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快穿:每次都是我躺槍 » 第一百零二章:師叔祖,我真的不想當反派(二十一)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快穿:每次都是我躺槍 - 第一百零二章:師叔祖,我真的不想當反派(二十一)字體大小: A+
     
    ,最快更新快穿:每次都是我躺槍最新章節!

        蒼翠的曜靈宗后山中,有一片光禿禿的不毛之地,粗糲的石壁上橫七豎八插著大大小小的靈劍,石壁之下的沙礫中,是斷劍的埋骨之地。

        從劍冢出去的靈劍,若非跟主人一起飛升上界,最終都會回到劍冢。也許是回到此處等待新的主人,也許是長眠于此。

        劍冢的存在不知已經有多久,人們只知,現有劍冢,后有曜靈宗。劍冢也并不屬于曜靈宗,只是所在地在曜靈宗后山而已。每年各大宗門都有修士來此求劍,只是,鮮少有人成功。

        上一位成功從劍冢帶走靈劍的修士,早已飛升上界。那已經是近千年以前的事了。

        接近劍冢,四周荒蕪一片,巨大的試劍石立在左右,莫名散發出悲愴肅穆的氣息。凜然劍氣將人割的皮膚生疼,像錢淺這樣的低階修士,若不用防御符箓加持,恐怕還沒進劍陣就已經被沖天劍氣傷得血肉模糊。

        “師叔祖,我們分開走吧,據說每個修士遇到的試煉劍陣都不同,應該會根據我的修為調整的,我想靈劍即使不喜歡我,也不至于要了我的命。”錢淺抬頭看看陸扶搖。

        這個時候分開走最明智,她可不覺得自己能夠適應劍陣這么高大上的設定。錢淺其實想先打發陸扶搖走,自己就在原地等著算了,反正她一個龍套,又不惦記神劍,干嘛上趕著找死。

        “一起。”陸扶搖的口氣還是很堅定,他低下頭輕輕抵了抵錢淺的額頭:“別怕。”

        “我不是怕,我是覺得你自己過試煉劍陣肯定干凈利落,也許神劍真的會看中你呢。”錢淺看著試劍石一臉向往。

        “我帶著你也一樣,跟我一起進去。”陸扶搖輕觸錢淺的額頭:“一起進去,一起選劍。”

        陸扶搖其實并不相信神劍傳說,但他有心在這里給錢淺選一把劍。一開始,他本想親手為錢淺煉制武器,但是既然已經到了劍冢,這里開了靈智的靈劍可遇不可求,能拿到當然更好。

        “呵呵……”錢淺樂了:“我可不覺得有什么靈劍會選煉氣四層,連御劍都不會的廢柴……”

        陸扶搖拉著錢淺又往前走了幾步,才回頭說道:“不進去看看又怎知道。再說,現在退已然來不及……”

        “什么?!”錢淺大驚失色,她剛想掙開陸扶搖的手往回走,只聽一聲清越鐘鳴,四周風云變色。的確來不及了!已然入陣!

        陸扶搖抽出他的本命靈劍交到錢淺手中,又從儲物戒指中隨意選了一把劍執在手中,與錢淺背靠背,警惕地觀察著四周的濃霧。

        “只需格擋就好,一切有我。”他輕輕捏了捏錢淺的手,低聲囑咐。

        “我知道了!”錢淺全身緊繃,她打定主意盡量不要拖累陸扶搖。她不清楚神劍認主的依據是什么,不過她想,大抵與實力分不開,因此陸扶搖在試煉劍陣的表現十分重要,她不能拖累他。絕對不能把神劍留給那個種馬!

        濃霧散開,錢淺的眼前劍光一片,四周都是急速飛動的劍影,依照她的修-->>

    ,最快更新快穿:每次都是我躺槍最新章節!

    為根本就不可能看清。

        她正不知所措,“鏘”的一聲,陸扶搖的劍落在她身前,擋住一道劍氣。

        “護住周身,不要留破綻。”陸扶搖靠在錢淺身邊低聲叮囑。

        錢淺果斷點頭,急速挽起劍花,幾聲金屬相碰的聲音,她居然也格擋住幾道劍氣,漏掉的被陸扶搖解決了。

        陸扶搖攬住錢淺的腰,帶著她往前走:“護住自己即可,我帶你走。”

        錢淺一聲不吭,用劍將周身護得密不透風,她這個廢柴,現在只能盡量做到不添亂。靈力急速流逝,錢淺的額頭上逐漸浮出汗來,她不懂陣法,也看不清劍影,就只能跟著陸扶搖一步一步艱難地往前走。

        在堅持一小會兒就好了,再多堅持一分鐘,六十秒而已……錢淺第一百次勸說自己,就再堅持六十秒,六十秒過后愛死不死,不管了……

        不知多少個六十秒過去,錢淺的汗已經濕透了衣服,她一邊數數一邊硬撐著緊跟陸扶搖的腳步,但是,她快要跟不住了……

        “小淺!!”陸扶搖突然回過頭牽住她的時候,錢淺的頭上的汗正向瀑布一樣流淌,流過眼睛刺激得她睜不開眼,又像眼淚一樣從眼角流下去。

        “撐不住怎么不早說!”陸扶搖焦慮地牽起錢淺的手,一股雄渾的靈力從兩人雙手連接處源源不斷的渡過來。

        “沒事!不要浪費!”錢淺抽空抹了一把汗,繼續揮起劍。

        這時,一柄紫色靈劍帶著毀天滅地的氣勢,如閃電一般直直沖著錢淺劈過來。

        “小心!”陸扶搖大驚失色,轉身沖過去。

        錢淺也看見了那柄靈劍,她下意識的舉劍想要格擋,剛抬手就被凌厲的劍氣沖得向后一退。

        不行!以她的修為,絕對擋不住,不僅擋不住,說不定手里的劍也會受損。這是陸扶搖的本命靈劍,說什么都不能損傷。錢淺抱起靈劍就想往旁邊閃,可是已經來不及了。

        幸好這時,陸扶搖已經沖了上來,他左手執劍,直沖著那柄紫色靈劍而去,右手虛空畫符,片刻后,手中匯聚了一股紫色的靈力。

        片刻之間,陸扶搖的劍已經對上了那柄紫色靈劍,他雙管齊下,右手的靈力也毫不遲疑地沖著那柄靈劍劈去。轟隆一聲,紫色靈劍完好無損,陸扶搖的劍,斷了!

        靈力爆炸的巨大沖擊波直沖著陸扶搖和錢淺而來,他一把抓起錢淺,直直向后退去,為了保持平衡,他將斷劍用力插在地下,劍在地上劃出一道深深的溝壑。

        凌厲的劍氣沖破了陸扶搖的靈力護罩,將兩人的周身劃出一道道細微的傷口。

        “小淺!”陸扶搖回頭看錢淺,眼神里有幾分不顧一切的瘋狂。

        “沒事,沒事!”錢淺一咕嚕爬起來,心有余悸地摸摸手里的靈劍。幸好她沒貿然拿陸扶搖的本命靈劍去擋,否則陸扶搖一定會被她連累的重傷。



    上一頁 ←    → 下一頁

    邪風曲媽咪17歲:天才兒子腹影視世界旅行家特種歲月斗羅大陸
    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洪荒歷異界極品紈?我修的可能是假仙我統領狐族那些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