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唐磚 » 第十七節富裕的雲家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唐磚 - 第十七節富裕的雲家字體大小: A+
     

    「你們來的正好,要不然我就要派人去通知你們,你們立刻就回去,把雲家,秦家,程家,牛家,尉遲家所有店鋪上的家徽去掉,能關門的就先關門,陛下巡查岳州的這段時間,我們不做生意,被陛下看見不好。「

    雲燁輕描淡寫的一句話,讓四位管家都愣住了,相互對視一眼之後,老薑拱拱手說:「侯爺,去掉家徽不難,老奴回去以後就能做,可是關門就難了,咱家的鋪子很多,雨花街上的三成鋪子就是咱們五家的,賣的都是稀罕的南北雜貨,以及西邊傳過來的檀香,最近又多了香料,如果全部關門那條大街就沒人了。「

    雲燁倒吸了一口涼氣,岳州城是他自己設計的,雨花街是個什麼位置他太清楚不過了,就是這條街把內城和外城隔成了兩個世界,內城區都是勛貴和豪商們的住所,皇帝的行宮也在獨龍山底下,從雨花街朝東穿過去就是岳陽樓的所在地,往西就是承運門碼頭,岳州刺史的治所就在雨花街上,過一條街就是常樂山軍營,軍營旁邊就是岳州府庫,如果按照地段來算,絕對是岳州城的精華所在。

    自己當初匆匆忙忙的離開岳州,對這些小事並不在意,管家的賬簿也總是由辛月審核,對辛月來說只要有大量的盈利就成,至於別的事情都是雲燁該考慮的,自己想到了五家人的店鋪規模一定不小,絕對沒有想到他們能佔據小半條雨花街,要知道這條街足足有三里長。

    這還怎麼關門啊,只要關了門李二看到蕭條的街市不懷疑才出鬼了,更何況現在已經有人在替李二收集情報了,雨花街的情況他不可能不知道,雲燁現在唯一的祈求就是五家的店鋪不是雨花街最大的。

    「街上最大的商家是誰家的,不會是我們幾家的吧?「雲燁抱著一絲僥倖匆匆的問老薑。

    「不是,咱家的買賣在岳州也是數得上的,但是最大的一家絕對不是咱們,奇怪的是老奴等人不管如何打探,也沒有弄清楚恆順號的東家是誰,起了兩次糾紛,咱們並沒有佔到便宜,甚至還吃了一點小虧,還有一家泰和號老奴發現似乎與魏王府有糾葛,這兩家是最大的,剩下的,長孫家的和豐,河間王家的東升,房相家的乾順,杜相家的連升,都是和咱家的雲豐號差不多大的買賣,這條街上真正的買賣家就咱們這些人。「

    雲燁這才送了一口氣,不是最大的就好,長孫的爪子伸的老長,拿恆順號當幌子摟錢,李泰的泰和號,名字是和雲豐號一起起的,怎麼這傢伙的買賣做這麼大?

    「那就是這,你們回去以後就把徽標去掉,這些天盡量的降低價格,讓這條街的買賣興隆起來,既然躲不掉,那就博個讓利於民的名聲。恆順號以後不要招惹,咱們惹不起,如果這些天你們能把其餘的那些商戶弄得像黑心商戶就最好了,千萬記得要繳稅,如果還沒繳的稅,回去就繳,咱家是守法的好商戶,不能讓別人戳脊樑。「

    「侯爺放心,咱家做生意從來都是童叟不欺的,不但貨真價實,招待客氣,就是門口的叫花子也從來沒有驅趕過,都是喂得飽飽的讓他們去別處。「

    「叫花子,岳州城裡哪來的叫花子,侯爺我走的時候,可是給所有人都上了戶籍的,總有幾畝地能夠糊口,更何況岳州一直缺糧,種糧食是一門好營生啊。「雖然長安也有叫花子,但是雲燁當初雄心勃勃的要建設一個新城市,其中叫花子這種代表陰暗的人群,自己特意過問韓城,他和錢升信誓旦旦的說沒有留下四角,崔琰也保證說沒有遺漏,這些叫花子哪來的?雲燁這就動氣了。

    「侯爺,這可不怪韓別駕和錢司馬,那些叫花子就是您剿滅的那些水賊,岳州城建好了,其中一部分被遠竄到了荒蠻之地服苦役,剩下一些缺胳膊少腿的沒辦法遠竄,當地的百姓又恨這些水賊,寫了萬民書不許刺史大人給他們戶籍,商家也不敢雇傭這些水賊,工坊里也不要,他們又走不遠,只好靠著乞討度曰,每年都要餓死一些,也就是牛老爺心善,吩咐老劉給些救濟,牛老爺都做了,咱們幾家只好都救濟一些。已經三年了,現在都吃慣了,每天到了飯點就來乞討,討厭得很。「

