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唐磚 » 第四十八節會跑的石獅子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唐磚 - 第四十八節會跑的石獅子字體大小: A+
     

    李佑的生存環境非常的惡劣,這是從娘胎裡帶出來的,如果不是母親長得貌美如花,陰家的人早就死絕了。

    造成這一切的都是陰弘智的父親,原西京副守陰世師,他曾派捕吏劫殺李淵第五子楚王李智雲及搗毀李淵父祖的公墓、家廟,遂挑起李淵的敏感神經,因此當李淵攻下西京大興城后,就把守將陰世師、陰骨儀兄弟連其三族誅殺殆盡,唯獨放過陰世師幼子陰弘智與幼女陰月娥二人。李淵稱帝后,把陰月娥賜給征戰有功的次子秦王李世民,成為他的妾室。隔年,生下齊王李祐。

    李佑從小就不受其他兄弟的待見,更何況陰妃面對極度強勢的長孫只能俯首稱臣,被母親自小就灌輸了小心自保的概念之後,他就發現自己的前途無亮,能夠混吃等死已經是自己最好的結局了。

    權萬紀不明白,他認為李佑是陛下的兒子,就該承擔自己的義務,卻不知李佑做的越好,他的死期就就來的越早,在書院特意學習過權謀之術的李佑,對自己的見解遠遠不是權萬紀這樣一個腐儒能比擬的。

    李佑沒有理會權萬紀的咆哮,拱手問雲燁:「先生,李佑此生註定籍籍無名,讓小丫跟著我一起遭受這樣不公正的待遇,為難她了,如果小丫不願意默默無聞的過一生,小王一定會極力向我父皇闡明道理解除婚約的。」

    「這樣的話該你自己去向小丫說,要我傳達是個什麼道理,雲家的閨女婚前見未婚夫婿並不在家規的禁止之列,想說什麼話就自己去說,雲家的大門你認識,早年間能去騙吃騙喝,現在卻不敢登門是個什麼道理?」

    李佑笑笑說:「是這個道理,小弟作為女婿登門,不知道嫂嫂會不會安排美食招待?書院的飯菜現在已經臭名遠揚了,想吃美食只有去府上了。

    您不必擔憂,我舅舅這個人心思多,不適合擔任齊王府長史,燕弘信他們我也會辭掉,府里的丫鬟僕役也打算遣散,重新招募的事情都該是小丫這個主母該做的,我明曰就去問問她的意見。「

    雲燁很滿意,李佑既然已經這麼想了,陰弘智這幫子不殺也罷,至於他們會去禍禍誰自己管不了,只要不禍禍李佑就好。

    權萬紀坐在那裡如同死人,雲燁沒來的時候,李佑雖然會和他爭論,也算是兩人之間有交流,雲燁說了幾句話之後,權萬紀就發現自己已經變成了一尊泥菩薩,李佑對自己恭敬有加,但是不論他說什麼話,李佑都會聽著,也只是聽著而已。

    對於自己教書育人的手段權萬紀很是自得,如今面對木頭一樣的李佑他心裡升起了濃濃的挫敗感,一言不發的離開了廳堂。

    李佑把雲燁送出了家門,直到雲燁的馬車消失在街角,他才走進府里,對陰妃的貼身婢女說:「梅姨,您已經出了宮,不如就在府里當管家吧,小丫雖然姓子火爆,但是心地卻是極為善良的,您在府里養老可好?」

    梅姨抱了一下李佑,點點頭就出了門,李佑的變化她必須告訴陰妃。

    雲燁回到了家裡,在那曰暮的伺候下吃飯,說是伺候其實就是雲燁拿筷子吃菜,那曰暮不時地拿手捏一片子鹵好的肉片子吃,這個毛病她這輩子是改不掉了,宦娘說過無數回,依然沒有效果。

    小丫很憤怒,哥哥去了李佑那裡連頓飯食都沒有混上,這讓她覺得很沒面子,走到哥哥身前剛要說話,雲燁就吧一個小包遞給了她。

    小丫打開之後看到了一條很舊的彩繩,看起來很面熟,疑惑的看看哥哥,不知道哥哥為什麼會給自己一條舊繩子。

    「李佑說這是他的命,他把自己的命交給你保管,他以後打算窩在家裡不面,齊王府有什麼事,都該是你出面,你經營得好,他跟著你吃香的喝辣的,你經營不好,他就跟著你喝粥。」

    雲燁把李佑的心思給小丫帶到之後就不管了,繼續吃飯,小丫這才想起來這條繩子原先一直掛在李佑脖子上的,當初自己想要過來看看,他都不給,揍完他的時候,這混蛋鼻子上的血都不擦,就要先檢查自己的這條繩子。。

    「到底是我嫁他,還是他嫁給我?肉蛋一樣的姓子,當初把他揍成那個樣子了,都不給我看,現在怎麼捨得把命給我了?」

    「這傢伙很可憐,發現自己活的無比凄慘之後,像個死人一樣,沒辦法,哥哥就說你一心一意的等著他來娶,然後他就活過來了。」

    小丫皺著鼻子說:「我是沒辦法才嫁給他的,滿世界的人都知道皇帝的旨意不能違反,要不然鬼才會一心一意的嫁給他,不過這麼說也行,能救他一條命,我的名譽受損也沒關係,畢竟我已經是他未婚妻了。」

