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唐磚 » 第十節駝城的末日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唐磚 - 第十節駝城的末日字體大小: A+
     

    雲燁沒打算進星星峽,甚至沒有準備奪取星星峽,他只是在立威,為周重爭取一點趕路的時間而已。

    別人都是小部隊為大部隊作掩護,誰能想到雲燁氣勢洶洶的進犯,不過是在做戲,滿天下的將帥,沒有誰能夠在雲燁的攻擊下去抽出心思想別的事情,就算是知道雲燁的打算也不敢分心,因為他的進攻實在是太無理,也太猛烈。

    駝城上的弩箭不放過任何一個可疑的地方,而祿東贊事先為李靖準備的埋伏,在火藥弩的無差別打擊下立刻就顯出了原形。

    那些看起來像是石頭的東西,其實是牛皮做的,裡面藏滿了士兵,原本的目的就是為了打敵人一個措手不及,如今在火藥弩的轟擊下,無數的吐蕃人驚惶的從隱藏在亂石堆里的牛皮帳篷里逃了出來,還沒有跑出多遠,就被密如飛蝗的弩箭射倒,然後被護衛駝城的騎兵用鐵鉤子掛著拖走,駝城的前進道路上,一般不允許有死屍一類的東西。

    道路越來越窄小了,在深入星星峽五里之後駝城停止了前進,凄厲的號角聲響了起來,而且是整整一排的號手在吹號,長條狀的駝城很快就變成了一座方城,城池中間的八牛弩被無一例外的推到了最前方,所有的弩箭全部高高的昂起,投石機也已經做好了準備。

    祿東贊不相信雲燁能幹出什麼事情來,自己的軍隊已經後退到了兩里地之外,那個地方還不是駝城能夠進入的,雲燁想要徹底的佔領星星峽,那就和自己打一次正常的戰爭,真刀真槍的拼殺,而不是仰仗著武器的威力在這裡耀武揚威。

    弩箭砰地一聲就飛了起來,飛上了天空,幾乎遮蔽了峽谷上的陽光,剛剛下落的時候,火油就已經爆開,織成了一張巨大的火網落了下來,而就在同一時間熱氣球上的懸挂著的火油桶也從天上掉下來,空氣里都瀰漫著濃烈的火油味道。

    火網變成了火團,覆蓋了狹窄的峽谷,油氣被寒風帶著灌進了峽谷,頃刻間空氣也開始燃燒。舉目四望,到處都是黑紅色的火焰在肆虐。

    「回軍!」雲燁下達了最簡單的命令,這一次的飽和打擊,至少能讓峽谷里的火焰燃燒三天,地上的所有能燃燒的東西都在燃燒,充分證明了駝城到處寸草不生這句至理名言。

    祿東贊揮揮手扇開面前的黑煙,他已經有些糊塗了,雲燁這樣做只能擋住自己大軍的前進道路,對吐蕃軍隊沒有多少殺傷力,再大的火焰,燒不到人豈不是在做無用功?

    很快他就明白雲燁為什麼要這麼做了,親眼看著自己的士兵捂著喉嚨艱難的在喘息的時候,他才明白一個道理,這一次的火焰的副產品,也就是濃煙,有毒。

    「下作!無恥!」祿東贊再有泡了水的濕布堵住口鼻之前,狠狠地咒罵了雲燁兩句,看樣子峽谷是待不成了,只好下令撤軍,大火已成燎原,被風帶著卷過來,再不走說不動就會將大軍交代在這裡。

    計謀永遠是連貫的,單一的計謀不叫計謀,程處默率領的騎兵已經從遠處被凍的硬邦邦的草甸子上繞過星星峽,向祿東贊的大軍撲了過來,見祿東贊軍勢鼎盛,軍陣絲毫不亂,就終止了沖陣的打算,緩緩地退了回來,祿東贊也沒有作戰的意圖,只是將大軍駐紮在星星峽的出口處,並且建立了堅固的營寨,背靠黑石山做好了固守的打算。

    這樣的對峙進行了七天,程處默找不到任何可乘之機,只好原路返回,此時星星峽里的大火剛剛熄滅,一個赭紅色的峽谷變得黑黝黝的,真正是做到了寸草不生。

    祿東贊派遣斥候進入峽谷,前進了不足兩里地就被唐軍的弓弩手殺傷大半,前面赫然矗立著一道關口,無數戴著豬嘴的唐軍正在緊張的忙碌著,他們準備在這裡建立一個進攻的前哨陣地。

