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快穿:每次都是我躺槍 » 第四十章:大爺,我就跑個堂(四十)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快穿:每次都是我躺槍 - 第四十章:大爺,我就跑個堂(四十)字體大小: A+
     

      屋里的人聽見以后并不啰嗦,將錢淺身上的繩子解開,一把把她從椅子上拉起來,又迅速把她的雙手反綁起來,拖著就走。錢淺郁悶的發現,自己真是毫無反抗之力。

      錢淺被粗暴的拖拽著,穿過一個小院子,又走過一條小巷。剛出小巷,拖著她的男人就停了下來,一把抓住錢淺,用一把鋒利的刀抵住錢淺的脖子。

      錢淺定睛一看,原來周圍已經密密麻麻圍著人,暗一正站在中間,面沉似水,手執一把長刀,一看見錢淺被刀架住脖子,立刻用眼緊緊盯住錢淺背后的人,用冷靜的口吻說道:“放了我女兒,我保你不死。”

      那人聽了他的話反倒笑了:“暗一,沒想到你來得挺快啊。可惜你的條件不夠好啊,都是老熟人了,你這樣沒誠意,讓我怎樣跟你談。”

      “那你說。”暗一頷首,依舊是一副冷靜的樣子。

      “我說?那簡單了!把你日前去江漢收集的證據交給我,我立刻放了這小丫頭。”錢淺背后的人果斷提出要求。

      等他提出了要求,錢淺也知道她是誰了。同時她也知道,估計今天她很難活著離開這里了。

      江漢的證據,是主線劇情里晏桁扳倒皇后和四皇子的重要證據,他是不可能拿出來交換任何人的性命的。

      劇情里,四皇子的人抓住了女主白流霜想要交換這份證據,晏桁都沒有輕易答應。最后還是白流霜女主光環發揮了作用,用了江湖上的朋友給她的一顆逆天的暗器霹靂珠,才成功脫身。

      龍套錢淺并沒有這樣逆天的暗器,也沒有什么見鬼的光環,于是她只能等死。

      暗一聽見這個要求,果然沉默了一秒,隨即果斷的一點頭:“好!你等我跟主子說一聲。”隨后暗一立刻遣人回報晏桁。

      錢淺知道,他這些都是無用功。知道自己要死了,她其實還是很害怕的,但是她還是整理了一下自己臉上的表情,沖暗一咧嘴笑了笑,說道:“爹,你別費事了,你主子一定是不肯的。那也沒什么關系,只是我娘就拜托你了,你可得對她好啊……還得多生倆孩子好好養大,不然她又覺得自己克親……”

      暗一一聽錢淺這話,立刻厲聲呵斥:“小孩子家家一天到晚胡說八道些什么!你老實呆著,爹一會兒就救你出來!”

      錢淺背后的人聽了暗一的話嘿嘿一笑:“看來暗衛統領很自信啊,那就借你吉言了。咱們都盼著你主子能好心拿出證據來換人吧,這樣你好我也好……”

      沒等多久,只見一隊明盔亮甲的精兵列隊森嚴,正向此處行進而來。為首兩人騎在馬上,一位白袍銀甲,是陳靜和,另外一人穿著暗紅色的錦袍,臉上表情肅殺,正是晏桁。

      錢淺背后的人看見晏桁帶著兵馬而來,轉而沖著暗一笑道:“看來你主子并不合作啊,那可怪不得我了。”

      暗一的臉上露出一抹焦急神色,轉頭看著晏桁。晏桁冷冷盯著那人,說道:“放了她,保你不死。”

      錢淺背后那人噗嗤一聲笑了:“六皇子,這話您那暗衛統領已經說過了,您就用不著繼續重復了。我的條件很清楚,證據給我,我放了這孩子,怎樣?”

      晏桁尚未說話,旁邊的陳靜和冷哼一聲:“癡心妄想!”

      “如此,那就對不起了。”錢淺脖子上的刀又離她近了一點。

      “主子!”暗一抬頭看著馬上的晏桁,眼里透出幾分急迫:“證據我們還可以再找,臣就這么一個女兒,望主子垂憐!”

      “暗一,你逾矩了!”陳靜和冷冷斥道:“你明知那份證據有多重要。何況,你又如何保證,證據到手后他一定能放了你女兒。”

      暗一并沒有看陳靜和,只是依舊眼巴巴的盯著晏桁,可惜晏桁一言不發,直直盯著脖子上架著一把刀的錢淺。

      錢淺看見晏桁過來,其實心里存了一絲希望,也許……也許晏桁能看在她爹的份上,把她換回去呢?她也緊緊盯著晏桁的眼睛,可惜并不能從中看出一絲情緒。

      錢淺看了一會兒就放棄了,有點自嘲的笑起來,怎么可能,連女主他都不換,自己這個小龍套算老幾啊。她閉上眼,有點不忍心看暗一求晏桁的樣子。她想說,別求了,沒用的。可是她終究還是沒有開口,畢竟是她自己的命,她還不想放棄……

      “主子!”暗一見晏桁依舊沉默不語,心里不禁有些恐慌,他心一橫,跪下說道:“主子!只要今天您能救小女的性命,待到小女一及笄,臣立刻將她送入六皇子府,做……侍妾!”

      說出口之后,暗一松了一口氣,在心里不斷安慰自己,只要女兒能活著,沒什么了不起,只要女兒能活著,做侍妾也可以,真的可以!

      晏桁聽見暗一的話,猛地轉頭盯住他,臉上顯出幾分震驚之色,半晌才開口說道:“你……”

      一旁的陳靜和看見晏桁臉上的神色,迅速下了決斷,手一揮,大聲命令道:“放箭!!”

      “不!!!等一等!!”暗一迅速從地上躥起來,向錢淺奔去,想要最后努力一下,拯救自己的女兒。

      晏桁的臉上顯出幾分驚慌,緊緊盯著被緊緊包圍的錢淺兩人,盯著錢淺下巴上的利刃。他本來差點也沖出去了,旁邊的陳靜和早就緊緊扯住了他的袖子。

      然而,一切都晚了,錢淺只聽見了箭矢的破風之聲,和箭矢到來之前利刃劃破自己喉嚨的聲音。

      被一刀抹了脖子真不是啥好體驗,身體的每一個細胞好像都缺氧難受,她躺在地上默默地想,為什么不能一秒鐘就死掉,還要拖著難受的身體躺在這里茍延殘喘一會兒……反正也是救不活了,干嘛還要多受罪。

      幸好……幸好意識已經有點模糊了,真是……快點結束吧……便宜爹好像哭了……哭啥……這人好像晏桁……他來看我死沒死么……



    上一頁 ←    → 下一頁

    異能之紈?寧小閑御神錄蓋世帝尊海賊之最惡新星極品上門女婿
    我當道士那些年滄元圖大明帝國日不落帝道獨尊隨波逐流之一代軍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