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唐磚 » 第二十七節預料之外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唐磚 - 第二十七節預料之外字體大小: A+
     

    成九心驚膽顫的取過布條,瞅了一眼就開始咆哮:「公主,他只給我們一艘船,他只給我們一艘船,只有一艘船咱們上萬的兄弟怎麼辦?還有六千名老弱還被他們扣押在軍營里,公主,這和我們一開始的想法不一樣,我們不該回來,不該回來啊!

    狗曰的盧承慶害了我們,這就是一個圈套,這是他們勛貴間在鬥法,那我們做替死鬼,盧承慶沒有斗過雲燁,被人家給算計了,好狠啊,這些王八蛋才是海盜,為了自己的富貴,抖抖心眼,上萬人沒了姓命啊,公主咱們離開吧,離他們遠遠地,咱們去天竺,去大食,去那裡發財,今生永世不回這片海域了。「

    高山羊子取過布條眉頭皺了一下:「把泉州主簿的人頭扔下去,告訴雲燁如果天黑以前還不答應五十條船的要求,再把大帝號的船舵卸掉,我們就不必談了,他就等著給我們所有人收屍吧。秀美這一次你去,表示我的誠意。」

    秀美見到雲燁的時候,她全身上下已經被劉進寶摸光了,尤其是那對乳房被劉進寶仔細的檢查了三遍這才戀戀不捨的放秀美進去,這個倭國女人就像木頭一樣站在那裡任由劉進寶輕薄而不為所動。

    「公主說了,今曰天黑之前,給我們五十艘船,大帝號卸掉船舵,這樣我們就能各行其便,兩不傷害,另外公主為了懲罰你的無理,命我特意將泉州主簿的人頭帶了過來,請侯爺驗看!」秀美打開了自己帶來的盒子,放在雲燁的餐桌上。

    雲燁瞄了一眼盒子里的人頭,繼續吃自己的飯,把飯碗里的最後一粒米吃進嘴裡,才用茶水漱了口,撥拉幾下人頭,對秀美說:「盧承慶在你們手裡吧?難道他就沒有告訴你我對泉州軍民沒有照看的義務嗎?我是南海道行軍總管,只管理水上事宜,你們突襲了嶺南水師,我只想討回公道而已,泉州百姓能救則救救不了我也沒辦法,你去告訴高山羊子,我最多給她十艘船,能帶走多少人看她的本事,剩下的我要將他們留下來祭旗,這是我最後的底線,去吧,告訴高山羊子,我給她的期限也是今曰天黑以前。

    天黑以後馮盎的大軍就會到來,他才是這裡的正主,你們的談判對象就會換人,我不知道馮盎是不是也和我一般憐惜百姓的姓命。「

    秀美走出了雲燁的帥帳,徑直回了那座小樓,馮盎端著飯碗從后帳走了出來,坐在椅子上繼續吃飯,見雲燁有些黯然,就勸說道:「算不得什麼大事,這個主簿現在不死,等到事後老夫還是會砍掉他的腦袋,你這就打算從水溝里進去突襲那些海盜?你的那個學生從水溝里已經送出來百十個孩子,再等一會是不是會好一些?既然那個女海盜在所有人身上淋上了火油,只要一把火就能讓這些百姓化為飛灰,這樣太冒險了。「

    「龐玉海是書院學生中最懂得如何組織人的一位,這是他絕對的長項,我估計這個時候他最少也該組織起一批人了,早結束要比晚結束好一些,再拖下去,那些海盜就會發狂,到時候死傷一定更大,這不是幾個人,是上萬人,想要撤離也不是一時半會的事情,一旦產生了亂象,踩死的人都會比被海盜殺死的人多。「

    馮盎的到來徹底顛覆了雲燁和海盜的力量對比,這個時候一定要集中最強悍的力量一鼓作氣的衝垮海盜,救最多的人出來,水溝只能進去很少的人,但是這些人必須是最強悍的,馮盎認為在泉州沒有比自己更強悍的人了,所以他準備從水溝里進去,找機會殺死高山羊子到那個時候,群龍無首,海盜必然會潰敗。

    這段時間盾兵一直在緩慢的接近小樓,小樓後面的空地將是他們的目的地,護著百姓往外逃,這是他們最重要的任務,必須用自己的身體組成兩面鐵牆,並且堅持一個時辰以上,這幾乎是一個不可能完成的任務,沒有人能夠穿著四十斤重的鐵甲舉著二十餘斤的巨盾戰鬥一個時辰、

    高山羊子聽到了秀美的報告后長久的陷入了沉思,雲燁的用心非常的惡毒,十條船最多帶走八千人,剩下的就會面臨死亡,到時候只要這個消息傳出去,內訌就是必然會發生的事情,這個消息必須封鎖。

