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唐磚 » 第十八節憂思過度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唐磚 - 第十八節憂思過度字體大小: A+
     

    牛家的兩個孩子不喜歡豬頭人,結果還是被雲燁抓住在小臉蛋上吧唧吧唧的親了兩口,牛嬸嬸慍怒的在雲燁身上捶打兩下算是替自己的寶貝報了仇,老牛披著一件短衫,精赤著雙臂拿斧頭劈柴,這是老頭子特殊的鍛煉方法,常年不輟。

    家裡總是有柴,以前總有左鄰右舍過來要些柴火,老牛也喜歡送人,現在不行了,自從搬到興化坊,他劈的的柴就沒人要了,都是大家豪門的上門要兩斤柴火不夠丟人錢,這讓老牛很鬱悶,自從家裡開了一個烤鴨子的館子,他的手藝才算是有了用武之地,烤鴨子需要用果木,所以地上的全是梨木和桃木。

    拿了個小板凳坐在旁邊看老牛劈柴,覺得很舒坦,老牛的斧頭很鋒利,劈柴的動作也好看,手腕子一翻,木樁子上的果木就被劈成兩半,劈開了的果木棒居然不倒,於是老牛又是一斧頭……

    「鼻青臉腫的就不要到處瞎跑,忠人之事,也不用不著拿自己的身體去拼,這樣給人的觀感不好,以為你徹底的融進了皇家。「

    老牛放下斧子,端起茶壺吱溜一口,又開始了自己的劈柴大業。

    「已經被人認為融進去了,魏徵今曰特意警告我來著,說我這樣下去會死。「雲燁拿著一個柴火棒子在地上划圈圈。

    「那也沒必要把你嚇成這樣,男子漢總是需要有擔當的,被人家一句話就嚇回來,你還在朝堂上混什麼,不如早點回玉山教書是正經。「

    「他今天說了很多,我不在乎他說了些什麼,我在乎的是是他說話的方式,小侄真的被嚇著了,他說話說的肆無忌憚,什麼都說,什麼都敢說,半點遮掩的意思都沒有,把陛下這些年乾的事情兜了個底掉,還告訴我,大臣天生就是站在皇帝的對立面的,限制皇權不至於過度膨脹,就是他的天職。「

    「這話沒錯,大臣就是干這個的,皇帝和大臣是共生的關係,誰也缺不了誰,在互相的爭鬥中找平衡,大臣過於強勢了是國家的災難,皇帝過於蠻橫了也是國家的不幸,兩者總要找到一個均衡點的,通過博弈找准各自的位置。「

    雲燁的嘴巴張的老大,沒想到老牛也是這個意見。

    「驚訝什麼,這個天下可不是皇帝一個人的,也有我們的份,皇帝一個人打不下天下,看樣子魏徵已經認為你就是那個破壞皇帝和大臣之間均很勢力的一個外來物,所以去警告你,也算是給你面子和情誼了。「

    「您以前怎麼不對我說,那時候要是說了我保證躲得遠遠地,那一方都不攙和。「

    「小兔崽子,這時候想起埋怨我了,大臣們總是在阻撓你的任務,就是因為你乾的活都是皇帝想乾的,說句簡單的話,都是皇帝沒能力乾的,現在有了你,皇帝的手一瞬間伸長了好多,是他不是他的都往懷裡攏,別人眼饞啊,所以就要分一杯羹,你小子做事又獨,不願意把利益均分,所以出現現在的情形不奇怪。「

    雲燁站起來給老牛的茶壺裡添滿了水,轉身就往外走,老牛喊住他:「你去幹什麼?這時候可不敢胡來,老老實實地在家待著。「

    「我知道,我這就回家去接老祖宗哈雷,等我把它迎回來之後,就打算出門訪友,好多老朋友,已經很久都沒見了,想得慌。「

    「那就跑遠些,聽說你家造了一艘大船,去海面上跑跑,比什麼都好。順便幫你嬸嬸給見虎帶些東西去廣州。』」

    聽了老牛的話,雲燁又轉回來了,跺著腳說:「伯伯,難道我真的只有跑路這一條道可走了?魏徵有什麼了不起,我們不惹他就是了。「

    「小子,有道可走你就偷笑吧,你只要在長安待著就會有大麻煩,不是你找麻煩,是麻煩找你啊,走遠些,等他們打的差不多了再回來,到時候夾起尾巴做人,魏徵不可怕,但是他代表著大多數人的利益,這個就厲害了,不可不防。「

    雲燁見老牛還是不溫不火的樣子,無奈之下,只好離開,走出花廳的時候,抱起兩個胖嘟嘟的的娃娃,又狠狠地親了兩下,才在牛嬸嬸的喝罵聲里大步走開。

    辛月很興奮,非常的興奮,家裡要接星君了,七十六年才有一次機會啊,這是家裡的大祭典,就說么,夫君為什麼這麼厲害,師門原來是星君,就是名字差點,哈雷,這位姓哈的祖師,一定是一位了不得的人物。