    既然是全體岳州人的選擇雲燁就沒話說了,這些水賊肆虐了洞庭湖這麼些年,遭些罪沒人有話說,雲燁想起了那些從長安遷過來的工匠和商戶,又問道:「咱家從長安遷過來的莊戶現在怎麼樣,你說說,我總是從賬本上看,看不出眉目來,這些人都是咱家的家底,千萬不敢有所閃失,你們幾家也一樣。「

    聽侯爺這麼問,四個管家一起笑了起來,老薑推推老劉,讓他說,老劉拱手說道:「回稟侯爺,咱們家裡那些從長安過來的,到了岳州那一家不是殷實人家,岳州土著比較蠢,光知道種地,不願意進城經商,可是咱家的人就不一樣了,好些都是隨商隊走南闖北的油子,岳州這麼好的機會怎麼會把握不住,銅鐵巷裡的岳州土著都把侯爺補償給他們的宅子變賣了,去了城外的村子里建了瓦房,把發財的機會就留給了咱們家的人。

    您現在去銅鐵巷就跟在長安的昭國坊沒區別,老奴現在每天早上還是習慣去銅鐵巷的鄉黨開的羊湯鋪子里喝碗湯,一天都精精神神的,羊湯就是長力氣,就是這裡的羊不好,太膳,周老頭總說這裡的羊毀了他家的招牌,幸好有香料,要不然沒臉見先人。「

    「咱們家的人有你們照顧自然不愁,別的人呢?我是說那些和咱家沒關係的人呢?拖家帶口的從長安趕到岳州,要是沒個好曰子過可就對不起他們了。「

    「侯爺您放心,長安過來的都是有手藝的人家,到了岳州就是為了開工坊,長安的勞力太貴,開市的時間又短,這才搬過來的,官府不許把工坊開在城裡,所以啊,他們都在湖邊上,官府特意劃出來一大塊地,成立了和長安一樣的工業區,只要在工業區里的隨他折騰,那片地是何家的,聽說何家已經在和那些工坊商量把做同一種活計的工坊合併,變成一個更大的工坊,這樣做出來的東西不但漂亮,還好使,就是價格被黑了心的何家調高了兩成。「

    雲燁笑了,在幾位管家的眼裡除了自己這幾家人之外,只要是賺到錢的都是賺的黑心錢,既然一切安好那就行,至於在岳州城裡買賣過大的這個罪過有長孫和李泰背著,估計李二也沒臉詢問,想發怒,先把老婆休掉,兒子關牢里再說。

    「侯爺,您如果沒有什麼吩咐,老奴這就去內宅給老奶奶和夫人請安,問問內宅還需不需要添置些東西,老奶奶奔波了上萬里路,需要好好靜養才是。「

    雲燁點點頭,見四人進入了內艙,這才從前艙出來,看著頭頂熾熱的太陽,美美的打了兩個噴嚏,通體舒泰。

    岳州的定位就是一座商業城市,處處自然與長安不同,長安作為國都需要的是莊嚴肅穆,和濃厚的文化氣息,把長安的罈罈罐罐都搬到岳州,整座城市就會變得幽靜許多,不管誰做長安府尹都會抓住這個機會改造一下城市的機能。

    馬周做的很絕,當初看起來好像牛頭不對馬嘴的清查土地,這時候才顯出它的威力,清查土地是一方面,挖掘隱姓人口才是他的主要目的,只是丹陽公主一家就挖出瞞報的人口兩百二十五戶,老薛丟人丟大了,被馬周傳喚到長安府衙,當著無數從吏的面被問得面紅耳赤,繼而惱羞成怒,當堂揪著馬周的領口就把他扔到房樑上去了,沒成想趴在房樑上的馬周居然不生氣,繼續質問丹陽公主封地的人口為何會超出她的爵位能擁有人口的極限。

    這時候才知道自己被人當成了嚇唬猴子的那隻雞,想到恐怖的後果,薛萬徹打算息事寧人,準備認個錯就算了,但是他低估了馬周的那根毒舌,問的話讓他七竅生煙。

    薛萬徹還要繼續行兇,結果被趕過來的宗人府的人按倒在地上噼里啪啦的就是一頓板子,李家的家主李二一絲的人情都沒給老薛,堂堂國公在光天化曰下受辱,估計已經超出這個莽漢子的最後心理極限,按照歷史進程來看,這傢伙快要造反了。

    薛萬徹被生生的降爵一級,現在也成了侯爺,馬周收拾了薛萬徹,剩下的事情就非常的順利,長安的土地和人口都被清查了一個底掉,老程都是把偷偷把多出來的莊戶安在空曠的雲家莊子才涉險過關。

    長孫無忌被迫退還了兩千畝田土,自請處分被皇帝赦免,朝中因為土地人口超過本身爵位的過錯被質問者極多,削爵罷官者不在少數,李二東征之前朝中幾乎人人自危,為了討好皇帝輕易地通過了東征的提議,魏徵房玄齡苦勸無果,只好聽之任之,馬周成了皇帝身邊最兇悍的一條惡犬。(未完待續。)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