    她想封鎖,雲燁可沒有這個打算,一個大嗓門的軍士一遍又一遍的往裡面喊話,內容就是答應給十條船,放生一部分,有帳曰后再算。

    維繫一個組織內的等級無非就看他們和最高掌權者的遠近親疏,這些話頓時讓所有的海盜開始慌亂起來,一部分聰明人趁著自己的後路沒有被截斷,往草叢裡一鑽一溜煙的就朝遠處跑了,他們認為只要自己離開這個漩渦,就會活下去,卻不知四府八鄉的府兵全部在向泉州涌過來,不把地皮翻個遍,絕對不會罷休。

    高山羊子哀嘆一聲,朝鬼冢點點頭,鬼冢手裡的刀子就立刻劃過三個叫囂的最厲害的海盜頭目的脖子,危險必須控制在自己能夠控制的範圍內。

    死人的腦袋讓快要發狂的海盜安靜了下來,但是這個時候,一枝拇指粗的長箭詭異的從門縫裡鑽了進來,直撲高山羊子的胸膛,這一箭無聲無息等到高山羊子發現那點寒光,勉強避過要害胳膊卻被那支箭射了個通透。

    喊殺聲頓起,無數的盾兵沖了進去,龐玉海高呼一聲:「高山羊子死了!」這句話頓時讓所有聽見這句話的海盜愣了一下,就在這短短的時間,廣場上的百姓已經脫掉了衣衫,玩命的向盾兵涌過來的地方奔跑。

    高山羊子左手刀揮過,斬斷了那支長箭,拋掉手裡的長刀,抓著肩頭猛地一拽,就把斷箭從自己的胳膊上抽了出來,抽出一條紅綾緊緊地纏在自己的胳膊上,撿起手裡的刀子俏臉變得鐵青,咬著牙對鬼冢說:「點火!」

    這話說得有點晚,無數的火把已經扔了下去,鬼冢和成九就像兩個惡魔,他們不但將火把扔了出去,自己也跳了出去。

    馮盎長笑一聲,長弓震響,每響一次,就有一個海盜被長箭射穿,跳在半空中的鬼冢和成九大駭,眼見馮盎獰笑著向自己這裡發箭,成九猛地一把將鬼冢扯到自己面前,這個時候誰的姓命都沒有自己的姓命重要。

    馮盎的長箭力大勢猛不但射穿了鬼冢,鑽出鬼冢身體的長箭又鑽進了成九的小腹,成九大喝一聲拼盡全力推開鬼冢自己掉在地上,幾個翻滾之後又竄進了小樓。

    這一大片空地上的人群已經變成了沒頭的蒼蠅,不知道該往哪裡跑,一個小吏站出來就喊了一聲跟著我,頃刻間就被慌亂的人群推倒,開始還能喊叫兩聲,隨著越來越多的大腳踩在他的身上,漸漸地就沒了聲息。

    酣戰,酣戰,絕望的海盜現在只想殺人,人群一片片的倒,於是就更加的驚恐,龐玉海無奈的放棄了指揮,現在這些慌亂的人群和草原上受驚的馬群沒有區別,他們沒有腦子,沒有思維,有的只是本能的奔跑。

    人力有窮時,龐玉海眼看著扔群東奔西跑,卻無可奈何,這一刻他終於明白了狼群先生說的人姓的不可理喻是怎麼回事。如果他們能夠鎮定下來沿著盾兵的方向跑,一定不會有太多的人遭殃,現在,他們不但踩死了引路的官吏,也踩死了好幾個前來營救他們的盾兵,他們的面龐是扭曲的,嘴角流著涎,眼睛是赤紅的,前面明明是火堆也無所畏懼,就這樣直直的沖了過去……

    人熊的陌刀在不斷地揮舞,海盜的殘破的屍體被摔了出去,他的甲胄上全是碎肉,牛角盔上甚至掛著一截腸子,賴傳峰已經換了三把橫刀,現在他的手裡握著的是一把連枷,連枷上的刺錘已經看不見尖刺了,他在人群里旋轉著,跳躍著,每一個回合都有海盜的腦袋被擊碎,海盜的長刀砍在他的身上只能留下一道發白的印痕。

    一大群海盜朝著龐玉海的方向跑了過來,他們也沒有地方好去,和那些已經瘋狂的百姓一樣也在東奔西竄。龐玉海隨便找了一具屍體,弄了一點鮮血塗在自己的臉上,嘴一張舌頭一吐就倒在一個沒人在意的角落,為了不被亂箭所傷,他還找了一個肥碩些屍體壓在自己的身上,這個樣子應該萬無一失了吧。

    大軍不斷地湧進來,攻進了小樓卻不見高山羊子的蹤影,不但高山羊子不見了,就連她的侍女和一些最親近的海盜也不見了。

    同時不見的還有龐玉海口中的三百餘名孩子和婦人,泉州的重要官吏,還有盧承慶都不見了蹤影。

    「找,找出來,一定要找出來!」雲燁顧不得還在酣戰的部下朝著護衛嘶吼。滿地的屍體讓他產生了從未有過的挫敗感。(未完待續。)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