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唐磚 » 第五十一節李煙容的幸福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唐磚 - 第五十一節李煙容的幸福字體大小: A+
     

    李煙容高興地跟在雲壽後面上了雲家的馬車,她不需要收拾任何東西,甚至不需要帶母親給自己找的宮女,雲家什麼都不缺,阿壽給自己做的那個醜陋的布娃娃就在雲家的一座閣樓上。自己的衣服首飾辛月媽媽早就準備了一大批,到了那裡用不著看任何人的臉色。

    皇帝的車架就在前面,是準備去玉山巡視的,滿朝文武都以為失去玉山書院,卻不知道皇帝最重要的行程是在玉山的後山。

    太子也跟著去,所以當他看到李煙容爬上了雲家的馬車,就恨得牙根痒痒,這個閨女是他最疼的一個,現在看起來似乎心思已經不在東宮了,皇家嫁閨女就是為了收攏人心,牢牢地將勛貴綁在自己的戰車上,自己嫁閨女很有可能會肉包子打狗。

    等雲燁回來要好好的算算這筆賬,一個好好地閨女還沒有嫁過去,為什麼要住在未來的婆家?皇室丟不起這個人。

    當皇帝的馬車經過雲家的時候,李二掀開馬車帘子看看雲家屋頂上插著的畫戟,滿意的點點頭,這就對了,好好地替帝國征戰總會有好處的,雖然被人家不斷地彈劾說什麼囂張跋扈,一個剛剛打了大勝仗的將軍你指望他低眉順眼?這不合常理,李靖就這麼干,弄得自己心裡七上八下的,想給點賞賜都擔心出現意外。

    李二是帶兵出身的統帥,很清楚大勝之後將帥的心理,這個時候就該全身都興奮起來,裝什麼老成持重?

    雲燁擅起邊釁?這事說起來就可笑了,大唐什麼只准許人家打自己不許自己還手了?大食人的戰艦在海峽口被劉仁願轟的片甲不存,劉仁願重整隊伍之後還不是追殺進外海去了,現在正在大食海域燒殺掠奪,無惡不作的,想想就讓李二感到舒坦,將軍嘛,總會有些暴脾氣的。

    眼看著雲壽的馬車鬼鬼祟祟的進了雲家的側門,李二就呵呵笑著對長孫說:「你看到沒有?那一對小人兒進了雲家。」

    長孫面無表情的說:「看到了,這是皇家的恥辱,堂堂的郡主不願意留在皇宮,偏偏喜歡去別人家當小媳婦,難道您感到很舒坦?」

    李二撓撓下巴尷尬的說:「皇家的氣氛當然趕不上雲家溫馨,身為天下子民的楷模,我們不能像雲家一樣沒上下的禮數。」

    長孫哀嘆一聲道:「現在的小鬼頭越來越難以掌控了,一個個年紀不大,鬼心思不少,李奇,李默慫恿別的子弟欺辱衡山王,他們是要幹什麼?「

    李二撇撇嘴對長孫說:」那樣的蠢材也配覬覦儲位?象兒就算是有萬般的不是,但是一個仁孝還是在牢牢恪守的,他們有什麼?」

    長孫皺著眉頭小聲說:「總不能全部發配到西域大漠里為王吧?您已經分封了十六王了。」

    「就是如此,把西域的土地封的越是零散,就越是有好處,當年晁錯的主意拿到大唐一樣的有效果,幾百年後,他們就會自動的成為一門李姓百姓,有什麼不好,都說富貴不過三代,讓他們的爵位傳承的悠長些,就算對得起他們身上流淌的血脈了。」

    李二說的非常的乾脆,從今往後中原的土地將不再分封,衡山王李象是最後一個。

    「妾身一直弄不明白您為何不把杜如晦從西疆召回來?一支軍隊出現兩個聲音乃是兵家大忌,您這位老軍伍不會不明白吧?」

    李二詭異的搖搖頭說:「如果北庭都護府的大都護是別人,朕自然不會這麼做,軍令不出一門當然是尋死之道,但是這個規律放在雲燁身上好像並不起作用,他總是能恰到好處的和別人相處的很愉快,你看了他們的軍報,還有政令,不知道看出名堂了沒有?

    雲燁緊緊地抓著軍權不放,但是政令卻全部出自杜如晦之手,兩個人一文一武相得益彰,雲燁不過問政事,杜如晦不插手軍權,軍事上雲燁侵略如火,所向披靡,政事上杜如晦宛如春風拂過大地,令萬木生長,雲燁手下短短時間裡就出現了三萬多僕從軍就很說明問題。

    這一次對雲燁朕真的無話可說了,不是說他立的那點軍功,是說他和杜如晦之間的配合,兩人相依相存,又互相限制,這幾乎就是文武分家的一個典範,這樣的合作必須向全國推廣,文武分家已經喊了幾年了,效果還是不大,這是一個新的突破口。」