    世人愚昧,才把祖師爺爺叫做掃把星,晚上躺在床上也在暗想,原來自家的家學如此淵源,有星君保佑,壽兒,熙兒,將來不難成大器,心中充滿了喜悅。

    還有兩天祖師就要出現了,偏偏夫君一整天跑的不見人影,真是的,這麼大的事情,沒了他怎麼行,那曰暮,鈴鐺,這兩個就是兩個吃貨,什麼忙都幫不上。

    「老錢,老錢,你快去看看屠戶把豬殺好了沒有,記住,豬頭上不能有一根毛,讓屠夫把豬脖子上的如多留一圈,這樣豬頭看起來大一些。「

    「夫人放心,那頭豬是長安城裡最大的一頭,已經有六百斤了,人家本來不賣,是看在咱家要祭祖,才送過來的,您沒見啊,那頭豬大的跟牛犢子似得。「

    「這就好,這就好,你盯好了,咱家祭祖師爺不小氣,所有的貢品都選好的,全家都要穿紅啊,記得啊。「

    看著老錢顛顛的走了,辛月這才鬆口氣,轉頭就看見那曰暮和鈴鐺兩個人說說笑笑的從花園子走出來,一人挎一個籃子,籃子里都是粉色的杏花,這下子眉毛都豎起來了,指著兩個沒心沒肺的就是一頓臭罵,家裡溫室里的杏花就開了這麼一枝子,等著開全活了,插到花瓶子里祭祖,這下可好,全被這兩個禍禍了。

    抽出雞毛撣子,就在兩個人的身上猛抽幾下,氣死了,不幹活盡添亂。見兩個人揉著屁股吱哇的叫兩嗓子,還想把杏花拿走,就更氣了,打算再教訓兩下,就聽夫君的聲音傳了過來:「好了,好了,不就是一枝子杏花么,有沒有都無所謂,後天清晨,老祖師就會出現,家裡做好準備就成,他們兩個年紀小,你就不要過於苛責了。「

    本來辛月已經不氣了,聽見丈夫說她們兩個年紀小,立刻就發火了:「一個二十,一個十九,孩子都生了一個了,還小?您這就是嫌我老了?「

    「不老,不老,瞎眼的才說夫人老了,二十四歲的年紀正是花一樣的年歲,好好地,我的眼睛疼,扶我進去。「

    辛月趕忙把雲燁扶進卧室,拿了濕布輕輕的給夫君搽臉,當時為了逼真,他和李泰都沒有留手,眼眶子疼的厲害,濕布巾子一碰,雲燁就倒吸涼氣。

    「殺千刀的李泰,下手這麼重。「辛月不由得小聲咕噥。

    「少說,說不定這會李泰的王妃也是這麼罵我的,你就罵他,和罵我有什麼區別。「鈴鐺端來了膏藥,那曰暮點上了寧神的檀香,她看得出來,丈夫似乎非常的疲倦。

    不知不覺中雲燁就昏昏睡去,辛月哪都不去了,就坐在床邊守候著夫君,她不知道這兩天發生了什麼事情,只知道,夫君這兩天似乎過的很艱難,男人家的事情,一般不會對女人兜底,自己只能在家事上幫夫君一把,其餘的就無能為力了。

    辛月長長的嘆了口氣,給夫君掖一掖被子,看著他在睡夢裡都愁眉不展的樣子,心裡就酸酸的,都說男人家活的寫意,可是在辛月看來未必,這麼大的一家子人都要靠夫君一個人艹持,平曰里看著清閑,畫個烏龜,刨個竹筍,和一些紈絝嘻嘻哈哈的去胡混,這都是裝給外人看的,夫君好像很少真正開心過,也就那個響馬一樣的熙童,還有蒙家寨子的那幾個怪人來的時候,夫君好像才能高興起來。

    「姐姐,夫君好像不舒服,您看,他的臉都紅了,好像發燒了。「鈴鐺拿自己的手貼在雲燁的額頭試了一下,趕緊對胡思亂想的辛月說。

    辛月拿手試了一下子,果然,額頭很燙,辛月就沒有見過夫君生病,沒想到這一病居然來的如此突然。

    那曰暮抽泣著就騎上馬狂奔著去找孫思邈,雲家頓時陷入了混亂。老奶奶從佛堂匆匆的趕了過來,姑姑嬸嬸,姐姐也圍攏過來,各個面色凄惶。

    「都回去,守在這裡像什麼話,燁兒不過是在發燒,沒關係的。睡一覺起來就好。「老奶奶的眼睛四處看一下,除了留下辛月和鈴鐺,把別人都攆了出去。

    孫思邈匆匆的趕來,手在雲燁的手腕上搭了一下,就開了葯,吩咐隨同來的葯奴趕緊煎藥。

    自己坐在雲燁旁邊給他進行進一步的檢查,檢查完畢才對老奶奶和辛月說:「他是憂思過度,以致風邪入侵,還好他的身體不錯,喝上兩服藥就會好的。「(未完待續。)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