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廢土崛起 » 第一千二百一十九章 忍無可忍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廢土崛起 - 第一千二百一十九章 忍無可忍字體大小: A+
     

    “敘利亞阿勒頗地區再次生自殺式爆炸襲擊,據悉有十多人傷亡,其中大部分是婦女和兒童。”

    ccaV的新聞報道上,阿勒頗就是搖晃的鏡頭,殘破的城市,零星的槍聲,四處亂竄的行人。

    類似的恐怖襲擊太多了,人們只知道國外某個地方又死了人。至于這地方在哪里?具體死的又有誰?國內沒人感興趣,大家對于戰亂的印象都來源于電影和電視。而現實的慘狀太遙遠了,毫無感覺。

    可真正在爆炸現場,心情就不一樣。周青峰就在炸坑邊站了許久。

    他之前已經預感到了危險,當難民被挑動時他就覺著危險在靠近。可他只顧著裝逼去了,聯合國難民署的救援車隊最終還是和阿勒頗的難民混到了一起。

    殺了兩個混在人群的嫌疑人又如何?爆炸還是生了。

    周青峰在十多米外都被氣浪轟了出去,耳膜破裂,滿臉流血。等他回到炸坑,原本站在那里的十多個人沒了蹤影,只有遍地的焦黑殘肢和哭嚎的傷者。剛剛還跟他說話的王志高……,消失了。

    負責護衛周青峰的裝甲小隊立刻沖上來隔開難民和閑雜人等,紅隊的隊長跑過來對喊道:“頭,你需要包扎。”

    周青峰摸了摸自己的臉,血水和灰土混在一起,濕漉漉的。他有點腦震蕩的眩暈,一邊耳朵失聰,可他還是搖搖頭說道:“我沒什么大事,一會就好。”

    現場很亂,有人在哭,有人在喊,有人倒在地上人事不知。沒幾個人出來救援,政府軍的士兵都跟沒頭蒼蠅似的跑來跑去。

    周青峰很快接到了蕭金浪的電話,劈頭第一句就是:“小子,你怎么樣?”

    “我還好。”挨炸后,周青峰的精神相當空靈,語氣反而平淡。

    電話那頭的蕭金浪大松一口氣,“現場怎么樣?”

    “死了不少人,其中一個我們后勤姓王的少校。我當時聽到他示警喊了一聲,似乎是說有人沖我跑來了。可不等我回頭爆炸就生了。”

    蕭金浪也嘆了聲,卻沒空傷感,“你別管那么多了,阿勒頗不是你待的地方。你還是離開吧,隨你去哪里,找個安全的地方,別在敘利亞玩了。”

    聽這話,顯然是國內放棄了對周青峰監控的念頭。大佬們只求他好吃好喝,別出事就行。

    而周青峰聽到這話卻沒啥高興的,他沒有倔強的表示自己一定要留下,反而很聽話的嘆了聲,“好吧,我離開敘利亞。不給你們添麻煩了。”

    這么好說話的周青峰有點出乎蕭金浪的預料,可老蕭還是立刻答復道:“你待在原地別亂走,我去給你安排直升機。你先返回大馬士革,然后去哪都行。”

    周青峰回到自己的車上,周圍是負責警戒的裝甲士兵,外松內緊,拒絕任何人靠近。他透過車窗還能看到不遠處道路上的炸坑,恍惚間那里似乎還站著個人,剛剛還在跟他說話的人。

    開車的司機是國安安排的,看后座的周青峰臉上有血,連忙給他找來紗布和止血噴劑。周青峰伸手接過后忽然問了句,“你們是不是覺著我這人特別任性,特別麻煩,特別討厭?”

    司機一愣,卻沒說話。

    “流血流汗還要流淚,只為保護我這么個喜歡到處跑,到處闖禍的逗逼?而我這個逗逼還不知道感恩,每一次惹出的事都比天還大。我記得我之前闖過一會禍事,你們就有情報人員因為掃尾而犧牲。”

    司機還是不說話。

    周青峰嘆了聲,繼續自言自語,“我跟那個王少校不熟,總共也沒見過多少次。這次爆炸很可能是沖我來的,我感覺他像是代我死了。來的路上,他提到老婆不希望他來敘利亞,孩子還想著他趕緊回去。

    可現在他回不去了。”

    周青峰頭上的傷口已經快結痂,血水早就止住了。用水洗一洗,清理干凈后基本沒事。不過幫他包扎的司機還是用紗布把他的腦袋纏了一圈又一圈。

    周青峰呆坐不動,只是嘴里繼續問道:“你們因為照顧我,犧牲了多少人?”

