了不少血。還起了高熱,我走時還一直睡著。”

        “怎么發熱了?!”韓穆清臉色變了變,語氣中帶著幾分壓抑:“風寒嗎?本來幼時就傷了底子,這一次……”

        韓穆清努力壓抑住自己惶惑暴戾的情緒,沒再繼續說下去,臉上露出隱忍的神色。

        “哥哥!你到底是如何想的?!”聽見韓穆清的話,韓穆淩猛地扭過頭來,眼帶疑惑地瞪著韓穆清。

        “你指什么。”韓穆清神色如常,輕輕靠在馬車壁板上,一派輕松的樣子。

        “你……”韓穆淩有些不知怎么開口:“你對秀兒……你做什么這樣關心明秀!”

        “朋友的妹妹摔傷了,還是跟你在一起時摔傷的,我問一句不是常理嗎-->>

    ,最快更新快穿:每次都是我躺槍最新章節!

    ?”韓穆清雙目微闔,語氣平淡地答道。

        “僅此而已?”韓穆淩一臉難以置信,韓穆清素日對錢淺什么樣她都看在眼里,那份惦記怎樣都不像是對朋友妹妹的關心,然而今日韓穆清的回答著實出乎她的意料。

        韓穆清姿勢都沒換一個,就這樣閉著眼靠著馬車壁板,看似漫不經心地答道:“你既心知肚明,為何要問!”

        “既然如此,你今日為何還要這樣!”韓穆淩面色微變,有些責怪地看著自家哥哥。

        “我怎樣了?”韓穆清還是一副漫不經心地樣子。

        “你……”韓穆淩猶豫了一下,似是有些難以啟齒:“你今日……你……你對沘陽郡主到底怎么回事?當真那般景況,就不怕秀兒誤會嗎?”

        韓穆清猛地睜開眼,目光犀利地看向韓穆淩。

        韓穆清冷冷地說道:“不該你管的,別多問。”說罷便又閉上眼,不再理韓穆淩。

        “你!”韓穆淩氣結,但是又拿他沒辦法,只好賭氣地坐在一邊。馬車里的氣氛更加凝重,流螢嚇得要死,簡直恨不得奪門而出。

        ………………

        錢淺躺在床上一直睡一直睡,她也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也不知道現在是什么時辰。她像是醒了,又似乎是沒醒,頭有些疼,她的嗓子似乎也有些干,但是她懶得動彈,所以就這么一直懶懶地躺著,半夢半醒之間,似乎有一只手撫上她的臉頰。

        “一直不吃不喝可怎么好……”耳邊有個聲音在輕輕嘆息,是個男人的聲音,錢淺聽得不是很分明,似乎有點像韓穆清的聲音。

        錢淺閉著眼,有些疑惑地想,自己一定病得挺嚴重,都幻聽了,居然聽到的還是韓穆清的聲音!簡直太不可思議!!

        “明秀,醒醒,起來喝些湯再睡。”有人貼在錢淺耳邊輕輕喚她。錢淺想,完蛋了!她一定病得特別重!居然又聽見了韓穆清的聲音,會不會燒傻了……

        “總是這樣讓人操心……”又是一聲輕輕嘆息響起。錢淺惶恐地想,又聽見了!完了!她不會病得要掛掉了吧?!幻聽這么嚴重!難道是因為對韓穆清太有怨念,所以一直聽到他的聲音?

        沒事沒事!錢淺自我安慰,也許是王明玉來看她,她聽岔了!不行,不能再睡下去了,得睜眼看看……

        錢淺微微動了動,費力地想要睜開眼,她身邊的人立刻發現了她的動靜,一只手趕忙伸了過來握住她的肩,想要扶她坐起來。錢淺睜開眼,第一眼看到的剛好是橫在她胸前的一只手臂,一只穿著華麗箭袖的、屬于男人的手臂。

        錢淺的目光順著那只手臂爬了上去,入目的是一個男人,面孔隱藏在昏暗的燈影下,影影綽綽看不分明,只是看輪廓,絕對不是王明玉,倒真的有幾分像韓穆清。

        錢淺又闔了闔眼。一定是看錯了,她心里默默琢磨,這是她的房間,韓穆清怎么可能出現在這里!真是燒傻了,居然還有幻視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逆鱗神醫小農民第一贅婿黃金瞳迷霧紀元
    仙王的日常生活抗日之特戰兵王聖墟邪王嗜寵:鬼醫狂妃快穿女配逆襲:男神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