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唐磚 » 第三十二節紅月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唐磚 - 第三十二節紅月字體大小: A+
     

    張仲堅到了海峽卻出不去,海峽守軍不許任何船隻從海峽里往外走,海峽的這一邊停滿了海船,不論這些商賈行賄也好,威脅也罷,那道水門就是不對這些人開放,守門的校尉陰沉著臉不聽任何人的解說,昨曰有一個勛貴家的船想要強行通過,被山壁兩側的投石機和八牛弩轟擊成了碎片,僥倖活命的商人也被校尉就地正法,人頭還掛在水門上,這樣一來就再也沒人想要強行通過了。

    校尉半個月前還是都尉,嶺南水師遭到重創之後,所有官兵全體官降三級,如果不是因為把守海峽是個苦差事,他現在連校尉都沒得做,不管是出於公仇還是私恨,他斷然沒有徇私的道理。

    把守海峽的軍卒整整有一千三百餘人,以虯髯客的武力也不敢輕易的冒犯這樣一支裝備精良的府兵,站在船頭看了良久,就對衚衕海說:「繞路,我們的船不算太大,冒險從那片礁石灘穿過去,也比在這裡等要好得多,那個校尉沒有說什麼時候開放,我估計時間短不了,如果雲燁的船隻來到了這裡我們就危險了,他現在殺紅了眼,對我們不會客氣的。」

    衚衕海猶豫了一下點點頭,就下令調轉船頭向那片恐怖的魔鬼海駛了過去。

    魔鬼海之所以被稱為魔鬼海就是因為這裡風高浪急,礁石林立,稍有疏忽,船隻就會撞上礁石粉身碎骨,自從雲燁封鎖海峽之後,死在這裡的海盜數不勝數,他們有的異想開天想從這裡探出一條新的航道,結果進去的人都有去無回。

    如果不是因為自己的船艙里有兩個女人,虯髯客也不會冒這樣的危險,想到自己遇見高山羊子的情形,他就得意,這個女人看見了自己就像見到了鬼。

    虯髯客下到了船艙,船艙里充滿了銀靡的味道,兩個赤身[***]的女人呈大字型被綁在地板上,下體狼藉一片,嘴裡勒著繩子,只有粗重的喘息聲證明她們還活著。

    虯髯客坐在兩個女人中間,粗糙的大手開始在兩個女人身上遊走,他習慣在冒險之前將自己的慾望宣洩乾淨。

    「倭國皇女?也只是一個爛婊子而已,嘖嘖看看這個奶子,這個屁股,也是千人騎萬人跨了吧,不過老子就喜歡這個調調,當年你在南海上沒弄死老子,現在就輪到老子弄你了,哈哈哈,還饒上一個妹子,哈哈哈……「

    衚衕海小心的掌著舵,五牙大艦沒有船舵,只有一根粗大的木桅連接到船尾的轉向舵上,艹作起來非常的費力,如果想要保持航向的一致,這需要很高明的技巧,幸好衚衕海就是艹作這種船的高手,眼睛盯著海面小心翼翼的讓這艘五牙大艦在礁石間穿行。

    妖姬從自己的船艙出來,沒有找見虯髯客就問衚衕海,衚衕海意味深長的朝底艙看了一眼,就繼續看著海面,他並不同意虯髯客要將這兩個女人折磨致死的決定,作為海上的積年老賊,他知道只有將這兩個女人的腦袋立刻砍下來才是最穩妥的法子。

    虯髯客的呼吸聲就像來回拉動的風箱一樣,良久才慢慢平息,解開高山羊子嘴上的綁繩笑著說:「你妹子比你有滋味多了,海盜船上還能有處子,真是他娘的奇迹,看樣子你很疼愛她啊,怎麼樣?瞧見你妹子的浪勁了沒有?腫著一條胳膊也比你強,嘿嘿。

    慢慢熬吧,等到老子玩膩了就把你送給那些沒被閹割的奴僕,有幾個黑傢伙,傢伙比老子的還大,一定能讓你欲仙欲死。「

    說完就站了起來,赤裸裸的走到外面,妖姬立刻走過來,端來清水給虯髯客沐身,對於虯髯客鋼鐵一般堅硬的身體,她永遠是那麼迷戀。

    「妖姬,這兩個女人你不要給我弄死了,我還有用,你我都是差點毀在這個婆娘身上,等我們回來老鷹島,就把她賞給弟兄們,保證她死的慘不堪言。「

    妖姬甜甜的沖著虯髯客笑了一下,見虯髯客上了甲板,就推開底艙的門悄悄地走了進去,看都沒看渾身烏青的秀美,坐在高山羊子的旁邊什麼都沒說,就那麼直勾勾的看著高山羊子,她想看清楚這個高高在上的王女淪落到了這個地步,依然能夠讓自己的生死仇敵忍著不殺,到底她身上有什麼樣的魔力。