    司機是個三十來歲的漢子,面目普通,但身手精壯。他結束包扎后回到駕駛座上,繼續保持安靜。周青峰忽然激動的一抓他肩膀,喝問:“你不會說話嗎?是不是有很多人因為我而死?”

    司機回頭間依舊平靜,卻總算開口簡單的說了句:“領導說你很重要,非常重要,極端重要。值得我們整個組為之拼上性命去保衛。”

    “呵呵……。”周青峰苦笑的把手松開,倒在吉普后座的靠背上沉默無語。

    蕭金浪又打來了幾通電話,告知說直升機已經安排好。周青峰在電話里懶懶應答幾聲,只能繼續等,偶爾腦袋朝車外看看打時間。可就在他亂瞄亂看的時候,車隊附近的人群中卻有個人吸引了他的注意。

    一個包著頭巾,穿著破爛的中年人。他高鼻深目,面容陰鷙,眼睛總是朝周青峰這輛車瞄過來。而周青峰一向記憶力極佳,他記得這個混蛋,剛剛自殺爆炸前這家伙就在難民的人群后頭指指點點。

    大概二三十米的距離,周青峰和這家伙隔著人群四目相對。他感覺到這人正在看自己,正在觀察自己坐在的這輛吉普車。陰鷙臉也驚覺自己被現,連忙一低頭轉到人群中。

    “老蕭,老蕭,我想我找到剛剛自殺爆炸的背后指使了。我們要不要去抓他?”周青峰連忙找來衛星電話找蕭金浪。

    可電話那頭的蕭金浪似乎很忙,只能是耐著性子勸道:“小子,你別惹事了。抓恐怖分子的事不歸我們管,直升機馬上就到,你再耐心等等。”

    電話一掛,周青峰還是只能坐在車內。車外的陰鷙臉似乎走了,可沒過幾分鐘這家伙出現在六七十米外的一棟破屋子旁,手中端著一具望遠鏡依舊朝周青峰看過來。他的膽子大了許多,明知自己暴露的情況下還朝周青峰比中指。

    周青峰眼睛極尖,他朝前座司機喊道:“左側七十米外的哪家伙絕對是恐怖分子,應該派個人去抓。”

    負責守衛的裝甲士兵連忙擴大的警戒圈,周青峰派了兩人出去抓對方,可實際上只能是驅趕。相比無法無天的周青峰,保護他安全的國安人員就謹慎的多。

    司機低聲勸了句,“我們現在的身份是聯合國的援助團隊和軍事觀察團,不能惹事,更沒有執法的權力。”

    這意思是……,安心坐著吧。

    面對驅趕,陰鷙臉頂多是繼續跑遠點,還是死盯著周青峰的方向。他就這么一直耗著不走。而且他身邊又出現了三五個同伙,一個個探頭探腦的看向周青峰。

    而周青峰只能在車內干看著。

    等了四五個小時,一架小松鼠抵達阿勒頗,緩緩降落。老蕭同步聯系周青峰道:“上直升機,馬上離開。”

    “那伙炸死我們人的恐怖分子呢?”周青峰反問道。

    “敘利亞官方剛剛向我們抗議,說我們的人在阿勒頗屠殺了兩名平民,我們正在想著如何擦屁股呢,你還要怎么樣?”

    周青峰被嗆的無語,只能上了直升機。

    可當直升機掠飛爬升時,周青峰清楚的看到地面的陰鷙臉朝他做瞄準射擊狀。其同伴還脫下褲子朝天撒尿,這仇恨難解的模樣顯然是不死不休。

    臥槽……,忍無可忍,無須再忍啊!

    小松鼠爬升十來米,周青峰卻把自己穿的軍裝一脫,哐當一腳把直升機的艙門踹開,直接跳了下去。



    上一頁 ←    → 下一頁

    道之血單兵為王主神崛起絕品仙尊覆漢
    小小逃妃震江山最強網路神豪無敵踩人系統步天綱火影之主神系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