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快穿:每次都是我躺槍 » 第二百二十章:世子爺,請別打擾我養傷(三十八)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快穿:每次都是我躺槍 - 第二百二十章:世子爺,請別打擾我養傷(三十八)字體大小: A+
     
    ,最快更新快穿:每次都是我躺槍最新章節!

        倒霉的錢串子同學果然發燒了。但她堅持認為自己是被不省心的王明玉氣病的。

        馬車在尚書府停下時,錢淺在被小雀扶下去之前還操心地張開眼,仔細看了看韓穆淩頭上的白玉簪有沒有被摘下來藏好。

        都怪王明玉這個不省心的貨,讓她受傷還要操那么多心,不發燒才見鬼呢!錢淺憤憤地想。

        錢淺回到自己院子的時候,早早被王逸夫人打發回來報信的馳煙已經帶著王家相熟的大夫等在院子里了。

        因為是休沐日,早早知道消息的還有王侍郎,他正急得在院子里轉圈圈。他一看到錢淺腦袋上包的一大圈,立刻急上火,這點火氣又撒到倒霉的王明玉身上了。

        “讓你和妹妹一起出門,轉眼你妹妹就傷著回來,你是怎么照顧的!”王侍郎火氣有點大。他的發妻就留下這兩個孩子,真的出點什么事,他還有什么臉去見金陵的老丈人。

        “行了!別嚷!讓國公小姐看了笑話。”王逸夫人被流螢扶著出現在了院子門口,一看兒子正在亂發脾氣,立刻板著臉訓斥:“先去看秀兒的情況,有什么事去書房問玉兒,別在這里嚷。”

        韓穆淩早就跟進房里去看大夫診斷了,王逸夫人腳步不停也跟了進去,院子里就剩下王侍郎和王明玉父子倆。

        “爹,我有事跟您說。”王明玉的神情有些嚴肅。他在車里已經問過韓穆淩具體情況了,自己妹妹這次受傷實在有太多地方古怪。

        “所以你是說你妹妹是被人從背后推了一把?”王尚書一臉嚴肅地看著孫子。書房里,王家祖孫三代的表情都很凝重。

        “是!我仔細問過韓大姑娘,她當時看到秀秀躺在地上,秀秀見到她的第一句話就是問她來時有沒有看到什么人。”王明玉確定的點點頭。

        “小雀和韓大姑娘的丫鬟問過了嗎?”王侍郎問道。

        “我問過小雀。”王明玉答道:“流螢還未來得及問。小雀說,她當時去給秀秀換手爐子的碳,問了個穿著公主府下等丫鬟服色的小丫頭,結果給她指路到公主府西角的廚房去了,繞來繞去走了很遠,這才耽誤了。后來她回來半路見到了流螢,也是被人帶路帶到那里的。”

        “嗯!”王尚書點點頭:“玉兒先去吧,去看看你妹妹情況怎么樣。我和你父親有事說。”

        王明玉退出去后,王侍郎看向自己的父親:“沘陽郡主倒是來得及時。”

        “自然!難為她費心籌謀。”王尚書神色陰戾:“秀兒何其無辜!我孫女難道是她的工具人偶不成,這般隨意利用傷害。”

        “小雀和流螢都能輕易支開,安平王好長的手!”王侍郎想起自己女兒那染了血的衣領就覺得滿心郁氣無處發泄。

        “自然!”王尚書冷笑一聲:“安平王和宣儀長公主可是一母同胞的姐弟。”

        “為何是秀兒!這事兒到底-->>

    ,最快更新快穿:每次都是我躺槍最新章節!

    是沖著誰?”王侍郎皺起眉,他怎么想都覺得自家女兒很冤枉。

        王尚書微微沉吟:“現在還不好說!定遠公府的大姑娘牽涉其中,說不準是沖著公府去的,秀兒也許只是無妄之災。只是這筆賬,定要算在安平王身上!!秀兒好歹是我兵部尚書的嫡孫女,竟然被他們如此對待!實在太猖狂!”

        “如今我還倒要認下安平王府的人情!!”王侍郎神色憤憤:“秀兒好了還得去謝那個沘陽郡主的‘救命之恩’!!”

        “該去還得去!”王尚書嘆氣:“先叫你母親備份禮,打發下人送去安平王府。等秀兒好了,讓你母親親自帶著上門道謝。這個節骨眼上,盡量不要讓對方警覺。”

        “是!”王侍郎低頭答應。他雖然心中郁憤不平,卻也知道,此時不是賭氣的時候。

        王明玉回到錢淺院子里的時候,王逸夫人也已經向韓穆淩打聽清楚了事情始末。老太太又叫了小雀和流螢來詢問一遍,之后就久久沉默不語。

        “玉兒回來了?”王逸夫人看見王明玉進了錢淺的房間,仿佛才回過神,她站起身來嘆道:“祖母老了,在這里坐了一會兒骨頭疼,玉兒在這里盯一會兒,我回去躺躺,你妹妹有事及時回報我。”

        王明玉答應后,低頭送王逸夫人慢慢走出錢淺的院子。一出孫女的院子,老太太立刻加快腳步,帶著丫鬟嬤嬤直奔自家老頭子的書房而去……

        王明玉送了祖母,返回錢淺的院子。錢淺病著,院子里的丫鬟仆婦都在穿梭忙碌,房間里,韓穆淩和流螢守在錢淺身邊。因為錢淺睡著,小雀又不在,王明玉為了避嫌,站在了錢淺房間的門外,和坐在錢淺床邊的韓穆淩一內一外,隔著敞開的大門說話。

        “秀秀怎么樣了?大夫怎么說?”王明玉伸長脖子向門內看去,似乎想看看錢淺的情況。

        “傷口清理出來了,手臂上都是擦傷,骨頭沒事。但額頭上的口子足有寸長,大夫說秀兒失了不少血,怕是許久才能補回來。”韓穆淩的神情帶著幾分焦慮擔憂,疾步走到門邊,與王明玉離得近些。

        “這么大的口子,要是留疤就不好了!”王明玉頓時急了。身體發膚受之父母,這年頭的世家貴女對容貌還是重視的,破相是很嚴重的事。絕色女子如果破相還會遭人嫌棄呢,更別提錢淺這種先天條件一般的了!今后對于找婆家是很大的影響。

        “現在這不是最重要的。”韓穆淩擔心的使勁扯著手里的帕子:“秀兒發熱了,許是在雪地里凍得久了,燒得臉通紅,大夫正給開風寒的方子,說是有點嚴重,恐怕要煎熬許久。”

        給錢淺看病的是尚書府常來常往的徐太醫,王尚書的老哥們,胡子都已經白了。王逸老兩口的身體從年輕時開始就一直是徐太醫給調養,已經很多年了。王明玉和錢淺從生下來開始,也是他給看病,屬于被徐太醫看著長大的娃。

        此時徐太醫拿了新開的風寒方子,正跨出廂房的門檻,王明玉趕緊湊上去問:“徐太公,秀秀嚴重嗎?”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逆鱗神醫小農民第一贅婿黃金瞳
    迷霧紀元仙王的日常生活抗日之特戰兵王聖墟邪王嗜寵:鬼醫狂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