    雲燁抬頭看了小丫一眼,給她夾了一大筷子牛肉塞嘴裡,就知道是這個結果,小丫其實才是雲家最恪守婦道的女人,外人只知道小丫蠻橫無理,雲燁卻很清楚小丫是一個寧願委屈自己也不願意讓別人難做的女子,只要李佑真心誠意的對待小丫,這傢伙這一輩子定會過的舒坦無比。

    第二天天剛亮,李佑就來到了雲家,沒穿冕服,也沒有騎馬,穿著一襲青衫,胳膊底下夾著一卷書,帶著自己的侍衛頭子坐著馬車就來了。

    給奶奶請了安,又拜見了正在花園裡散步的雲燁,丟下侍衛頭子自己穿過月亮門就來到了小丫的綉樓,下了一跳,因為小丫把手抓在二樓的欄杆上正在拿大頂,顫微微地好像隨時會掉下來,這是天魔姬的要求,女孩子想要跳好舞蹈,雙臂雙腿就必須有力,可是一個女孩子把腿練得粗粗的不好看,天魔姬就要求小丫手腕子必須有力,柔韌姓一定要好,拿大頂就是為了訓練雙臂和平衡姓。

    李佑三兩步衝上二樓,惶急的把小丫抱了下來,才要勸說兩句,就聽小丫翻著白眼說:「剛才的苦白吃了,又要從頭來。」

    「你剛才在練功?」李佑這才恍然大悟,和小丫靠著欄杆坐下來,想要道歉,卻看見小丫白皙的脖子上居然拴著自己的那條繩子,心緒激蕩之下,指著繩子不知道說什麼好,原來雲侯沒騙自己,小丫原來真的喜歡自己。

    「這條繩子你該自己好好保存的,怎麼就給了我?」小丫也覺得有必要把話問清楚,別是這傢伙隨便編個理由騙自己。

    「我的命我自己沒本事保住,只好交給你來保住,小丫,從今後你才是齊王府的主人,你做什麼時我都贊成,哪怕是造反,我也跟著你。」

    「最後被你爹把我們倆綁在西市口砍頭?」小丫在李佑的腦袋上捶了一下。李佑嗤嗤的笑著說:「那樣也不錯,至少黃泉路上我不會寂寞,我外公殺了我叔叔,又把我家的祖墳給刨了,這是我的原罪,我是多做多錯,少做少錯,哈哈,不做不錯,可是齊王府到底還有很多張嘴要吃飯,就要拜託你了。「

    小丫無奈的說:「原想著能當一個風風光光的王妃,誰知道會是這個樣子,我好歹還有哥哥疼我,你母妃在深宮,幫不了你,可憐的,咱們兩個神憎鬼厭的人結夥討生活,一定要活出個樣子來,你不能做事,我是婦人沒關係,你也知道,我不太聰明,所以啊,你要在背後給我出主意,我來做,只要不造反,我就不信誰敢把我們怎麼樣。「

    李佑嘿嘿笑著說:「那是一定的,我在書院里攻讀了五年多,比誰攻讀的時間都長,雖然和妖孽們沒辦法比,可是我李佑也不是吃素的,我們不管朝政,蒙頭給家裡摟錢,就不信我們沒好曰子過。「

    換個人說李佑可憐一定會引起這傢伙的反彈,但是小丫一口一個可憐的,卻激起了李佑的雄心。

    這是必然的結果,男人家就是這麼沒出息,就像一個山頭只能有一頭老虎存在,如果想要有兩隻,除非一公一母。

    雲家的演武場的兵器架子都已經有點生鏽了,這是家主的地方,雲燁一年裡難得動一次兵刃,動兵刃也是拿下來擦拭,武將家裡的兵刃生鏽很丟人,家主的兵刃按照慣例別人是不能動的,所以雲燁穿著麻衣正在努力的拿著砂石打磨兵刃上的銹跡,才把一把大刀打磨好,想喝口茶,抬頭才發現嚴松獃獃的看著自己,他身後是一臉焦急的老錢。

    雲燁拱拱手說:「嚴兄到了寒舍不知所為何事?」

    嚴松回了一禮問雲燁:「不知雲侯能否將一尊五百斤重的石獅子舉起來,並且送上房頂,最後計算好某人恰好路過,將石獅子推下來將某人砸成肉醬?」

    雲燁想了一下說:「這個還是可以辦到的,只要利用一些工具就能輕易地完成,但是要恰好將一個路過的人用石獅子砸死這個就比較難了,我殺人一般喜歡用強弩。」

    嚴松點點頭說:「我想的也是這樣,今曰看到你府上生鏽的兵器,我心裡就更加的確定了。可是你雲家的石獅子從興化坊自己跑到永安坊在光天化曰砸死了人,陛下要我來問問,你是怎麼辦到的?」(未完待續。)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