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快穿:每次都是我躺槍 » 第一百七十七章:男主君,我只是吃0食群眾(五十一)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快穿:每次都是我躺槍 - 第一百七十七章:男主君,我只是吃0食群眾(五十一)字體大小: A+
     
    ,最快更新快穿:每次都是我躺槍最新章節!

        沈舟遙和何釗瀾并排躺在地板上,氣喘吁吁,沉默不語。兩人都掛了彩。

        “釗瀾……”許久之后,沈舟遙擦了擦破口流血的嘴角,終于開了口:“你知道安安爸爸在哪家醫院嗎?”

        何釗瀾眼眶上一圈淤青,他偏頭看了沈舟遙一眼,閉上眼點點頭。

        “別打了……我要去看安安,我……”沈舟遙頓了頓,聲音幾不可聞:“我有點擔心……”

        何釗瀾沒有睜眼,他將一只手遮在眼睛上,嘴唇微微顫抖,半天后才聲音干澀地說出一句:“她現在肯定不想看見我們。”

        “我知道……”沈舟遙盯著天花板苦笑:“那我也要去,我……看不到她更難過……”

        何釗瀾緩緩從地上坐起來,他瞥了依舊躺著的沈舟遙一眼,簡短的說了一句:“走吧!”就爬起來,拿著外套走了出去。

        沈舟遙趕緊從地上爬起來跟在他身后。在外間裝死的孫秘書和梁助理,一臉驚悚地看著自家老板頭發亂糟糟,一只眼眶青紫地從辦公室出來,后面跟著嘴角青腫出血、襯衣領子已經被扯壞的沈舟遙。

        兩人都冷著臉,一言不發地從孫秘書和梁助理眼前走過,一前一后地進了電梯。等到電梯門關上,孫秘書才吐出一直憋著的一口氣,她心有余悸地嘮叨:“我覺得我需要壓壓驚!”

        一旁的梁助理猛點頭……

        何釗瀾和沈舟遙到醫院的時候,錢淺正忙著給胖叔和自家媽媽買晚飯。她一只手拎著沉重的購物袋向ICU的方向快速走著。購物袋太沉,錢淺走到一半實在走不動了,只好略彎下腰將購物袋抱在懷里,完好的一只手努力將袋子拉高,帶著夾板的右手托著袋子底部。

        “安安!”正在ICU附近焦慮的轉著圈的沈舟遙一眼看見了錢淺,他沖過去一把搶過購物袋,幾句話不經大腦就從他嘴里冒了出來:“這么重你怎么能用右手去托,萬一影響了恢復,你以后要怎么拉琴……”

        錢淺抬起眼皮看看沈舟遙,冷冷地吐出一個字:“滾!”

        說完后錢淺伸長左手去拉沈舟遙手里的購物袋。沈舟遙見狀一邊趕忙將購物袋舉得高高的躲避錢淺的手,一邊尷尬地解釋:“我……我是擔心你的手……我……”

        “不勞您費心!”錢淺語氣平靜:“我以后再也不會拉琴了,琴我已經賣了。”

        “什么?”沈舟遙頓時愣住,他有些傻乎乎的追問:“怎么能賣掉!賣到哪了?”

        “賣到哪了?”錢淺冷笑一聲:“沈先生這話問的真有技術,當然是琴行。”

        她一把搶過購物袋,滿眼怒火地瞪著沈舟遙:“我現在什么都沒有了,是不是很得意?怎么沈先生還不趕著去向楊怡顏小姐報喜?”說完不待沈舟遙回答,她扭頭就繼續向前走去。

        剛走了兩步,錢淺又停下來,她扭頭看著似乎有些失魂落魄的沈舟遙,嘴角露出更加冰冷的笑容:“對了!還要麻煩沈先生轉告楊怡顏小姐一聲,我不會放過她的!我,-->>

    ,最快更新快穿:每次都是我躺槍最新章節!

    周安安不會放過她的!!”

        何釗瀾就站在附近看著眼前的一切,他靠墻根站著,甚至都不敢過來跟錢淺說話。

        錢淺看見他了,但是視而不見地從他身邊走過,完全沒有要跟他說話的意思。何釗瀾一聲不吭,默默跟在錢淺身后。錢淺也不去管他,就這樣拎著沉重的購物袋悶著頭向前走。

        到了ICU等候區,錢淺媽媽還是那副樣子,錢淺嘆口氣,從購物袋里掏出一瓶水,蹲在自家媽媽面前:“媽,你喝點水。放心吧,一切有我呢,我給姐姐打電話了,她很快回來。”

        錢淺媽媽輕輕應了一聲,但是并不動。錢淺嘆了口氣將水放在她的膝蓋上。

        錢淺站起來,從購物袋里掏出兩個蘋果、一個面包放在自己媽媽旁邊,又向胖叔走去。

        她拿出水和面包遞給胖叔,嘴里道歉:“胖叔,您先湊合吃點吧,我不知道這里讓不讓吃東西,所以沒敢買盒飯一類的。”

        胖叔嘆口氣接過面包和水,又囑咐錢淺:“別操心我了,你這孩子,從中午開始就什么都沒吃,先顧你自己吧。”

        跟在錢淺身后的何釗瀾聽見了胖叔的話,他擔心地向前跨了一步,又怕錢淺不高興,趕緊退了回去。

        “安安,”何釗瀾看向錢淺的眼神帶著幾分可憐,好像是被主人遺棄的大狗,他的語氣里帶著一絲小心翼翼:“你先吃東西,要喝牛奶,肋骨本來愈合的就不好,不能這么折騰。”

        錢淺就像沒聽見,她坐到了自己媽媽身邊,也那樣靜靜盯著ICU的大門。

        何釗瀾將求助的眼神投向見過一次的胖叔。胖叔嘆口氣,走出了ICU等候室的大門。何釗瀾以手示意沈舟遙,兩人默默跟在胖叔屁股后面。

        胖叔停下來轉過身,先奇怪的看了一眼從未見過的沈舟遙,兩個出色的小伙子用一模一樣的眼神眼巴巴的盯著他,他想大概都是錢淺的朋友。他嘆了口氣,先安慰了何釗瀾一句:“那個……安安的小男朋友,你別介意,安安心情不好,誰家里碰到這些事,心情也好不了。”

        “胖叔,我姓沈,叫沈舟遙。”沈舟遙搶先開口,他指了指何釗瀾:“這是何釗瀾,我們都是安安的朋友。我能問一下周叔叔的情況嗎?還有,安安家的事……”

        胖叔點點頭,又給兩人講了一遍錢淺家最近發生的事。聽了胖叔的話,沈舟遙的臉色白到發青,他完全沒有預料到,自己的一個電話居然引發了這么嚴重的后果。何釗瀾的臉色也很難看,如果不是他自私的瞞著沈舟遙,也許不會釀成今天的惡果。

        可是現在,后悔已經晚了……何釗瀾和沈舟遙相對無言。

        “胖叔……”沈舟遙最后還是開了口,他的嗓子像是堵了一大團的棉花,費了很大力氣才能順利發出聲音:“我能問一下,安安為什么把琴賣了嗎?”

        “她把琴賣了?”胖叔顯得有些吃驚:“不知道!這孩子怎么回事,都不跟人商量一下!我大概能猜到為什么,老周在ICU,聽護士說一天要萬把塊錢呢!”



    上一頁 ←    → 下一頁

    斬龍都市極品醫神六零小甜媳重生棄女當自強武俠世界大穿越
    抗日之川軍血歌隔墻有男神:強行相愛1誘婚試愛:總裁老公太會都市逍遙修神透視醫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