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唐磚 » 第三十六節 魂斷朱雀門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唐磚 - 第三十六節 魂斷朱雀門字體大小: A+
     

    一隻女人的手伸了過來,艱難的把蓋蘇文攙扶著坐起來,他的兩條胳膊都已經脫臼,兩個恐怖的宦官在電光火石之間就卸開了他的關節,看著榮華美麗的面容,蓋蘇文恍如隔世,很想去撫摸一下榮華的面容,兩隻胳膊軟軟的毫不受力。

    榮華女掏出手帕,仔細的替他擦拭臉上的灰塵,又把已經歪到一邊的帽子給他戴好,鬆開帶子,在他的下頜部位打了一個漂亮的繩結,艱難的俯下身子替他撣去了灰塵,見蓋蘇文在盯著她的肚子,很大方的把他的手捉住,放在腹部輕輕的說:「這是我的孩子。」

    蓋蘇文才要張嘴發問,就見一個漂亮的不像話的男子走了過來,溫柔的攙扶住榮華女,憐惜的幫著榮華用手帕把手上的灰塵擦掉笑著說:「你總是這麼善良,見不得別人受苦,以後要小心,這些人總是打來打去的,萬一傷到了孩兒就不好了。」

    激怒如狂的蓋蘇文喝問:「你是誰?」

    稱心憐憫的看著蓋蘇文說:「我是榮華的丈夫,叫稱心,你一定就是淵蓋蘇文吧,常聽榮華說起你,當初你為什麼不帶著榮華一起走呢?我知道榮華的心思,她寧可和你一起淹死在大海里,也不願意獨自一人被丟下,你既然錯過了,就忘記好嗎?她難得可以過一段平靜的日子,不要因為你的出現就破壞她來之不易的幸福好不好?「蓋蘇文被這句話噎的無言以對,再看看珠淚橫流的榮華女,心如刀絞,的確,榮華女不像是遭受虐待的樣子,小手依然溫潤,渾身上下都看不到一絲一毫的吃過苦頭的模樣,蓋蘇文自己都不得不承認,這個叫稱心的男人確實是個美男子,自己向來引以為傲的氣質,在他的面前不值一提。

    想到船上榮華赤裸裸的替自己割繩子的情形,不由得抱著最後的一線希望問榮華女:「告訴我,榮華,你愛上了別人,不再愛我了,我需要你親口說出來,不要怕,這裡是皇宮,雲燁不敢把你怎麼樣,只要你說出來,我就立刻向大唐皇帝請求帶你回家。」

    榮華女很想大笑,皇帝不會聽他的,皇帝只會把自己送給高建武,看到蓋蘇文狼狽的樣子她很想撲進他的懷抱,不管不顧的撕咬,只有這樣才能緩解自己的相思意。

    肚子里的孩子彷彿感受到了她的想法,在肚皮上踢了一腳,這一腳立刻就把她給踢醒了,雲燁說的沒錯,現在自己一家三口之間,只有孩子才是最重要的,強忍著撕心裂肺的痛楚,擦乾眼淚對蓋蘇文說:「我現在過的很幸福,不想再去過那種顛沛流離的苦日子了。」

    說完這句話,強忍著再去看蓋蘇文一眼的衝動,在稱心的幫助下又回到馬車裡去了。稱心遮掩好馬車帘子,又走了回來,把一根簪子放在蓋蘇文的膝蓋上,低聲說:「我無法理解你們的感情,可是我很愛榮華,這根簪子你送給別人吧,有時候相愛的人不一定能夠生活在一起,請放心,我一定會照顧好榮華,不管經歷什麼樣的事,我都不會拋下她不管,唉,長安對你來說太危險,早些離開吧。「榮華確實找了一個很好的男人,溫文有禮,這不是榮華一直喜歡的那種人么?而且這種人也確實有讓人歡喜的資本,面對自己這個情敵都沒有流露出惡意,算得上是一個君子,難道說就是因為自己逃了,拋棄了榮華,才讓她由愛生恨?最後投入了這個男人的懷抱?

    想到這裡,蓋蘇文把胳膊支在地上嘎巴兩聲就自己接好了骨頭,雖然強行接骨讓他疼出了一身冷汗,心裡卻舒爽無比,把掉在地上的簪子撿起來,揣進懷裡,撣去了腿上的灰塵,從正史那裡要回來勿板,站在隊伍中一言不發的等候早朝的降臨。

    稱心對著蓋蘇文躬身施禮,然後就跨坐在馬車上,調轉了馬頭,香車在日光中,駛離了朱雀門,向城外駛去,所有人都在靜默,剛才的一幕讓人不會感到舒適,卻說不出一句話來,女人都是善變的,這是所有人心中的答案。

