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快穿:每次都是我躺槍 » 第二十七章:大爺,我就跑個堂(二十七)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快穿:每次都是我躺槍 - 第二十七章:大爺,我就跑個堂(二十七)字體大小: A+
     

      “娘~~~”錢淺討好地看著張氏,懇求道:“您看,大叔都說了,我的裝扮,瞞過一般人盡夠了,您看我都在狀元樓干了兩個月了,不是沒事兒嘛!”

      說罷錢淺趕緊掏掏口袋,把喜子今天分給她的賞錢拿出來遞給張氏,賠笑道:“娘您看,今天有客人打賞了一大筆,我師父分給我足足五十文呢,您可以做件新棉衣了。”

      說罷錢淺又忙忙的去抱那個食盒,一邊遞給張氏一邊說:“您看我還給您帶了菜回來,有魚有肉,還有流云齋的點心。這還要謝謝大叔家的公子呢,這是他今天賞的。”

      張氏看看暗一,接過食盒,嘆了一口氣,對錢淺說:“娘不要錢,娘要你好好地……你現在是沒出什么事,可是萬一……”

      “沒有萬一!”錢淺看著張氏堅定地說:“娘你相信我,我沒問題的。”

      暗一聽了半晌,開口沖張氏笑道:“是啊,張家大嫂,你就放心吧,我們公子吩咐人照應她了,您不信小五子,還不信我嗎?”

      “這……唉!”張氏聽暗一這樣說,只得退一步,轉而懇求他道:“那還麻煩大爺跟你們公子道謝。只是大爺您也幫我教訓教訓這孩子,讓她在外千萬小心些,莫要惹下麻煩,給自己招禍事。”

      說罷張氏抱著食盒轉身進廚房了,錢淺看著暗一,笑嘻嘻的道謝:“多謝大叔幫我勸著我娘,否則我娘一定不會輕易善罷甘休的。”

      暗一聞言臉一板,說道:“你還敢說!你這個小丫頭片子膽子也忒大!居然敢上狀元樓那種地方當跑堂,你可知若要被人發現,要惹出多大禍事。”

      “應該不會被發現吧,”錢淺滿不在乎的樣子:“大叔您也說了,我的偽裝可以瞞過一般人的。”

      “哼!”暗一重重一哼,對著錢淺教訓:“我也說過,有武藝在身的,輕易就能看出你是女孩兒!你可知,狀元樓是什么地方,出入狀元樓的公子小姐都不是一般人,哪個身邊不得或明或暗的帶幾個侍衛,你能瞞過那么多高手的眼嗎?”

      錢淺聽他這樣一說,頓時自己也有點擔心,低著頭不說話了。

      “好在,”暗一補充道:“好在今天是我們公子先看見你了,已經暗地里交代人關照了,從明天起,就算有人認出你是女孩,也不會多說什么。”

      啊?合著自己還必須在男主的庇護之下才能將跑堂事業進行到底!!!錢淺有些受寵若驚,男主真是個大大的好人啊!!!錢淺在心里給晏桁點了個大大的“贊”。

      錢淺現在已經把晏桁劃歸在“好人”的行列,暗自決定,下次晏桁再去狀元樓,她一定好好服務,無論他怎么折騰,自己都絕無二話,爭取和男主建立更良好的關系。反正晏桁至多不過拿自己當狗遛,多跑幾趟腿又少不了一塊肉。

      再說……錢淺頗有幾分算計地想,自己總歸是要得罪男主一次的,既然未來追討飯錢這個偉大事業不得不做,那不如早點跟晏桁把關系處得好一點,好避免他到時候惱羞成怒一刀咔嚓了自己。

      這位有本事的狐貍大叔最好也要好好巴結,錢淺心里琢磨,萬一到時候晏桁想收拾自己,沒準可以拜托狐貍大叔幫自己求個情。她到現在也不知道暗一到底是個什么身份,不過也并沒有不識相的瞎打聽。看架勢,必然是晏桁的親信一類,錢淺猜想。

      “大叔,今天留在我家吃飯吧?我帶了好菜回來,而且,我娘做飯可好吃了!!!”錢淺熱情的對著暗一邀請。

      暗一點點頭,答道:“你娘已經提前請過我了,為著你這么個不省心的小家伙,你娘可是費盡了心思。”

      看張氏從廚房出來,錢淺想著,自己趕緊找個借口出去溜一趟,省得張氏沒消氣,又揪著她數落。于是笑道:“娘,今天我賺錢回來了,正好大叔在咱家吃飯,你好好做幾個菜,我去給大叔打點酒。”

      張氏點點頭,正要數錢給她,暗一先笑了,又掏出錢淺上次見過的那個小木牌遞給她,說道:“得了,你好容易賺錢,不留著孝敬你娘。我不用你的酒,你去找悅來客棧的掌柜,把木牌拿給他看,跟他說拿一壇我存的酒。你那幾個錢,還是留著給你娘做新棉衣,還一個月過年了,瞧你娘還穿得單薄。”

      錢淺聽了嘻嘻一笑,伸手接過木牌,又拿上給王順的點心,就一溜煙出門了。出了門錢淺才反應過來,狐貍大叔剛剛的話說得有點意思啊……怎么好像很是關心張氏的樣子。錢淺暗自決定,回去旁敲側擊的打聽一下,那個賊精的大叔怎么也得四十幾了,肯定有家有口,這樣關心一個寡婦,究竟是啥企圖……

      錢淺到了悅來客棧,一見到王順,就把點心掏出來遞給他。王順聽說是流云齋的點心,果然高興的要命,立刻仔仔細細地揣起來,笑道:“小五子,還是你小子講義氣,得了好東西還知道分給哥哥。”

      錢淺笑著點點頭,答道:“我能進狀元樓還不是小順兒哥幫忙,得了好的,自然要分給你的。”說罷,錢淺抬腿就要進客棧。

      王順覺得奇怪,就問了一句,錢淺笑道:“我家來客人了,是上京時幫襯過我們的一位熟人,那人說在你們客棧存了酒,給了我塊木牌讓我找掌柜的說一聲。”

      王順聞言“咦”了一聲,問道:“是一塊藍色的木牌嗎?”

      錢淺點頭,問道:“是啊,小順兒哥怎么知道。”

      王順一拍大腿,說道:“哎呀,你小子什么運道!!你這熟人可不是一般人,我們掌柜最是認這牌子,無論什么要求都答應的。”

      錢淺笑道:“牌子又不是我的。不過我倒是真是運氣好,上京路上受了貴人的幫襯,不過也就如此了,我家與那人其實并無深交。”

      王順還是一臉艷羨的樣子,仿佛錢淺抱了什么巨大的大粗腿。錢淺也不去理他,轉身進去找掌柜的。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渡了999次天劫絕世天才系統總裁的代孕小嬌妻同時穿越了99個世界紹宋
    大劫主師父又掉線了醫手遮天武器大師至尊毒妃:邪王滾一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