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唐磚 » 第十九節薛萬徹的公務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唐磚 - 第十九節薛萬徹的公務字體大小: A+
     

    有酒有肉還有煙波浩渺的洞庭湖,雲燁就覺得自己什麼都不缺了。

    吃著雞腿欣賞萬頃碧波,確實是一件美事,上弦月已經變成了銀盤,在洞庭的水汽蒸騰中顯得非常美麗,舉起酒壺和月亮干一杯,頓時感覺自己高雅了很多,月光透過紗幔,木屋子裡半明半暗,沒有絲竹之音,唯有雲燁狼吞虎咽的聲音在木屋回蕩,嘴吧嗒的山響,這時候可沒有辛月幽怨的目光。

    一陣沉重的腳步聲由遠而近,這傢伙似乎心思重重,也不看看周圍的環境就跪倒在甲板上向先人祈禱:「爹啊,娘啊,孩兒受不了了,長安沒法待了,那個女人寡廉鮮恥,毫無皇家鳳儀,與小廝偷情讓孩兒蒙羞,如今已成長安城最大的笑話。

    孩兒決心以死護衛自己的名聲,到了那一邊,您二老不要看不起我!「

    薛萬徹的聲音,這傢伙準備跳湖?雲燁確定他跳湖一定會死,見到小水窪都要繞著走的人跳進洞庭湖,准沒命,丹陽公主給他的打擊看來不是一般的大。

    他要是跳湖,雲燁不打算阻攔,覺得自己了無生趣,自己結果掉自己的懦夫死了就死了,至少還能便宜洞庭湖裡的魚。

    「爹娘啊,孩兒不甘心啊,百戰才得來的爵位難道就這樣斷送了嗎?大哥勸我忍,可是這種事情讓孩兒如何忍?每天看到那個銀婦還要賠笑臉,我是昂藏的七尺男兒,百戰軍中的無敵猛將,這樣的奇恥大辱要孩兒如何忍讓?

    原以為有了確鑿的證據就能讓陛下處罰丹陽,可是遭受處罰的是孩兒,八十軍棍啊,一棍都沒有輕饒,雲燁當初挨了二十板子,就覺得了無生趣,孩兒生生的挨了八十軍棍,孩兒屁股不疼,可是心在滴血啊。嗚嗚……「

    雲燁在木屋子裡聽得牙疼,一個狗熊一樣的傢伙居然嗚嗚的哭,實在是想不出是個什麼樣的場景,李淵有二十二個兒子十九個女兒,是好鳥的不多,最出挑的就是李世民和平陽公主,下來就要算李建成和李元吉,閨女裡面銀亂養面首早就不是什麼新鮮事,你當初以為娶了皇家的閨女是福分,現在知道是禍害已經晚了。

    「馬周查出來不法的事情都是丹陽的人做的,孩兒的手下都躲在莊子上忍氣吞聲呢,自保都來不及,那裡還會作殲犯科,可是陛下不管啊,公爵降成了侯爵,到了船上,擠在污穢的小艙房裡,腿都伸不開。

    心裡煩悶喝了兩口酒都被處罰,勒令我薛萬徹不得近酒,不喝酒的薛萬徹還是那個無敵的猛將么?

    沒路走了,爹娘,沒路走啊!回到長安孩兒就將府門關上,從門口殺到後堂,一個都不放過,宰掉那個賤人而後自盡……「

    薛萬徹似乎已經陷入到持刀殺盡殲夫銀婦的幻想當中,把沉重的身子靠在木房子上,拍著甲板慷慨激昂。說到痛快的地方,還自己給自己叫聲好,說到自殺的時候低身自泣,語不成聲,見到他如此的痛快,雲燁就把自己的酒壺悄悄地放在他的手邊,可憐一代悍將困於心鎖,居然一無所知。

    手碰到了酒壺,也不想就是從哪裡來的,扭開蓋子聞聞喊了聲好酒,一仰脖子就灌下去了半壺,長長的吐了口酒氣,抹一把嘴大笑著說:「能撿到一壺好酒,這是我薛萬徹最近以來最好的運氣了。」

    雲燁嘆了口氣,為了讓這個可憐的悍將運氣更好一點,就把一隻蹄膀也放在他的手邊,果然,這個蠢貨居然再一次感謝了上天,喝一口酒,吃一口蹄膀,非常的舒坦,一邊吃一邊說:「主意拿定了咱就這麼干,去岳州看了歡娘和孩兒,我就回長安,丹陽生的野種也不能放過,還想讓野種繼承我的爵位,做夢去吧,既然我的孩兒不能繼承,老子就把爵位毀掉也不便宜你們,一窩豬狗,殺乾淨了才痛快!「