    事情解決了,但是早朝還是要上的,李靖湊到雲燁跟前伸出大拇指說:「小子,這回老夫都不得不說一個服字,好手段,估計今天高麗使節不會再說什麼褻瀆王權的話了,一個高麗王妃自願喜歡上大唐百姓,這誰也沒話說,原來那個副使和高麗王妃有一腿,那個漂亮男人從哪找的,我看著不像是女子。「「那是我家的調香師,技藝高明,沒想到演戲也是一流,以前小看他了。「「你說剛才都是假的?那個高麗女人說謊?那個漂亮男子也不是她的丈夫?都是做戲給那個副使看得?「李靖猛地停下來,讓他身後的程咬金一頭杵在他背上,不滿的說:」那個漂亮男人其實就是一隻閹雞,一定是這小子拿住了那個女人的痛腳,讓她不敢胡說是不是?小子,你現在越來越像一個壞蛋了。「「程伯伯你小聲些,被那個高麗人聽見我就白乾了。「老程一巴掌抽在他的後腦勺上又說:」離得遠者呢,他還聽不見,老夫擔心那個高麗女人肚子里的孩子是不是你小子經手的。「「關我什麼事,那個孩子是高麗副使的孩子,那跟女人是為了自己肚子里的孩子才故意這麼說的,孩子和我沒關係。「「你這麼說,老夫就信了,你的節操老夫還是肯定的,就是現在的孩子用起計來怎麼一個個都這麼毒,再過兩年還有我們這些老傢伙混的餘地么?「「哼哼,老程,你才發現啊,那是這些小子沒針對你,老夫早就領教了,現在的孩子沒一個是省油的燈,從太子到你家處默,每個都是狠角色,你看看今天宮門口這一出,好多人心中一定都有戚戚焉,對付人不從肉體上下手,專門誅心啊,那個高麗副使遲早會被這小子逼瘋,聽說他家裡很有勢力,喪心病狂之下造反都有可能,說不定這就是這小子的目的。「李靖的這些話算是說道點子上了,雲燁除了升起大拇指實在是沒話說。

    「小子,這就把人逼造反了?簡單了點吧?一大家子人,這小子說了不算吧。「程咬金瞪大了眼睛瞟了雲燁一眼,吃驚的問。

    「您太小看蓋蘇文了,這傢伙幾乎就是高麗年輕一輩中的第一人,一個人能使四把刀,現在在高麗負責修建防備我們大唐的長城,在遼東,這傢伙有很大的話語權,聽說他家裡的能管得住他的長輩都死光了,家主就是他,你看看這次出使就知道,他雖然是副使,我保證使節團里他才是說話算數的那個人,正使是一個幌子,一個替罪羊。「程咬金才要接著說話,就看到房玄齡正在往過看,不好明著讓他難堪,只好閉上嘴巴隨著人群進了萬民殿。

    萬民殿的大廳比起太極殿大了可不是一點,皇帝坐在上面對下面的臣子一覽無餘,好在有好多的銅柱,還能遮掩一點,如今的萬民殿再也不會出現上朝的時候有人蹲在外面的窘況,每人一個坐墊,雲燁朝後面看看,發現蓋蘇文的座位離自己很遠,都已經靠近大殿門口了,他旁邊就是穿著繡花圖案衣服的高山羊子。

    蓋蘇文的臉上一點表情都沒有,高山羊子媚眼如波,正在和一群青年官員說話,不知道那個滿臉迷醉的綠袍傻蛋又被人家套走了什麼秘密。

    自己周邊全是老人,最年輕的就是三十五歲的薛萬徹,如今這傢伙和雲燁一樣,也是漫不經心的到處亂瞅,見雲燁看他,就慢慢的往過挪,還把一個老頭子連人帶墊子扯到自己的位置上,直到和雲燁並排之後,才咧著大嘴笑笑。

    「兄弟,今天聽說你會倒霉,哥哥我就來看看,有沒有什麼忙要幫。「人憨厚,話也說得樸實,雲燁拍拍他的大腿笑著說:」沒事了,已經解決了,你最近怎麼不在玉山了,長安城熱的像火爐,留在城裡遭罪,怎麼想的?「「公主有了身孕,嘿嘿嘿,她說龍首原風水好,哪怕熱死也要留在長安,玉山雖然舒服,但是為了孩子,大人多遭點罪無妨。「「原來有這說法,怪不得,下了朝我讓管家給家裡送幾車冰過去,皇家的人身子骨都怕熱,可不敢給公主吃冰,你把冰裝在缸里找丫鬟往屋子裡扇涼風,這法子就能讓屋子裡涼快下來,懷孕的婦人最不耐熱,能舒坦一會,就舒坦一會。「「多謝兄弟了,公主每天喊著熱,弄得哥哥我心裡亂糟糟的,這下子算是有好辦法了,你說的是,大熱天的能睡個好覺就算老天開恩了。「宮殿里祥和一片,高麗使節再也沒有什麼王妃,什麼射鵰手,只是一昧的說雲燁的悍然入侵給高麗造成了多麼大的痛苦,造成了多麼壞的影響,如今高麗民憤如山,都在摩拳擦掌的準備一雪國恥,只有雲燁的人頭才能讓高麗朝野的怒火平息。

    (未完待續)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