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快穿:每次都是我躺槍 » 第八十七章:師叔祖,我真的不想當反派(六)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快穿:每次都是我躺槍 - 第八十七章:師叔祖,我真的不想當反派(六)字體大小: A+
     
    ,最快更新快穿:每次都是我躺槍最新章節!

        錢淺決定,去找蕭同風這個未來的仇人幫忙。不管怎樣,至少被奪舍之前的蕭同風沒有得罪過章晗離,看在同門的份上,錢淺覺得正人君子章晗離怎樣都不會不管吧。

        錢淺駕著靈舟向前趕去,一邊趕一邊喊:“章師叔——章師叔等一等!!”

        章晗離聽到后果然停下來等她這個素不相識的外門弟子。真是個老實的好人!!錢淺對他印象很不錯。

        錢淺趕上來后,章晗離冷著一張臉看著她錢淺問道:“何事?”

        章晗離的聲音也有點冷冰冰。不過錢淺并沒有在意,她早知道這家伙其實只是面癱而已,并非拒人于千里之外。像章晗離這種比較重要的男配,在她提前拿到的劇情中,都有詳細介紹。

        錢淺沖章晗離施了個禮,也沒多寒暄,直接伸手一指目前仍舊處于不省人事狀態的蕭同風:“章師叔,我在澹云山看到玄鑒師叔祖躺在那里,就給帶回來了,你看看怎么回事。”

        章晗離眉頭一皺,果然非常認真的走上靈舟查看。他撘住蕭同風的脈門,認真的查看片刻,又從儲物袋里掏出一瓶丹藥,拿出一粒給蕭同風塞了下去,順便又查看了一下蕭同風的外傷。

        忙完這一系列之后,章晗離才轉過身問錢淺:“你是本門的外門弟子?分在哪里的?你在哪見到玄鑒師叔的?他當時只是一人?”

        錢淺又向章晗離施了一禮表示尊敬,隨后老老實實地回答:“回章師叔的話,弟子是劍鋒的外門弟子,今年剛分過去的。弟子今天接了采集藍枯草的任務,但是路上看見玄鑒師叔祖和一群人躺在一起,其他人都死了,玄鑒師叔祖還活著,所以弟子就趕忙給帶回來了。”

        章晗離皺著眉頭,開口第一句話就偏離了主題:“你只是練氣三層的弟子,怎就接了藍枯草的任務,不想要小命了!”

        錢淺縮了縮脖子,一副老實相的回話:“弟子貢獻點不夠換澹云山植物志,并不知道藍枯草長得靠近緩沖區,不過弟子發現之后也沒往深走,沒挖夠數就回來了。回來路上看見了玄鑒師叔祖。”

        章晗離眉頭皺得更緊,從儲物袋掏出一枚玉簡遞給錢淺:“拿去!以后不要做這種冒失事!”說完就不再理錢淺了,開始代替錢淺駕著靈舟往曜靈宗主峰飛去。

        錢淺:(⊙o⊙)!!男配君您能把蕭同風搬走么……我船上還有貼著隱身符的陸扶搖呢……一點都不想跟你一起去主峰。

        大概是錢淺臉上的抗拒太明顯,章晗離居然開口安慰了她一句:“你別怕,玄鑒師叔重傷,掌門總是要問話的,照實說即可。”

        錢淺暗暗點頭,劇情介紹這回終于沒有坑她,章晗離果然是暖男屬性的冰山臉面癱,人品真不錯。她拿起章晗離給的玉簡貼在頭上,驚喜地發現居然是澹云山植物志,看來以后做任務容易了!

        章晗離將靈舟停在了曜靈宗主峰大殿之外,一早收到章晗離傳訊的掌門清穆真君早已等在大殿內。清穆真君是個仙風道骨的白衣帥哥,七百多-->>

    ,最快更新快穿:每次都是我躺槍最新章節!

    歲看起來還像二十多的那種。

        蕭同風的師傅早已閉關多年,現在他遇事重傷,似乎也只能是掌門出面處理了。錢淺和章晗離帶著蕭同風一到主峰,清穆真君就著人將蕭同風抬了下去,又如章晗離之前所說,把錢淺召進大殿進行詢問。

        讓錢淺略感好奇的是,清穆真君似乎是對蕭同風的出事地點非常感興趣,反反復復盤問了錢淺多次,末了還讓錢淺畫了個地圖出來。也幸虧修真之后記性變得好些,否則就依照澹云山那山連山、樹連樹的地形,錢淺能記住才有鬼。

        拿到錢淺的地圖之后,清穆真君多余的話都沒有一句,就急忙將錢淺打發走了。倒是章晗離送錢淺到靈舟邊,略顯得擔心的又囑咐了她兩句,無外乎是不要在外多話和好好修煉之類的。最后還塞給錢淺幾顆靈石。讓錢淺感嘆,果然是好人啊!!!被蕭同風廢了真可惜!

        錢淺駕著靈舟,帶著陸扶搖悄無聲息地回了劍鋒她自己的小窩,宗門任務她也沒去交,反正她采的藍枯草也不夠數。

        劍鋒弟子少,所以居住得不算密集,錢淺的小窩雖然小,可是還是有個比靈舟大不了多少的小院子。錢淺把靈舟停在院子里,并沒有揭開陸扶搖的隱身符,反而先沖著陸扶搖之前躺的方向問:“前輩,您還好嗎?”

        陸扶搖低低應了一聲。錢淺聽見陸扶搖出聲了,又像她走了幾步問道:“您現在自己能動嗎?如果不行,我背您下來好了,先將您安頓了,我再去歸還靈舟。”

        片刻之后,陸扶搖輕聲發出了一聲“嗯。”算是答應讓錢淺背她,錢淺一路摸索著上前,好不容易摸到陸扶搖的手臂,調整了一下,把她背在身上,走進屋內。

        錢淺的屋子很小,只有一張床,錢淺將陸扶搖放在床上之后,又摸索著把她的隱身符揭下來了。

        大概是不習慣被人背,陸扶搖的臉有些發紅,越發顯得她面若桃李,嬌艷非常。可惜錢淺沒工夫欣賞了,她著急去還靈舟。天馬上就全黑了,再晚就只能拖到明天再還了,那又得多交一天的租金!

        急匆匆地還了靈舟,錢淺忙著往回趕。接近自己屋子的時候,她才反應過來,剛剛走得匆忙,居然連盞燈都沒給陸扶搖點。雖說修真者夜中視物并不困難,但是大家晚上還是點燈照明的。大約是因為人都比較喜愛光明的關系吧,修士也不例外。

        陸扶搖就這樣一個人安靜地在黑暗中躺著,并沒有抱怨什么,錢淺反倒不好意思起來,大概是陸扶搖長得實在是太美,讓錢淺總想對她好一點。

        “前輩,對不起,都忘了給你點燈。”錢淺一邊說,一邊點亮了掛著屋子中間的小燈。

        錢淺的小燈是個不值錢的小法器,剛進宗門的時候發的,并沒有什么其他作用,就是能夜間照亮而已。這種破爛貨好多人都已經不用了,但是錢淺還挺喜歡的,多環保啊!灌入一點點靈力就能亮一晚,比現代世界用電要節能多了。

        當然啦,土豪們是不稀罕用它的,人家都用夜明珠,或者高級法器來照明。



    上一頁 ←    → 下一頁

    柯南世界里的巫師神級奶爸我有一座冒險屋費先生,借個孕穿越諸天萬界
    惡漢贅婿當道重生軍嫂攻略遊戲之狩魔獵人第一神算: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