    這是李靖的軍馬,見縫插針原本就是李靖的長處,能將自己能利用的勢用到極處,李靖才不會管是誰把祿東贊趕出星星峽的,他的眼中只有勝負。

    雲燁統領著大軍繼續往玉門關走,大軍失期也是一項重罪,當年漢將軍李廣就因為失期沒有趕上大戰,不甘心受小吏的折磨,羞辱,這才伏劍自殺。

    現在雲燁同樣面臨這樣的問題,不過他的心態比較平穩,絕對不會幹出自殺這種事情,蘇定方正在玉門關伸長了脖子在等著自己,他會幫著自己拖住天使的,再說了現在也沒幾個天使願意沒事幹去戈壁沙漠上晃蕩,上一位已經死在亂石城了。尤其是聽說,現在的大將軍雲燁的脾氣暴躁無比,已經到了見人殺人的地步,走到亂石城找不到可殺的人,就跑去殺了兩千多吐蕃人,聽說還在星星峽放了一把滔天大火,把那裡的石頭都燒成了黑色。這樣的人惹不起。

    「陛下有令,命藍田侯雲燁即刻返京,不得遷延!」

    馬周站在駝城上向雲燁宣讀了皇帝的命令。

    「沒了?」雲燁打算聽一段長篇,沒想到就這麼一句話,而且還是命令而不是詔書,剛才給杜如晦的可是詔書,看上面的字跡還是皇帝自己親自寫的,他那手彆扭的飛白除了兕子能模仿出來,別人都做不到,怎麼到了自己這裡就成了一道命令,最離譜的就是馬周居然從懷裡掏出一枚令箭拿給自己,這又是怎麼了?

    上回在李靖的大營里是這樣,這一回在自己的大營里怎麼還是這樣?多餘的話一句都不說,就這麼簡短的一句話就給打發了?

    「你是大將軍,不接令箭,接什麼詔書,老夫的詔書裡面說盡了好話,但是不一定比你的軍令好,既然給了你令箭,就說明你還是大將軍,沒人打你軍職的主意,陛下這是在安你的心,要你不要過於急躁,又擔心你在回京的路上瞎耽擱,所以就特意給了你令箭,而不是詔書,你難道不清楚,接到詔書之後,臣子有一個月的假期嗎?軍令恐怕就沒這好事了。趕緊進京吧,陛下估計已經等的不耐煩淡了。」

    杜如晦似乎真的有點小嫉妒。

    「上回李靖也是這麼說的,難道說陛下的話越少就代表著越受重用?什麼道理啊,馬周,你來告訴我,到底是怎麼回事?」

    在馬周面前雲燁沒有絲毫要客氣一下的意思。

    「大將軍,杜相說的沒錯,陛下打算在今年元曰慶典上封賞各路有功之臣,不單是您要趕在元曰前抵達長安,就是在遼東的張帥,牛帥,也必須趕回京師,替補他們的人也已經上路了。」

    「大非川怎麼說,怎麼就沒人願意去大非川嗎?李靖大將軍為何不和我一同回京?」

    馬周苦笑一聲道:」程大將軍死活不願意從高原上下來,說什麼等他砍死了松贊干布之後自然會下來,既然程大將軍留在了大非川,李靖大將軍需要牽制祿東贊不讓他和松贊干布合流。否則程大將軍在大非川就危險了,所以啊,除了他們兩位,剩下的人都要回長安,草原上的三位將軍也不例外,元曰的大典估計會極為隆重,幾位大將軍不在長安可不成。「

    明知道馬周是在胡說八道,雲燁還是相信了他的鬼話,自己這些人統兵在外的時間太長了,這樣一來就會在軍中形成自己的派系,正在玩命的想要把大將軍變成一個領軍標誌的李二,豈能任由這些人長時間的掌握同一支大軍?以後領軍的大將軍是要統領不同的部隊的,這已經基本上是定局了。

    雲燁下了一趟駝城去玉門關交接了過關文書,等他回來的時候發現有人不許他再上駝城了,只說請大將軍即刻啟程回長安。

    仔細看了三遍,發現這個人不認識,再仔細看了一下,才發現這是一個沒卵蛋的太監,那曰暮,小苗,劉方他們都在駝城上,自己的的細軟也在駝城上,怎麼就不讓上城了?

    「你他娘的打算霸佔老子的婆娘?」雲燁揪著這個太監的脖子問。

    「陛下有令,命藍田侯即刻回京!」

    「你他娘的是要貪污老子的戰利品?」

    「陛下有令,命藍田侯即刻回京!「

    雲燁都打掉這傢伙三顆牙了,他還是這句話,不過這裡是駝城,自己的地盤,他不讓自己上駝城就是一個笑話,周圍的親兵氣的都要準備把這傢伙生撕了。

    不過雲燁沒讓他們動手,自己揍了這個接收駝城的宦官,估計沒事,要是別人動了手,動手的人不管有沒有理,李二一般的做法是砍了頭之後再問情由。

    」駝城明天給你,陛下的命令本帥還是要遵從的,即刻回京,也不說不睡覺了。「

    一夜之間駝城就變得面目全非,軍令裡面只要求將駝城交給太監,可沒說連人一起移交,這些將士都是自己從長安帶出來的,自然要平安的帶回去。

    田元義沒走,他的官職已經和駝城牢牢地綁在一起來了,所以他心痛的看著滿目瘡痍的駝城心痛如刀絞一般。(未完待續。)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