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快穿:每次都是我躺槍 » 第一百五十二章:男主君,我只是吃0食群眾(二十六)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快穿:每次都是我躺槍 - 第一百五十二章:男主君,我只是吃0食群眾(二十六)字體大小: A+
     
    ,最快更新快穿:每次都是我躺槍最新章節!

        “好了!你別著急。”周平平挫敗的嘆口氣:“你哪里不舒服?我幫你叫醫生。”

        “真有點疼。”錢淺沖周平平咧咧嘴:“明明剛才不疼,一定是麻醉藥效過去了。不過不用叫醫生。我就是有點餓了……”

        “我知道。”周平平輕手輕腳地給錢淺掖了掖被角:“爸爸明天早上來,會給你帶好吃的。醫生說你今天晚上最好空腹,忍一忍。”

        “嗯。”錢淺仰頭看著天花板,半天后才開口:“其實我是被人推下來的。”

        “我已經知道了。放心,魏麒不會放過害你的人。”周平平摸了摸錢淺的頭發,突然問道:“你看見是誰了嗎?”

        “我并不能確定是不是她,但是站在我身后的人里,我只認識她一個。”錢淺愣愣的盯著天花板。她并不能確定是不是楊怡顏出的手,但是楊怡顏走前那個明顯帶著惡意的笑容一直刻在她心里。

        為什么?錢淺不停地問自己。她跟楊怡顏沒有任何沖突,楊怡顏沒有理由傷害她啊……

        “別想了。再睡一覺吧。你需要休息。”周平平拂了拂錢淺的眼皮。錢淺聽話地閉上了眼。是啊,現在想也沒用……

        錢淺再一次睜開眼時,天色已經大亮,周平平已經去上班了,錢淺媽媽坐在床頭,眼帶擔憂。

        “媽媽,您怎么來了?不上班嗎?”錢淺睡了十幾個小時,臉上的磕碰的青紫泛了上來,加上睡腫的臉,整張臉怎么看怎么都丑到不能忍,慘不忍睹啊……

        “安安醒了。”錢淺媽媽露出驚喜的笑容:“睡了那么久,嚇死媽媽了,叫了醫生好幾次,都說沒事。”

        “我沒事。”錢淺動了動手指想要揉揉眼,結果右手骨折裹成木乃伊,左手關節挫傷腫成一片,她只抬起手看了看就又挫敗地放下了。

        “怎么沒事,都摔成這樣了。昨天沒醒,今天又一口氣睡到中午,嚇死媽媽了,幸虧你姐說你昨晚上醒過一次……”錢淺媽媽說著說著眼眶就有點濕。

        “媽媽,餓了……”錢淺趕緊轉移話題。

        “你爸爸回家給你做飯去了,過一會兒就回來了。上午他和你姐夫都來了,等了你好久你都沒醒。”錢淺媽媽擦擦眼睛嘆口氣:“安安,這次真的太危險了。”

        “媽你別擔心,我真沒事,你別來陪著我了,回去上班吧,我這樣的小骨折,一個禮拜左右都能出院了,不用那么興師動眾。”錢淺趕緊勸自己老媽。

        “是啊,老婆,你別擔心,這里有我,你下午回去吧。”正說著周爸爸拎著飯盒出現在病房前:“我退休了又沒事,我陪著安安,你還是回去上班吧,這兩天小麒他們可能要常來找安安,你總在這里也不方便。”

        錢淺媽媽想了想,對著自己的丈夫點點頭。她知道小女兒這次受傷并不簡單,女婿的警官同事-->>

    ,最快更新快穿:每次都是我躺槍最新章節!

    們很可能這兩天會經常到醫院來對錢淺詢問調查,這種情況下,由曾經是刑警的丈夫陪在小女兒身邊的確更合適。

        “既然這樣,”錢淺媽媽摸摸錢淺的頭發:“下午等你姐夫他們來了媽媽就先回去,這幾天就爸爸陪著你,媽媽下班以后再來,想吃什么跟媽媽說。”

        錢淺乖乖點頭,由自己爹媽伺候著吃了午飯。她餓了整整二十四小時了,早就前胸貼后背,看見什么都想吃。然而這也是錢淺頭一次知道,吃飯原來是這么痛苦的事。她肋骨和手臂都骨折了,關節多處挫傷,光是坐起來就花了好久的功夫,胸前固定肋骨的胸帶讓她活動極為不便,更別提她現在正在水腫期,一動就疼得要命。

        終于坐直之后,真正的考驗才開始。香噴噴的飯擺在錢淺面前,好好讓她體驗了一把什么叫甜蜜的痛苦。想吃,一只手骨折,另一只關節挫傷腫成包子,只能靠人喂。喂到嘴里之后連下咽似乎都帶著全身都疼。

        錢淺這一頓飯,整整吃了一個多小時,弄得她爹媽連她自己,三個人都滿頭大汗累得要命。

        錢淺吃完飯沒多久,魏麒帶著周爸爸幾個老同事走進了錢淺的病房。錢淺媽媽安靜的收拾了餐盒走了,將空間留給錢淺和一群警察。隔壁床的兩個病友有些好奇地看著一群虎背熊腰的男人圍著剛進來住院的女孩子,周爸爸和善的沖他們笑笑,拉上了隔離視線的布簾。

        跟著魏麒來的都是周爸爸的老部下和老同事,大家都認識錢淺,看見她被摔成這個五顏六色的樣子,都有些憤憤然,一通關懷問候之后,吳三打開錄音設備進入正題。

        “安安,你是怎么摔下來的?”進入工作狀態的魏麒眼神嚴肅。

        “我確定我是被人推下來的,我當時右手抓著扶梯的扶手,有人大力從我后背推我的同時另有一股力量打到我右手手腕上,讓我脫手。”錢淺十分清晰地向魏麒描述當時的情況。

        穿越過幾個世界的錢淺沒學到什么過硬的保命技能,只是有一樣,她心理素質已經鍛煉得十分強大,危急情況下也能最大限度的保持冷靜,這也勉強算是個金手指。因此錢淺能夠將事故當天的情況描述得盡量完整。

        幾個警察大叔相互對看一眼,吳三先開了口:“小安安,你把那天的事詳細給我們講一遍,能想起什么就說什么,有沒有價值由我們來判斷。”

        “好的,當天我跟姐姐約了一起陪她買裙子……”

        錢淺從事故當天她離開辦公室開始講起,怎樣去的購物中心,和周平平在哪里見面、哪里吃飯、周平平又因為什么先走……事無巨細地向魏麒描述她能想起來的每一個細節,她的表述十分啰嗦,但是魏麒卻對她詳盡的敘述十分滿意,真相往往就藏在容易被忽視的細節之中……

        錢淺這一通敘述足足說了有半個多小時,把她自己說的口干舌燥,等她停下后,周圍的一時間警察寂靜無聲,似乎都在仔細從她細節豐富的表述中尋找疑點。



    上一頁 ←    → 下一頁

    情陷極品美女上司:無限初婚有刺魔禁之萬物凍結我的功法全靠撿婚不由己,總裁情深不負
    總裁的女人兩界搬運工深情不枉此生全服最強刺客吞噬星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