    雲燁把吃剩的牛肉連盤子都送了過去,這個蠢貨這才發覺不對勁,嚯的站起來,握緊了雙拳,嘶聲喝道:「你是誰?出來!「

    「王八蛋,你從那裡絮絮叨叨的要殺掉公主全家,害的老子在這裡幫你把風,還要配合你的心情供你酒肉,現在知道抖威風了。「

    聽見雲燁的聲音,薛萬徹一下子就崩潰了,抱著頭蹲下來嗚咽著說:「哥哥的丟人事你都知道了?也好,反正你回長安也會知道的,活不成了,哥哥我活不成了。「

    雲燁把薛萬徹推進木屋,把自己的酒壺塞給他,自己拿著廚子的葡萄釀,碰了一下說:「別的事都能馬虎,你怎麼知道公主生的孩子不是你的?這是要弄清楚。「

    「弄什麼清楚啊,公主剛剛有身孕的時候你知道哥哥我多開心么?可是孩子出生以後我就開心不起來了,懷孕七個月就生下一個八斤的大胖小子這種事你信不信?「

    雲燁艱難的搖搖頭說:「我家小妾也生了一個不足月的孩子,只有四斤多,孫先生說先天不足,好不容易長到三歲了,還是頭髮黃黃,身子瘦弱。「

    薛萬徹苦笑著說:「這就對了,不足月的孩子先天不足,可丹陽生的那個孩子八斤多這也就罷了,我薛萬徹有胡人血統,頭髮天生捲曲,眼珠淡黃,歡娘給我生的兩個孩子也是如此,頭髮捲曲,眼睛雖然比我的黑些,可是還能分辨出胡人的一些特徵,丹陽生的那個眼珠漆黑,頭髮也不卷,要知道她李家也有胡人血統,生出來的孩子沒有半點胡人的樣子,知不知道,我大哥生的幾個孩子和歡娘生的那兩個孩子很像,所以歡娘生的倆孩子才是我薛萬徹的種。說七個月其實都說多了,七個月前我還護衛著陛下在渭水行獵,整整三個月我都不在長安,你說這個孩子會和我薛某人有關么?「

    雲燁被這個粗人問得啞口無言,這傢伙從遺傳學,醫學上完美的詮釋了丹陽公主偷人的事實,再加上后抓住丹陽和小廝偷情的事情,幾乎已經是鐵證如山了。

    沒辦法了,為了一個受辱的兄弟的面子云燁大度的從懷裡掏出一個瓷瓶放在薛萬徹的面前說:「這是毒箭木的汁液,只要抹在兵刃上,哪怕只是劃破一點油皮,也會見血封喉,你只要下手快點,公主府絕對沒活人。

    如果你覺得拿刀砍人比較麻煩兄弟我這裡還有金絲蜈蚣的毒液,只要倒進你家的水井裡,我保證一個活著的物事都沒有。「雲燁說著又從懷裡掏出一個小瓷瓶。

    「還有啊,你要是覺得長安城裡的人都非常的可惡需要一次幹掉,兄弟我這裡還有虜瘡的病毒,就是你帶兵守著的那個山洞裡面的物事,一小瓶足矣把整個長安干翻!

    說說,要那種,兄弟我只能幫你到這了。「

    薛萬徹頭上的汗水滴答滴答的掉在甲板上,手痙攣的像是雞爪子,想要去拿瓷瓶,幾次三番又把手抽了回來,哀求的看著雲燁,希望他能給自己一個建議。

    雲燁把金絲蜈蚣的毒液在雞腿上抹了一點,咬了一口雞腿對薛萬徹說:「別看了,這是醬料,那三樣東西是我胡謅的,有這樣的東西,但是都被鎖的嚴嚴的,誰都拿不到。

    剛才你猶豫,就說明你心裡還有一絲捨不得,我明白,你捨不得的是歡娘和兩個孩子,你的老大都十五歲了,聽說在岳州書院進學,念書念得不錯,你家的老二今年十三了,聽說酷愛習武,就是在岳州找不到好師父,你薛家的馬上功夫名揚天下,你們哥倆硬是靠著手裡的鐵槊打下來這場富貴,就不能親自去教教么?

    我,處默,蟲子,壞人算是你兄弟吧,我們幾個誰認為你的老婆是丹陽了?蟲子就在岳州,你兒子能進官學就是他幫的忙,你以為誰家的私生子都會被我們幾個放在眼裡?你老婆歡娘一個人頂著那麼大的鋪面把生意做的風生水起,滿岳州沒人找她麻煩,你以為是她一個婦人該有的本事?

    丹陽偷人不奇怪,太上皇的閨女么,不會偷人才是怪事,告訴你,丹陽偷人你不丟臉,丟的是皇家的臉面,陛下為什麼對你發脾氣?就是因為你沒長心思,把一件小小的丟人事,弄得滿城風雨,你不挨軍棍誰挨?陛下沒有在惱羞成怒之下砍了你的腦袋,我都覺得陛下這些年脾氣好了很多。

    皇家的婚事就那麼回事,遇著好公主了,自然要真心對待好好珍惜,遇不著好的了,就把自己的心從她身上抽回來,她愛幹什麼幹什麼,都他娘的成君臣關係了,你還指望什麼?

    歡娘偷人才丟你的人,拿刀子砍人我們全力支持,你去砍丹陽算怎麼回事?你死了不要緊,你哥哥全家還活不活了?「

    薛萬徹抬起頭愣愣的看著雲燁半天才說:「你們的意思是歡娘才是我老婆?丹陽只是一件公務?「

    「對啊,公務嘛,有功夫就乾乾,沒工夫就放起來,反正這件公務沒有時間要求。「(未完待續。)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