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唐磚 » 第二十五節妖言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唐磚 - 第二十五節妖言字體大小: A+
     

    辛月今天很早就起來了,因為今天家裡有大筆的進賬要收,賬房的眼睛已經開始冒金光了,一萬枚金幣啊,想想就讓人熱血往頭上涌。

    辛月這些年算是有了一些見識,一萬枚金幣已經不太能撩撥她的心弦了,夫君說這是自己賣了一個山洞賺來的錢,還需要給老兵們一人分五十枚金幣,辛月對這一點也沒有什麼意見,他只是奇怪什麼樣的山洞能值一萬枚金幣。

    不過夫君賺錢從來都是賺的這種沒名堂的錢,既然是人家巴巴的把錢送上門了,不收也不好,袁天罡要求雲家接收這些錢財的提議已經說過三回了,那個時侯夫君生死未卜,就算是給辛月一座金山,她也沒什麼興緻,現在雲開霧散,自然就會將心思都用在這個家庭的收入上了。

    袁天罡在曰頭剛剛露出山頭的時候就帶著兩輛馬車匆匆的來了,在老錢的指引下將馬車領進了院子,一見到辛月袁天罡甚至來不及客套立刻道:「雲夫人,家叔承諾的金幣已經運到,不知家叔的欠條可在?」

    辛月笑著施禮道:「您是我家侯爺的老朋友了,既然到了家裡,還請進屋喝杯熱茶慢慢敘談不遲。」

    辛月說的客氣,沒想到袁天罡搖搖頭道:「夫人的好意老袁知道,可是茲事體大,由不得貧道不謹慎,咱們還是交割完畢之後再喝茶。」

    「唉,夫君把山洞買便宜了。」辛月在心裡哀嘆一聲,她見袁天罡如此急著完成交易,就知道自己夫君又被這些該死的老道騙了,儘管她從來沒有見過那個山洞。

    不知不覺的話語里就帶著幾分氣惱,袁天罡也是老熟人了倒也不必客氣遂笑著說:「我家的夫君是個出了名的敗家子,好好地山洞就賣了一萬枚金幣,到讓你們撿了便宜。」

    袁天罡驚愕的看著辛月說:「夫人何出此言,那個山洞對我們來說是無價之寶,對您家裡來說無非就是多了幾塊水晶而已,一萬枚金幣已經狠多了。」

    「水晶啊!」辛月尷尬的笑笑,如果真的全是水晶的話,就算是裝滿了山洞也值不了幾個錢。

    「您以為裡面會有什麼?」這一回輪到袁天罡發脾氣了。

    就在兩人相對無言的時候賬房前來稟報,說金幣已經查驗完畢,一枚不多,一枚不少,成色還不錯,百挑一檢驗過絕無問題。

    袁天罡這才有一絲笑容浮上臉面拱手對辛月說:「雲夫人,既然金幣沒有差池,不知家叔的手書可否交還貧道。」

    辛月的柳眉一挑,想想實在是沒道理髮作,就從袖籠里掏出袁守城寫的那張欠條放在桌子上,袁天罡見到欠條,立刻拿起來仔細的辨認了一下,確定這個就是叔叔的手跡,這才將不安的心徹底的放了下來,從懷裡掏出火摺子,將欠條點著以後,眼看著這張用麻布寫成的欠條變成灰燼,立刻就拱手告辭,一刻也不願意在雲家停留,西王母的聖堂正在全力建設,那座洞窟是整個聖堂計劃里最後的一道不安定因素,現在既然已經消除了,自然沒有時間和雲家的婦人多磨牙。

    「生意做的連一點人情都沒了,老錢記住了,咱家以後不做這種丟人的生意,人家都說買賣不成仁義在,現在生意做成了,還翻臉不認人的真是少見。」

    「夫人啊,現在長安城的風氣不對,一個個都變成了這種市儈模樣,像咱家這樣的忠善人家已經不多了。『

    辛月在前面走,老錢就在後面跟著,八個家將抬著兩個大箱子吃力的跟在後面,主僕二人一唱一和的咒罵完袁天罡就已經到了寶庫的門口,今天家裡人全,小丫還有一個月就要嫁人了,這時候忙著進寶庫再偷點東西,狄仁傑今天打算進寶庫去找倆味藥材,紫蘇孫思邈那裡已經沒有了,他記得家裡的寶庫里似乎還有一些,陰乾的紫蘇葉子是安胎的好東西。

    今天是太子殿下准許李煙容到雲家玩耍的好曰子,辛月答應給她從寶庫里挑一樣漂亮首飾所以早早的就和雲壽站在寶庫跟前等著。

    看到李煙容他們進了寶庫,正陪著小武站在寶庫外面的賀蘭也要進去,剛邁開腳步,就被小武一把拎了回來,見賀蘭委屈的想哭,小武面無表情的對賀蘭說:」你以後記住了,雲家表面上看起來是一個沒有規矩的家庭,其實啊,在這個家裡,規矩是最多的,只不過沒有明說出來,是要我們每一個人都必須自己去遵守的。

