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快穿:每次都是我躺槍 » 第七十一章:總裁,我真的只是路過(三十)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快穿:每次都是我躺槍 - 第七十一章:總裁,我真的只是路過(三十)字體大小: A+
     

      “說以我說,下藥給你或者我,后果都一樣,今天呆在這個房間的只能是我們兩人,不會有其他選擇。恭喜你一睜眼多一個男朋友。”唐御抱著錢淺大大親了一口。

      “可……可是”錢淺想到了林悠悠,心里不知道是什么滋味。

      “沒有可是!”唐御堅定地說:“你昨天可是親口對我說,你喜歡我。難道你想否認?”

      錢淺默。沒法否認!的確喜歡!只是……只是她一開始就明確地知道,唐御不會是她的男人,所以她從來都拒絕承認,自己對唐御動了心。

      “晴晴,你看著我。”唐御抓著錢淺的雙手,認真地盯著她的眼睛:“你哥哥了解我,知道我是個多執著的人,我認定的人或事,一輩子都不會變。所以你是我的,也只能是我的。我不接受拒絕,因為我知道,你也喜歡我。你昨天說的那些什么未來老婆之類的,那些絕不可能發生,我喜歡什么樣的女人,我自己最清楚,從一開始,我心里的人就是你。”

      錢淺:……好感動好想答應腫么破……男主實在太犯規……這樣哪個女人能拒絕……

      看錢淺久久不說話,唐御果斷幫她下了決斷,他低頭啃了一口錢淺的手指:“別發呆了。從現在開始,你就是我女朋友,我是你的男朋友,聽清了沒。”

      錢淺瞪了他半天,終于呆呆的點點頭。聽見唐御的表白,有一絲那壓抑不住的喜悅浮上心頭,她喜歡的男人剛好也喜歡她,多么幸運!她真的不想錯過。就算……就算……唐御最后還是會愛上林悠悠,她也真的好想跟他好好談一場戀愛,至少現在,這個男人是屬于她的,不是嗎?

      明日事明日愁,等到唐御要離開她的那天再說吧!作為一個其實已經三十幾歲的大齡剩女,錢淺覺得自己到時候應該能夠看得開……她現在真的不愿意多想,只想好好談戀愛。至于林悠悠……林悠悠……

      “如果……”錢淺終于開口,聲音有點干澀:“如果有一天,你發現自己愛的不是我,想要離開我,一定要跟我直說……”

      “不會有那一天。”唐御的聲音無比堅定。

      “我是說如果……”錢淺并不敢說,世界法則已經給你安排好了官配女朋友。

      “好吧!如果!”唐御笑著嘆氣:“如果有那一天,你直接弄死我就好,不用考慮太多,你哥哥不會讓你坐牢的。”

      “胡說八道什么……”錢淺樂了,對著唐御的胸口就是一拳。

      唐御順勢倒在沙發上,帶著幾分得意地笑道:“那天在咖啡店就跟你說過了,今年8、9月結婚,你不是還嘲笑我嗎?現在有新娘了,可以結婚了……”

      錢淺:L(*≧□≦*)¬誰特么說要結婚了!!有這么順桿爬的么……

      吃過午飯后不久,唐御的助理果然給兩人送來了衣服。終于不用再裹著一塊浴巾晃來晃去了,錢淺表示十分安慰。

      穿上衣服的錢淺果然一副翻臉不認人的架勢:“你回去上班吧,我先回去了。”

      “這么快就翻臉不認人。”唐御一把摟住錢淺,在她臉上親一口:“別忘了,你的琴還在我車上。”

      “對啊!我都忘了。那你先送我回去?”錢淺詢問地看著唐御。

      “我的車被助理開走了……”唐御一臉無賴。

      ……那你還啰嗦個屁。

      “我叫了司機過來,先送你回去,晚上我下班再給你送琴過去。”看錢淺撇嘴,唐御馬上找補。

      既然如此,錢淺就也沒多啰嗦,老老實實跟著唐御走了。

      一到錢淺的小公寓,唐御就沖她伸出手:“鑰匙拿來,我晚上下班過來給你送琴。”

      “你敲門就好了,干嘛還要鑰匙。”錢淺不情不愿。

      “昨天晚上累到你了,下午再睡一會兒,我就不按門鈴吵你了。”唐御攬過錢淺親親她的額頭。

      “說得那么曖昧……”錢淺老臉一紅,掏出鑰匙遞給唐御。她確實挺想睡一覺的,也許是因為藥物影響,她一直到現在疲憊感都很重,就像整晚沒休息的感覺。

      唐御接過鑰匙就離開了,臨走還囑咐錢淺下午一定睡一覺。不用他說,錢淺一進門就迅速換衣服把自己埋進被子,一覺睡到昏天黑地。

      錢淺是被屋里的響動驚醒的。她躺在床上有些迷茫的聽著外面客廳持續的動靜,心里稀里糊涂的琢磨:難道是進賊了?

      她坐起來,正想爬下床偷偷看一眼,臥室門就被人從外面打開了。一身家居服的唐御站在門外,跟錢淺來了一個眼對眼。看見她醒了,唐御笑起來:“醒了?正巧該吃晚飯了。”

      “你怎么在這里?”錢淺奇怪地看著唐御:“我還以為你送完琴就回去了呢。你應該很忙吧?”

      唐御嘆氣:“就這么想趕我走?”

      他坐到床上,幫錢淺理了理她蓬亂的頭發:“我說過吧?你不適合一個人生活,如果我不來,你睡到這個時候,肯定又是湊合吃晚飯。”

      “所以呢?”錢淺一邊問一邊慢慢往床下爬。

      “所以你應該跟我一起住啊。”唐御說得理所當然。

      “才不要!”錢淺白他一眼:“你家離我學琴的地方那么遠,多不方便。”

      “我可以送你。”唐御跟在錢淺屁股后面走進浴室,被錢淺推出去。

      “那我也不要!!”錢淺隔著門喊:“我住在這里挺好的!”

      “我知道。”唐御靠在門邊,對著浴室里面的錢淺宣布:“所以我搬過來。”

      錢淺這才發現,她的洗手臺上面多了不少東西,剃須刀、須后水、護膚品、牙刷,林林總總一大堆。什么鬼!!錢淺拎起一條陌生的毛巾仔細看了一眼,立刻扔下轉身往外跑。

      客廳里,擺著兩只行李箱和兩個紙箱子,一個箱子已經拆開,擺了一地東西。錢淺目瞪口呆地看著眼前的一切,口齒不清地問:“這這是怎么回事?”

      “我的行李。”唐御回答得一派輕松,拎起一只箱子往臥室走:“早就等著你醒了以后,我好往衣柜收衣服。”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軍營:軍少,別亂來重生之武神道修羅丹神我真的長生不老傭兵的戰爭
    我在末世有套房當醫生開了外掛儒道至聖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穿越絕色毒妃:鳳逆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