    「苗氏女,你敢對公主不敬?「秀美鼓起全身的力氣質問妖姬。

    「我是苗氏女,你是高原一,我們原本都是公主的替身而已,誰又比誰更高貴呢,現在我有了男人,我的名字就成了張女,而你們很快就會被那些最卑賤的奴隸所侵犯,高原一,你或許不知道吧,有些崑崙奴他們跟野獸一樣,我見過他們欺辱那些藍眼睛的女人,那個場面我不想訴說。

    作為公主的替身當年在南海我就已經盡到了自己的責任,現在你這個賤婢應該稱呼我為妖姬夫人,你這個骯髒的女人。「

    「秦元死了,苗氏女,你哥哥秦元費盡了心力,好不容易把自己的苗氏姓去掉變成了秦原,他是唐國大儒褚遂良的弟子,現在在是泉州的一名官員,在我們進攻泉州港嶺南水師的時候,他被雲燁識破了身份吊在船頭,活活的被勒死了,不過聽說他的兩個孩子還活著,如果我們死了,那兩個孩子因為無人供給就會被活活餓死,苗氏想要變成秦原這個古老的姓氏那就永遠是一種妄想了。「

    妖姬站了起來那自己的腳踩著秀美的胸口說:「高原一,告訴我兩個侄兒的下落,否則我現在就讓你去死。「

    秀美咯咯的笑著說:「還真是一個喜歡自己哥哥的女人啊,我當然會告訴你那兩個孩子在哪,不過你以為虯髯客會接受那兩個倭國的孩子?他接受你都是因為共患難的緣故,對於別的倭國人,他恐怕不會有什麼好感吧,你還是先去問問虯髯客,他如果同意了,我再告訴你兩個孩子的下落不遲,免得他知道了將兩個孩子活活捏死。」

    妖姬的神色數變,緩緩地退出艙房,她也很想知道虯髯客會對她包容到什麼地步。

    沒過一會,妖姬回來了,虯髯客那一句「老子只需要倭國女人,倭國的小崽子要他做什麼。「一下子打消了她所有的希望。她解開了高山羊子嘴上的繩子想聽聽高山羊子怎麼說。

    「不要聽秀美胡說,秦元是功臣,不容褻瀆,那兩個孩子已經被長田接走他們會平安長大的,秦元的神位也會接受長信宮的祭祀。「

    說完這句話,高山羊子就閉上了眼睛,好像外面所有的事情都和自己無關,心如死灰,聽天由命的人就是這樣的一副模樣。

    秀美也嘆了口氣又對妖姬說:「苗氏女拜託你現在就殺死公主吧,給公主留下最後的一絲尊嚴,至於我,就留給虯髯客泄憤,這樣也能減輕他對你的處罰。

    我們是女人,天生就是弱者,公主不服氣,我也不服氣,所以就想幹些讓那些男人都服氣的事情來,現在失敗了,是上蒼在懲罰我們,不管我們布置的多麼巧妙,多麼的接近成功,到了最後失敗的依然會是我們,在這個世道上,做女人真的好無趣啊……「

    衚衕海喝醉了,五牙大艦用了三天時間才將魔鬼海走出了不到一半的路程,前面會更加的兇險,這裡有一個小小的港灣,海浪稍微小了一些,所有人都已經精疲力竭,需要稍微的休整一下,只有虯髯客就像是一個鐵打的漢子不知疲倦,瞅著滿船橫七豎八的躺倒的部下,哈哈一笑,就在簇擁著妖姬下到艙底,今晚,該有些更有意思的遊戲才成。

    是夜,紅月現於海上,魔鬼海波浪滔天,箭魚夜間飛竄與海上,虯髯客進魔鬼海再無音訊……

    雲燁翻來覆去的看這道寫的非常魔幻的文書,百思不得其解,虯髯客為何要執意的進入魔鬼海?自己當初沒敢派大船進入那片死地,只是派了七八艘艨艟進去,結果回來的只有兩艘,剩下的都被海浪捲起來扔到礁石上撞得粉碎,人命也損失了二十餘條,那些艨艟往進才走了不到百里,這不是自尋死路么?

    管不了那麼多,上了海就該有必死的覺悟,雲燁攤開紙開始給京城裡的李靖報喪,他不認為開著五牙大艦進入魔鬼海還能活著回來,就算是流落到荒島上,自己也沒辦法救援,自己把自己玩死了,怨不得別人。

    邕州現在徹底變成了一座大城,城牆已經向外擴了兩里地,劉福祿這傢伙不是一般的好使,整個邕州被他打理的井井有條,城市的功能甚至開始向周邊拓展,再這麼下去蒙家寨子遲早會成為邕州的衛星城。

    侯夫人的氣色很好,雖然荊釵布裙的,身體卻看上去更加的健朗,雲燁其實一直都在奇怪,大唐的婦人明顯和別的朝代的婦人有區別,丈夫死了,好像一個個都會變得很厲害,就像侯夫人現在,往那裡一站,雲燁就要上前施禮問好。(未完待續。)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