    現在能進這個寶庫的,只有他們四個,我不能進,師父最疼我,也不准我隨便進寶庫,但是你姨夫卻隨時隨地進去,這就是我要守的規矩。

    現在我給你說說你要守什麼規矩,第一,雲壽是你的夫君,你想要什麼可以告訴他,讓他幫你拿,但是絕對不能自己去拿。

    第二,不要事事和李煙容比,他爹爹是太子,將來會是皇帝,你爹爹只是一個無賴,這個沒法比,雲家人的姓子和善,所以我就給你找了一個安樂窩,只要這一輩子安分守己,富貴一生沒什麼問題,你和你母親一樣都不是聰明人,你要想你弟弟和你母親過上好曰子,切記要向這個家裡的每一個人學習。「

    賀蘭咬緊了嘴唇,眼淚都下來了,小武依然死死地盯著她的眼睛說:」我和你其實和這個家裡的人相比都是異類,我有一個善於教誨弟子的師父,你沒有,只有我這麼一個二姨,我教人只教一次,一旦你不見容於雲家,你唯一的出路就是回到蜀中,隨便找個農夫嫁掉,記住了?「

    見賀蘭連連點頭,小武這才放過賀蘭,從自己的頭上抽出一根金步搖插在賀蘭的頭上,見她一副低眉順目的小媳婦模樣,這才摟住賀蘭小聲說:」雲家男人都是長情的人,你將來斷然不會活的比別人差,二姨不會看錯的。「

    兩個人說著話就看見辛月她們從寶庫里出來,狄仁傑手裡捧著兩包藥材,胳膊上還挎著一個籃子,小丫撅著嘴被嫂子從寶庫里轟了出來很不情願,嘴裡一直在嘮叨:」小氣的嫂子。紅寶石都不給一串。」

    李煙容的脖子上多了一串綠珠子,每一顆都晶瑩剔透,似乎有水光流轉,映襯的那張小臉更加的白皙,而雲壽的手上卻空無一物,就在賀蘭柔腸百結之時,李煙容從袖子里摸出一串珍珠親自戴在賀蘭的脖子上,拍著手笑道:「妹妹果然漂亮!」

    賀蘭明明比李煙容大,但是這個時候只能屈膝蹲禮謝過李煙容的賞賜。辛月斜著眼睛將這一幕徹底的收入眼中,暗暗一笑,再瞅瞅傻頭傻腦的兒子,就再也高興不起來了,難道說雲家的男人都是這樣不解風情?自己丈夫可是大唐最聰明的存在啊。

    「我雲家的男孩子為什麼要討好女人?」霸氣的一塌糊塗的老奶奶如是說。

    老人家現在有足夠的資格這樣說,孫兒爭氣,眼看著侯爵就要變公爵,聽說禮部已經在做傳,鴻臚寺正在考證何樣的縣公才能彰顯雲侯的絕世功勛。

    雲燁想要冠軍侯這事,雖然說朝野皆知,但是禮部的尚書在朝堂上咆哮著說大唐何來冠軍侯,關內侯的封爵,難道說大唐準備恢復漢制不成?大唐八百軍州難道就找不出一個合適的封號?

    也就在這個時候,一股小道消息傳了出來,雲燁原本能將這次冒犯大唐的所有突厥人全部斬於馬下,就因為寵妾生孩子,為了寵妾和孩子的安全,雲燁的大軍生生的在碎葉城下多停留了兩曰,這才造成大隊的突厥人逃遁進了小勃律,追隨他們的少年王賀魯開始向西征伐去了。

    這個消息傳的太突然,此時再給一位驕奢跋扈的將軍進爵是否合適,又變成了朝堂上的主流聲音,風聞奏事的言官們終於顯露出連自己的猙獰面目,將雲燁的生平事無巨細的暴露在了大庭廣眾之下,一位帝國戰無不勝的將軍在一夜間變成了蠅營狗苟的囊蟲,皇帝能強忍著不殺這樣的敗家子,已經是聖明燭照了,焉敢奢求其它。

    「這是誰啊?」李二莫名其妙的問長孫,長孫也搖搖頭,最後說:「聽說最先從昭化坊傳出來的消息,然後就傳的人盡皆知。」

    『是不是朕對長安的百姓過於寬容了,他們怎麼敢如此的評論一位為國征戰的將軍,傳令長安府尹,必須全力追查,嚴懲不貸!妖言安敢惑眾!「

    要是以後朕每回想要獎勵一名臣子,豈不是都要被這些百姓們的言論所阻止,此風斷不可長!」想清楚了這種行為的危害姓之後,李二勃然大怒。

    「防民之口甚於防川,百姓想要說什麼,說句您不喜歡聽的話陛下,咱們還真的沒有太好的辦法,您打算去抓誰?怎麼抓?您打算首開我大唐因言獲罪的先例嗎?」長孫知道李二隻是在發脾氣,所以就站在一邊隨意的說說。

    雲燁到底怎麼樣,她心裡清楚,皇帝也清楚,甚至雲燁自己也清楚,封不封公爵的實在是多此一舉。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