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快穿:每次都是我躺槍 » 第九十三章:師叔祖,我真的不想當反派(一十二)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快穿:每次都是我躺槍 - 第九十三章:師叔祖,我真的不想當反派(一十二)字體大小: A+
     
    ,最快更新快穿:每次都是我躺槍最新章節!

        “不行!我用了二十幾年了,很有感情了!我要帶著!”錢淺很堅持,在曜靈宗,陪她時間最長的就是她的小燈,她是真的舍不得。

        “行了行了,我知道了,你趕緊去管理處。”陸扶搖皺著眉把錢淺的小燈收進儲物戒指。

        錢淺笑笑轉身走了,不暴躁的陸扶搖真是太可愛了!又美又可愛!呃……如果能忽略她是男人這個殘酷的事實,那就更可愛了……

        這么美的姑娘怎么就換了個男人芯子呢……暴殄天物啊!!!

        不會御劍的錢淺,靠著兩條腿往管理處跑,她厚臉皮地頂著練氣三層的修為,向管理的師叔申請出門歷練。

        不知是因為從未見過修為如此低的修士申請出宗門歷練,還是擔心錢淺剛出宗門就掛掉小命,總之,責任心很強的管理師叔苦口婆心地勸了她許久,在錢淺的堅持下,終于給她辦理了長期在外歷練的玉牌,之后又用看神經病的眼神目送錢淺離開。

        回到小屋,陸扶搖已經站在院中等著錢淺,臉上圍著一條可以隔絕神識的輕紗。

        “報備好了?那我們出發吧。”陸扶搖沖錢淺點點頭,從儲物戒指中掏出一個小靈舟交給錢淺:“給你,這段時間先暫時用這個,等我有空再給你煉制一個更好的飛行法器。”

        陸扶搖不能帶著錢淺御劍,在曜靈宗,許多人都見過蕭同風的本命靈劍,兩人目前只能依靠飛行法器代步了。好在他早年得到過一個小靈舟,因為沒什么用,一直丟在儲物戒指的角落,現下剛好拿出來給錢淺,誰叫這個笨蛋到現在都沒學會御劍呢……

        錢淺對著靈舟翻來覆去地看,這個小靈舟可比宗門租來的垃圾貨強多了!靈舟之上刻著繁復精美的防御陣法,灌入靈力之后,變大浮在空中,防御陣法漂浮起來,顯得整個靈舟流光溢彩,看起來好厲害的樣子。

        “這個靈舟看起來就夠好了!我都沒用過這么好的飛行法器。”錢淺帶著點贊嘆盯著浮動光芒的防御陣法看來看去。

        陸扶搖嗤笑一聲:“你也就用過宗門的低等靈舟。行了,別看了,以后給你煉制一個更好的。”

        他帶著錢淺登上靈舟,向著山門飛去。路上遇到了不少御劍的弟子,不過大家也只是用好奇的眼神看著他們,并沒有上來詢問。

        大概是因為錢淺穿著外門弟子的服制,修為又十分低,讓人一眼就能看到底,再加上身邊金丹期修為帶著面紗的陸扶搖,讓大家都覺得一定是哪位高階修士的親友來曜靈宗拜訪,帶著本門的跑腿弟子當游覽向導。

        快到山門,錢淺遠遠看見章晗離御劍過來,似乎是剛剛從外面回到宗門。錢淺扯扯陸扶搖的衣服:“師叔祖,你有傳訊符沒有?”

        陸扶搖一下子掏出一大把玉符遞給錢淺:“收好,萬一走散要及時聯系我,用完我再給你。”

        錢淺把玉符裝進自己的小破儲物袋,一下子塞得滿滿的。她留了一顆在外,沖著陸扶搖揚了揚:“我給章師叔一顆,讓他有事能聯系我們。”

    &-->>

    ,最快更新快穿:每次都是我躺槍最新章節!

    nbsp;   陸扶搖的臉一下子沉了下去,眸光帶著幾分銳利:“你這么惦記他干嘛?”

        “我說他會倒霉你信不信!”錢淺偏頭看看陸扶搖:“他之前給過我澹云山的植物志,之前在主峰,掌門見過我之后,他還囑咐我好好修煉,不要多話,免得被掌門盯上,我覺得他是好人。而且這算欠因果嗎?我就給他一個玉符,讓他有需要聯系我們,如果他真的倒霉了,我們幫他一次。”

        大概是因為錢淺一口一個“我們”,讓陸扶搖心里舒服了一點,所以暴躁的男人芯大美人并沒有阻止錢淺停下靈舟等章晗離接近。

        “章師叔——章師叔——你等一等!”錢淺在章晗離路過時扯著嗓子大喊。

        “何事?”老實人章晗離看見錢淺喊他,果然冷著一張臉主動靠了過來。

        他看了看錢淺,原來是上回把玄鑒師叔揀回來的那個外門弟子,跟一個高階女修在一起,不知要去干嘛。章晗離皺起眉,對著錢淺就教訓:“你不好好修煉又亂跑什么,最近事情比較多,你消停些以免出事。”

        錢淺想,章晗離大概是收到了劍峰上那一位醒來卻失了記憶的消息,這是在提醒她小心呢。她笑了笑:“章師叔,劍峰上的事我已經知道了,我報了出門歷練,正要出發。”

        章晗離還是皺著眉:“你修為實在太低,出門歷練也是危險,不如去閉關。”

        錢淺搖搖頭,偏頭向陸扶搖看去:“我不是自己走,沒事的。”

        她又掏出傳訊玉符,遞給章晗離:“章師叔,若您信我,聽我一句,莫要跟劍峰上那一位多接觸。還有……”

        錢淺猶豫了一下,不知該不該說:“還有,珍貴的東西不要交給任何人,尤其是女人。如果有一天,您真的遇到什么難事,用這個玉符找我們。”

        章晗離的臉色浮出幾分疑惑,他用審視的目光來回打量錢淺和陸扶搖:“為何這樣說?你會占筮之術?”

        錢淺沒有回答,只是將玉符塞到章晗離手中,就驅動小靈舟離開了,話她已經說到,章晗離信不信都是他自己的事了。

        章晗離看著錢淺和陸扶搖的背影,心里的疑惑越來越濃。按道理,錢淺一個練氣三層的小修士,她說出的話應該不足為信,然而章晗離的直覺告訴他,錢淺沒有說謊。修士本就比一般人敏銳許多,有些時候,對自身際遇會有所感應。章晗離停在原地認真想了想,最終慎重地將錢淺的傳訊符收進儲物袋。

        “你為何會對他這樣說?”一離開章晗離,陸扶搖就嚴肅地盯著錢淺:“難道你真的會占筮之術?若是如此,不要再用,你不想要命了嗎?偷窺天機是要被反噬的。”

        陸扶搖是真的很擔心。有占筮天賦的修士不多,這一類修士,無論天賦多么卓絕,都鮮少有人活過兩百歲,更別提飛升上界了。原因無他,偷窺天機受到的反噬無比嚴重,連仙人何都爭不過天道規則。

        而錢淺只是個四靈根的普通修真者,如若施展占筮之術,則無異于燃燒生命。



    上一頁 ←    → 下一頁

    贅婿當道重生軍嫂攻略遊戲之狩魔獵人第一神算:紈?顧少的獨家摯愛
    終極獵殺餘生皆是喜歡你AWM[絕地求生]王者榮耀之最強路人王邪風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