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快穿:每次都是我躺槍 » 第二十九章:大爺,我就跑個堂(二十九)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快穿:每次都是我躺槍 - 第二十九章:大爺,我就跑個堂(二十九)字體大小: A+
     

      然而7788表示,它也不知道:“因為原劇情里,男主和陳靜和并沒有頻繁出現在狀元樓,一共只有兩次,第一次就是你在流云齋把白流霜氣跑那次,然后他倆都再也沒來過。再出現就是咱們該跑龍套的時候了。所以你問我我也不知道,這是自由世界,有一點點出入也是正常滴……你表太擔心。”

      錢淺表示她一點都沒被安慰到,只好致力于努力跟男主打好關系。萬一到時候她的追債大業出現什么紕漏,跟當事人關系好點,也容易補救不是?再說,跟男主打好關系對于目前的錢淺來說,并不是啥太難接受的事。

      通過這時間的接觸,錢淺覺得,晏桁這人其實還挺不錯的,為人的確傲嬌了點(人家是皇子嘛!正常的),但是個性其實還算溫和,并不難相處。除了有點愛折騰,時不時的就弄出點花樣來,遛她玩兒以外,真沒什么大毛病。錢淺表示,不就是愛耍著她玩兒嗎,這都是小事,能忍。當然嘍,以上只是錢淺自己的看法。

      在狀元樓其他跑堂的眼里,這位“護國公府的表少爺”妥妥是一位難伺候的魔王級人物!就沒見過這么作的。還好他只作弄小五子一個人!!也不知道倒霉的小五子到底是哪里惹得這位爺不快,每回來必要收拾一通。大家都紛紛在心里為錢淺掬一把同情淚。

      不過包括喜子在內的所有跑堂還是有些感謝錢淺的,畢竟誰也不知道,如果沒有錢淺在前線擋火力,下一個倒霉的會不會是自己。

      因此,大家雖然對錢淺報以深刻的同情,卻也沒想著解救她。反而一看到晏桁到狀元樓,就第一時間把錢淺擺放在顯眼的位置,方便晏桁發現并作弄。所以這段時間以來,錢淺已經成為了晏桁的默認專屬跑堂。

      對于大家的同情,錢淺表示,不經過詳細的調查研究,就隨隨便便下定論,真是非常不靠譜滴。實際上,錢淺最近過得相當滋潤。如果讓她自己選,比起累得直不起腰的擦桌子撤臺,還是招呼晏桁比較輕松。

      況且,雖然這位男主君表面上一看見她就是使勁折騰的架勢,但實際上倆人在狀元樓范圍內可以算得上是有商有量的小伙伴。

      比如,實際上,兩人的對話是這樣的……

      錢淺(聲音小小):“大爺今天點個燉羊肉吧,我打聽過了,今天的羊肉特別好。”

      晏桁(大聲訓斥):“你是不是找死!少爺我什么時候吃過這樣的粗菜!”(周圍人一哆嗦,躲得更遠了。)

      錢淺(聲音小小加點頭哈腰):“反正點什么少爺您也是只擺著看……”

      晏桁(小小聲):“你想吃羊肉了吧。”

      錢淺笑嘻嘻不說話,晏桁啪嘰一扇子敲在錢淺頭上,聲音巨大,嚇到周圍人又是一縮頭,隨后大聲訓斥:“敢把腦瓜動到爺頭上!要是不好吃,爺扒了你的皮!”

      在外人眼里,就是倒霉蛋小五子又惹了那位大魔王不高興,不僅挨了訓,還挨了打,真是好倒霉好倒霉啊!!!!

      雖然這位爺每回出完氣準備走人的時候,總會賞下兩個菜給小五子。可是被來回折騰那么半天,才賺回兩個剩菜,怎么想都覺得好可憐啊!!害得他們都不好意思跟小五子分菜。

      所以錢淺同學最近借食盒的頻率真是非常的高啊!

      當然嘍,在外人眼里,實習服務員錢淺同學受到的委屈還不止這些。經過大家觀察,這位爺最近似乎最喜歡折騰小五子去跑腿,打發他去買各種東西,這些東西都沒法說,真是越來越奇葩。

      小五子辛苦買回來吧,那位十有八九還不滿意。所以現在,只要晏桁一從荷包里掏銅錢出來,整個樓面的伙計都替錢淺暗暗捏把汗。

      不過錢淺卻很喜歡這種買東西的游戲的。在眾人聽不清她說什么的情況下,她正一臉狗腿地跟晏桁商量:“大爺,商量一下,今天不買糖人了好不,那東西沒啥好吃的,涂得花花綠綠也不知道有沒有毒。”

      晏桁板著臉,手指里面夾著幾顆銅板,沖著錢淺訓斥道:“讓你買個東西,你怎么那么多廢話!!!滾去買個糖葫蘆,一串六顆,多一顆少一顆都不行!!”

      錢淺點頭接過晏桁手里的銅錢,轉身下樓去了。誰也沒發現,一起遞到錢淺手里的,還有兩顆小小的銀珠子。

      這些日子以來,這樣的小銀珠子錢淺已經攢了十來顆了。男主果然大方,錢淺一臉笑瞇瞇的捏著手里的銅板和銀珠子,笑得像個偷了油的小老鼠。

      晏桁看見她的表情,不由嗤笑了一聲:“眼皮子真淺。”嘴上雖然這么說,但他其實對錢淺的反應很滿意,也不枉他特地找人打了這么些不顯眼的小銀珠子,專門為了打賞用。

      錢淺跑腿去買來了糖葫蘆,當然晏桁是照例不滿意,不是嫌棄顏色不好看就是嫌棄山楂的個頭不夠圓,錢淺也不理他,由著晏桁在那里嘮叨,依舊笑瞇瞇的給晏桁和陳靜和添水。

      坐在晏桁對面的陳靜和小將軍一臉鎮定。頭一次看到這出大戲的時候,他覺得自己的皇子表弟一定是被什么妖孽附身了,活了二十幾年,他都沒見過晏桁這樣嘴賤話多的樣子。后來見多了,他也漸漸淡定了,只是覺得,自家表弟果然不同常人,連找樂子的方式都特別奇葩。

      當然,對于錢淺,陳靜和同樣也私下里查了個底兒掉,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煩,對于可以接近晏桁的任意一個人,他都不會掉以輕心,畢竟晏桁的身份太特殊。

      在發現錢淺的身份的確沒什么太特殊之處,而且這小丫頭的分寸也掌握得很好,并沒有不識相的想要順桿爬之后,陳靜和逐漸對錢淺放了心,也就不再理會晏桁的奇異愛好了。

      在陳靜和眼里,晏桁現在這樣的行為簡直跟愛欺負人的小男孩沒什么兩樣,不過他覺得倒也可以理解,他知道自己的貴妃姑媽對晏桁的教育管理有多么嚴格。

      因此,他想,也許晏桁需要個童年補償,比如……像個孩子一樣任性的欺負小朋友。而狀元樓的這個跑堂學徒就是這個倒霉的小朋友。不過這個小跑堂顯然很聰明,居然逐漸跟晏桁混出了幾分哥倆好的狀態,讓陳靜和不禁有幾分刮目相看。



    上一頁 ←    → 下一頁

    總裁的代孕小嬌妻同時穿越了99個世界紹宋大劫主師父又掉線了
    醫手遮天武器大師至尊毒妃:邪王滾一邊陰陽鬼術嬌妻在上:墨少,輕輕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