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快穿:每次都是我躺槍 » 第一百四十四章:男主君,我只是吃0食群眾(一十八)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快穿:每次都是我躺槍 - 第一百四十四章:男主君,我只是吃0食群眾(一十八)字體大小: A+
     
    ,最快更新快穿:每次都是我躺槍最新章節!

        “怎么回事!”錢淺媽媽首先過來,拉著錢淺看來看去:“摔的?怎么摔得這么厲害。”

        “對啊!媽,你好好說說她,摔成這樣不去醫院像話嗎?”周平平皺著眉小心地拉著錢淺劃傷的手臂。

        “哎呀真不用,我就是摔到綠化隔離帶了,又沒摔到骨頭,這幾個小口子隨便擦點藥水消消毒,哪里有那么嬌氣。爸以前出任務回家常常帶著小傷,也沒天天上醫院。”錢淺趕緊哄騙自家老娘。

        周爸爸和周平平的老公也湊了上來。周爸爸眉頭擰成疙瘩:“你一個女孩怎么跟爸爸比,不去醫院留下疤怎么辦?”

        “爸!真沒事!警察讓我跟其他傷者一起去醫院,我自己拒絕了。餓死了!我著急回家吃飯。”錢淺一邊說,一邊甩開圍堵在玄關的家人一拐一拐地往屋里跑。

        “警察?警察來了?到底什么事?”周爸爸皺著眉跟在錢淺身后進屋:“坐沙發上讓爸爸看看到底需不需要去醫院。”

        錢淺聽話地坐在沙發上伸開了腿,周爸爸是刑警出身,自然對一些小傷口很有經驗,他在燈光下仔細看了看錢淺的傷口,又用手按了按她的關節,最后點點頭,沖著錢淺媽媽說道:“幸虧真的傷得不重,可以在家處理。”

        聽見周爸爸的話,周平平忙不迭地跑進屋去拿醫藥箱,錢淺媽媽也跟了進去。

        周平平的老公魏麒坐在自己老丈人的身邊,看著家里這個寶貝疙瘩小姨子,略帶嚴肅的問道:“安安,怎么還有警察來了?怎么回事?”

        “唉!別提了!我最近真是倒霉透了!”錢淺郁悶地一擺手:“好好走在路上都能碰上酒駕的沖上人行道,幸虧我反應快撲進隔離帶,沒撞到我。太倒霉了!難道非得受點傷最近的霉運才能過去?”

        “霉運?”魏麒笑了:“你一個小姑娘家家的每天上班下班,哪來的什么霉運,小小年紀這么迷信。”

        “就是!不要胡說八道。”周爸爸板著臉點點頭,兩手捧著錢淺受傷的手臂,不讓她亂動。

        “我真沒胡說,我最近真的倒霉死了!”錢淺板著手指頭數著自己最近的倒霉事:“先是公司電梯出問題,我差點踩空掉下去,后來走在路上掉下個花盆,再后來去趟公司樓下的超市都能碰見人質劫持事件差點波及到我,再就是今天,居然碰見酒駕的沖上隔離帶,我還不夠倒霉嗎?”

        聽了錢淺的話,坐在一旁的魏麒緩緩沉下臉,他跟同樣神情嚴肅的周爸爸對視一眼,同時看向坐在一邊低頭認真看自己傷口的錢淺。

        這時候,周平平拿著醫藥箱和錢淺媽媽前后腳從臥室出來,魏麒一邊臉色鎮定地站起身來接過周平平手里的醫藥箱,一邊溫聲說道:“老婆,安安剛才說餓了,飯好了嗎?你和媽去廚房給安安煮個湯吧,這里有我和爸在,你不用操心。”

        “哦,好!”周平平這才想起了自己妹妹剛才就說餓了,連忙拉著錢淺媽媽進了廚房。

    -->>

    ,最快更新快穿:每次都是我躺槍最新章節!

        周平平離開后,魏麒將醫藥箱遞給周爸爸,坐回到沙發上,和周爸爸一左一右將錢淺夾在中間。周爸爸一邊低頭在醫藥箱里翻找消毒藥水,一邊用不經意閑聊般的口氣問錢淺:“安安啊,聽你剛剛一說,你最近是有點倒霉啊。跟爸爸說說,你剛剛說得那些都是什么時候的事兒啊?”

        “也就最近半個月吧……”錢淺翻著眼睛想了想,又低下頭:“所以說我最近真是集中倒霉!”

        “哦,這樣啊,那你還真是挺倒霉。”周爸爸哈哈兩聲,開始給錢淺抹消毒藥水:“哦,對了,你還沒告訴爸爸,花盆是從哪掉下來的,差點砸到你。”

        “就是我回家路上XX路的那棟白色的商住兩用樓,我找保安投訴過了,根本沒用!氣死我了。”錢淺撅起嘴。

        “跟姐夫說說,差點被劫持是怎么回事,這種小概率事件也能被你遇到,你還真是挺倒霉的。”坐在錢淺另一邊的魏麒帶著笑意插嘴,口氣輕緩穩定。

        “哎呀這件事最瞎!簡直倒霉透了,就是我們公司附近有個IT公司,有個碼農被開除了……”錢淺繪聲繪色將她差點被劫持的經歷講了一遍。

        “哦?所以他第一下沒抓住你也沒繼續找別人?后來警察來了他自己扔下刀自首了?”魏麒挑挑眉。

        “是啊!你說是不是瞎掰!沒事找事!”錢淺說著說著自己樂了:“不過我覺得就他那小胳膊小腿的戰斗力,想抓別人也困難,早點投降是明智的。”

        “原來如此。”魏麒笑著點點頭,又像是突然想起來一樣問道:“對了安安,你今天在哪條路上遇到的酒駕?”

        “咱家前面兩個路口附近,離公交車站不遠的地方。那個司機真夠奇葩的,下班時間就已經喝多了,難道是從中午一直喝到晚上??”錢淺搖搖頭,感嘆:“這種人也真是禍害!”

        “嗯,是啊。”幫錢淺處理傷口的周爸爸點點頭,拍拍錢淺的肩膀:“好了安安,藥水抹好了,回屋去換個衣服,去幫媽媽和姐姐端菜,跟你姐姐聊會天,你沒回來之前你姐一直念叨。”

        “好!”錢淺點點頭,回屋去換衣服了。

        留在沙發上的丈人和女婿兩人,沉著臉坐在那里久久不發一語。

        好半天之后,周爸爸才看向坐在一邊的女婿:“小麒,你怎么看。”

        魏麒神情嚴肅,十分慎重地回答:“絕對不可能是巧合,我們都是警察,這意味著什么爸爸您最清楚。”

        “是啊!”周爸爸點點頭,眉頭緩緩皺起:“問題在于,安安的人際交往很簡單,就是上班下班,平時接觸最多的除了家里人也就是單位同事,她進公司不久,資歷尚淺,現在的職位應該與同事并沒有太大的利益沖突。”

        “會不會是沖著我們來的。”魏麒抬起頭:“安安是咱們家的寶貝,我老婆天天掛在嘴邊上逢人就說,我們做警察的,仇人還少嗎?”



    上一頁 ←    → 下一頁

    鄉村小仙農冷婚狂愛野性小叔,別亂來!地獄電影院異世妖姬:科學家的修仙
    妾本驚華:彪悍小王妃佛本是道豪門小妻子情陷極品美女上司:無限初婚有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