    長孫最大的驕傲就來自自己的丈夫,挺起胸膛看著李二的眼睛說:「這是自然,在大唐說功高蓋主根本就是一個笑話,我夫君百戰之下才建立了這個帝國,有誰的功績能大的過您去,李靖枉做小人,榆木疙瘩一個,聽說他還和許敬宗奪權,結果被人家生生的頂了回去,弄得很是狼狽。「

    李二啞然失笑道:」御下之能太差,這一點他沒辦法和雲燁比,雲燁看似毫不在意,可是啊,一旦他和李靖起衝突,幫李靖的人並沒有幾個。「

    皇帝與皇后這一次的談話不再談起那些惱人的戰火,因為實在是沒什麼好說的,自己的將軍們非常的得力,在東南西北四個戰場上都取得了驕人的戰績,大唐的勝利已經指曰可待,所以他們又開始了往年的習慣,開始琢磨自己的臣子了,並且把這個習慣當成倆人鍛煉智力的一種方式,雖然大部分時間裡都是李二一個人在唱獨角戲,但是只要提到雲燁,長孫總要和皇帝辯駁一番,絲毫不顧這裡面有什麼忌諱,雲燁是皇后的弟子,這樣做根本就沒有什麼錯,不但滿朝文武這麼看,就連皇帝也是這麼看的。

    辛月皺著眉頭看著李煙容非常的不滿意,不等李煙容說話就開始發飆:」你爹娘是怎麼照顧你的?三月從家裡走的時候,小臉上都長了嬰兒肥,怎麼短短的半年時間下巴就變尖了?既然這次回來了,偶爾回趟東宮看看爹娘就行了,可不敢再回去受罪。

    你那個家裡亂糟糟的,就像是集市,比咱家門口的集市還惹人厭,你本來就是一個安安靜靜的姓子,就留在家裡,哪都不去,你小丫姑姑嫁人了,沒良心的一出門就跑齊州去了,家裡總是沒了人氣,小武生了孩子以後也不來家裡了,不但她不來,小傑也不常來,來了兩趟還是跑來要藥材的給小武補身體的,一個個的良心都喂狗了。「

    對著自己未來兒媳婦發了一通怨氣,辛月終於心平氣和了,拖著笑的兩隻眼睛成了彎月的李煙容去了她的小樓,雲壽剛要跟上,就聽見離石先生站在書房門口咳嗽了一聲,乖乖的跟著離石進了書房,今天又要開始學習《典誥》。

    李煙容進了自己的小樓,立刻就快活的像一隻小鳥,一個虎撲就撲到了軟綿綿的床上,一個塌眼歪嘴的布娃娃就端正的坐在床上,雖然難看,但是非常的大,這是她和雲壽兩個人忙活了三天的成果,雖然比不得工匠們做的娃娃好看,李煙容依然執著的認為這個娃娃才是最好看的一個,別人只要說這個娃娃不好看,從不生氣的李煙容就會開始咆哮。

    辛月寵溺的看著這個抱著布娃娃的孩子,這個孩子有一半的時間是跟著自己度過的,說是自己閨女也沒什麼錯,看到她快活,辛月覺得自己也快活起來了。

    溫情了沒有多久,她的臉色就變了,因為雲暮倒掛在窗口,偷偷的往下面看,上面還傳來雲歡茲里哇啦的叫聲,說什麼自己快撐不住了,老天爺啊,這裡是三樓啊,讓雲歡抱著自己的腳就敢倒掛,這女子要不成了。

    還不敢上前打擾,擔心自己上前雲歡一失手,就會釀成大禍。

    李煙容卻笑得開心,拍著手要雲暮進來,只見雲暮兩隻手抓住窗欞子,狸貓一樣的就從窗戶鑽了進來,她穿著兩截的短衣,雪白的肚皮露在外面,還很不在乎的扭兩下腰肢。

    辛月氣的從牆上抓了兩遍才把雞毛撣子抓下來,沒頭沒腦的抽雲暮,活不成了,雲家的大小姐是一個喜歡露肚皮的波斯舞娘,傳出去全家就不要活人了,這都是天魔姬乾的事情,這個婆娘自從知道自己只不過是肚子里有蟲子之後,果斷的改變了姓格,一頭就扎進舞蹈的研究中去了,聽說最近正在研究波斯的蛇舞和肚皮舞,不用問,雲暮就是從天魔姬那裡過來的,家裡除了天魔姬那裡,沒有這樣的怪衣服。」暮姐姐躲到這裡來,到了這裡大娘娘就打不到你了。「李煙容掀開帳子,讓雲暮鑽到後面去,自己還擋在辛月的面前,伸長了雙臂擋著暴怒的辛月,就像是在玩老鷹抓小雞。

    雲暮瞅著一個空子,一矮身又從窗戶里翻了出去,攀著欄杆就下到了二樓,然後就咯咯笑著跑遠了。

    傻傻的雲歡剛把腦袋從窗戶里探進來,就看見母親那張怒氣沖沖的臉,慘叫一聲就從樓上掉到樓下的花叢里。

    辛月害怕的渾身發抖,探出頭向外看,發現雲歡已經一瘸一拐的爬起來去追姐姐了,辛月的兩條腿一軟就坐倒在地上……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