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快穿:每次都是我躺槍 » 第三十八章:大爺,我就跑個堂(三十八)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快穿:每次都是我躺槍 - 第三十八章:大爺,我就跑個堂(三十八)字體大小: A+
     

      晏桁聽見暗一囑咐錢淺,出門之后,沒等暗一開口就主動說道:“今天四哥府里夜宴讓暗三和暗七跟著。”

      暗一答應道:“謝主子,我等下交接完就來接我女兒。”

      晏桁只是點點頭,并未說話。暗一看了他一眼,像是自言自語一般說道:“唉!女兒大了,過幾天還是讓她辭了工,回家好好繡嫁妝,也省得我和她娘操心。”

      晏桁看了他一眼,問道:“不是還沒說人家嗎?”

      暗一偷偷觀察了一下晏桁的神色,笑得一臉無害,答道:“再過幾個月就十四了,我跟我娘子商量了,最近就給她相看個家世普通的人家,先訂下來,過幾年再出嫁也使得。”

      晏桁聞言眼神閃了閃,問道:“別人家都想方設法讓閨女嫁高門,你怎地想要找個普通人家?”

      暗一低頭笑道:“別人不知,我這樣的人還不知么,高門大戶哪里那么好進的,我雖拿著金吾衛四品的俸祿,卻因執掌暗衛營,沒有明面上的實職,在旁人眼中實在算不得強硬的背景。世家大族的正妻若是沒有可以依仗的娘家,必定要受不少磋磨。我們兩口子不想讓她受這個罪。若是側室,那更不可能,我決不讓我女兒為妾。”

      晏桁聽了他的話,一聲不吭,快速登上馬車,噌的一下甩下車簾,也不知道跟誰置氣。暗一也不去理他,自顧自的隱遁了,暗中保護。

      那邊晏桁和暗一走了,這廂錢淺卻覺得周圍人看她的眼神有點怪怪的。

      不就當街召喚了一回爹么,有什么可大驚小怪的,錢淺有點恨恨的想。她并未想到,當街召喚爹只是其一,更加讓人好奇的是,一個跑堂小伙計當街召喚出一個帶著四品金吾衛腰牌的爹,這才是她被人圍觀的主要原因。

      暗一跟著晏桁已久,成為暗衛營長之后,不僅僅六皇子府的暗衛,連宮中的部分影衛也都是歸他訓練。因此六皇子派系的人,見過暗一的并不在少數。大家都知道暗一是晏桁的親信,對他多有尊重。

      錢淺剛剛回到二樓,就有一個正在吃飯的公子和善地跟她打招呼:“原來你是左衛中郎將家的……呃……孩子啊?怪不得六……公子放話出來護著你呢。”

      錢淺回頭看看這位公子,并不認識,不過她便宜爹在金吾衛中的職務的確是左衛中郎將。而且聽這位公子的說話口氣,似乎是知道晏桁是六皇子,好像也似乎知道自己是女孩子的樣子。

      況且這人似乎也是個常客,看晏桁平時來吃飯,他卻從未上來打攪過,想來是心知肚明的自己人。

      想到這里,錢淺咧開嘴笑笑,沖著那位公子一點頭,答道:“是啊!公子您認識我爹啊?”

      那位陌生公子點頭答道:“有過幾面之緣。”想了想又笑著補了一句:“怨不得每次六公子來都是你去伺候呢。”

      說者無意,聽者有心,知曉晏桁身份的人聽了這話,心里不由都有一種恍然大悟的感覺。是啊!!!高高在上的皇子突然頻繁的跑到民間酒樓來吃飯,還每次都指定同一個小伙計伺候。這事兒原本就怎么看怎么奇怪。

      現在又知道了,每回伺候六皇子的小伙計,居然是六皇子親信左衛中郎將家的孩子,大家頓時腦補了一出間諜大戲出來,就說嘛!英明神武的六皇子怎么可能那么無聊,就為了折騰一個小伙計玩兒,隔三差五就來一趟,肯定是有什么大事!!!

      不得不說,人類腦補的能力真是無比強悍,錢淺在不知道的情況下,她已經被六皇子派系的一眾人馬,腦補成了一個臥底間諜的形象。等到她知道這件事的時候,已經晚了!她已經被這個腦補過度的結論給坑了進去……

      錢淺從來都不知道,她一個龍套居然還有這么大的職業風險。她現在正被綁在一張椅子上,頭上蓋著麻袋。被綁票這種事,不是一向是男女主的專利么,怎么還會輪到她??

      “7788,這究竟是怎么回事啊?”錢淺實在是太困惑了。

      “主線劇情里面并沒有你被綁架這回事兒,這是自由世界,發展不可控,所以,錢串子,你還是想想有沒有得罪人吧”7788不服責任的一攤手。

      錢淺:“懂了!這句話翻譯過來就是,‘不知道你為啥會被綁票’,那么多廢話!”

      7788:“都說了自由世界,自由世界,不知道還不是正常的……”

      錢淺(#?Д?)……好想揍7788一頓出出氣……

      錢淺開始拼命回憶她被綁架之前的事,離當街叫爹的事件已經有幾天了,她這幾天過得很尋常,晏桁也沒過來討嫌。

      任務也完成了,錢淺正算計著是不是該換個工作了。剛來的時候7788就囑咐過,盡量多學點有用的專業技術,留著以后用,她正計劃要不要去藥鋪做學徒,或者跟著暗一學點武功啥的,還沒來得及實施,就被人綁票了。

      媽蛋!剛完成了系統任務就倒霉!連個緩沖時間都不給!錢淺恨恨的吐槽。到底也沒想出來自己得罪誰了。

      然而更加讓人心塞的是,日復一日忙碌的跑堂工作并沒能讓她學到什么保命的技巧,因此錢淺現在唯一能做的事,就是——等著問問綁匪,看看是不是抓錯人了……

      幸好沒讓錢淺等太久,就有人來招待她了。臉上的麻袋一揭開,錢淺適應了光線之后,迅速觀察了周圍的環境。

      很好!一間很空曠的屋子,窗戶封死,屋里只有一張椅子,和一張桌子,桌子上什么都沒有,連一只可以摔碎的茶杯都沒有。她面前站著一個長相普通的男人,但是眼里精光四射,一看就不是善茬。因此結論是……她靠自己絕壁逃不出去!!

      錢淺緊緊盯著眼前的男人,確定自己真的沒見過他,也不覺得自己有得罪他的可能,于是斟酌了一下,開口問道:“這位大爺,我并不認得您,您是不是抓錯人了?您是想要贖金嗎?如果是的話,您別找錯人家了,我是狀元樓的跑堂學徒,我家住城南,您要到城南張家找我爹來贖我才行。”



    上一頁 ←    → 下一頁

    嬌妻在上:墨少,輕輕親極靈混沌決異能之紈?寧小閑御神錄蓋世帝尊
    海賊之最惡新星極品上門女婿我當道士那些年滄元圖大明帝國日不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