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唐磚 » 第三十二節 神仙的煩惱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唐磚 - 第三十二節 神仙的煩惱字體大小: A+
     

    李恪很明顯的還不成熟,你只要聽聽長孫沖,李懷仁和其他紈絝忽然響起來的呼嚕聲,就知道成熟與青澀的差別,全世界的貴族都知道和尚一定會和道士打起來,皇帝也知道,但是和尚和道士都不在萬民冊里,官府的賦稅賬冊里也沒有這些人的名字,那就不算是皇帝的子民,所以李二不在乎死幾個和尚活著道士的。

    李二現在非常的講理,你給我納稅,我給你保護,天經地義,童叟無欺,所以貧民百姓死一個就是大事,一定是要追查到底的,和尚死了,還是道士死了,則無關緊要,自從上回雲燁和他說了契約精神之後,他就自詡自己是一個很尊重契約的好皇帝。

    這次大慶典之初,李二就把監獄里所有的死刑犯放回家,讓他們與家人團圓三天,三天後就必須自己領死,這事啊周文王干過,被人家稱頌為萬世賢君,在得到天可汗的大帽子之後,李二就想看看自己是不是也是萬世賢君的料子,三百多名死刑犯大哭著回了家,感恩戴德之極。

    果然,大唐皇帝陛下就是萬世賢君,三天後死刑犯全部都自己回到監牢里,穿的乾乾淨淨的等待死亡的降臨,這下子,全天下的子民都在讚歎皇帝的仁德,高興之下的李二大筆一揮,赦免了全部死囚,讓滿朝文武目瞪口呆。

    最悲苦的就算是百騎司大首領,自己和手下為了皇帝陛下的美名,整整三天都在暗地裡監視那些死囚,關中人性子暴虐,殺了人的有幾個好的,不逃跑才是怪事情,百騎司費盡心力的把那些要逃跑的傢伙一個個的逮回來,最兇悍的一個傢伙都跑到潼關了,為了抓他,百騎司一個戰死,四個受傷,才抓住這個傢伙,雖然免不了暗地裡給他一點苦頭吃,但是為了皇帝的面子,還是把他送回了監獄。

    當那個傢伙聽說自己居然被赦免,狂笑著就要上青樓嫖妓,完全不顧百騎司眾人鐵青的臉色,雖然這個傢伙當天晚上就死在了妓女的床上,那也是樂極生悲,據說死的香艷無比。

    雲燁從來都不相信死刑犯會因為感念皇帝的恩德而自己回來引頸受戮,這世上哪有這麼荒唐的事情,如果是自己,跑的一定比那個跑到潼關的傢伙都快。

    這是大祥瑞,必須百官上表祝賀,雲燁愁了一晚上,很想畫一張豬頭送上去,可是又沒膽子,只好那任務布置給小武,必須給師傅寫一篇花團錦簇的馬屁文章,明天師父要用,不敢耽擱。

    魏徵為這事病了十天,當大朝會的時候雲燁譏誚的看著他的時候,避無可避的魏徵只能以袖掩面,落荒而逃。

    現在又是這種事情,李恪還沒有被污染,總想著自己這裡好大一群武士,應該去阻止慘案的發生,也有能力可以阻止。

    「在南詔這個地方,有一種奇怪的現象,那裡的一些部族最喜歡把五種毒物放在一個盆子里養,養的結果就是盆子里只剩下一種,然後再把這組勝利的毒物和其他勝利的毒物湊齊五種,再接著放在一個盆子里養,經過也不知道多少輪這樣的廝殺之後,留下來的一定是所有毒物中最恐怖的一個,這時候,飼養毒物的主人就會用自己的心頭血來飼養這隻毒物,據說可以達到與毒物心靈相通的把結果,最後把這個毒物活活悶死,焙乾研成粉末,就成了蠱毒,使之害人無往而不利?」

    「燁子,這些傳奇我也知道哦,我還知道金蠶蠱掃屋子的故事,你要不要聽聽?」李恪談話的興趣大增,不由得開口問雲燁。

    「既然想說話了,那就閉嘴,睡覺,誰要聽的講什麼鬼故事,只要你不去想那些著火的地方,隨便你想什麼。」

    「你這是在欺負人,沒頭沒尾的講一個破故事,才把人家談話的心思勾引起來,你又要睡覺,不行你得聽我把故事講完。」

    「滾蛋,離我遠一點,一個大男人動不動人家,人家的,叫的我渾身起雞皮疙瘩,男子漢大丈夫,變得女兮兮的,不許靠近我。」

    無奈的李恪只好再一次鑽進毯子,瞅著天上的大月亮發愣,鳥群飛過有一陣子了,遠處的喊殺聲也漸漸平息,直到燃燒的火堆被撲滅,秦嶺也再一次恢復了他本來的面目。

    天色大亮的時候,雲燁宣布今日回家,紈絝們一邊掩飾不住自己的歡喜,一邊又抱怨這次秦嶺之行玩的不夠痛快,程處默想說兩句,有閉上嘴,這次秦嶺的行動,紈絝們表現的已經足夠好。

    等早飯的間隙,紈絝們都圍在一起小聲的討論著昨夜發生的事情,自己躺在毯子里睡覺,不代表家將不去,把自己得到的消息說出來綜合一下,就生動的描繪出昨夜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那麼說,昨夜受到襲擊的是金閣寺?金閣寺的長老還來過我家,為我祖母祈福,算得上是一位得道的高僧,家將說死傷的很多,也不知道有沒有長老,如果有,那真是太可惜了,襲擊者是道士,家將們聽到雜毛,禿驢這兩種稱謂,那就是說,他們到底是撕破臉了,從口角之爭,發展到真刀真槍的較量了,不過,這不關我們的事,我們還是回我們的家為好,燁子,這段時間我還是住到我家玉山別墅里好一些,沒事的時候去聽聽先生們講課也不錯,就不知道李綱先生還親自授課不?「長孫沖很明顯的有其他事情不願意說,粗枝大葉的給大家分析了昨夜的那場火拚,就把話題繞開,說起玉山別墅來了。

    都是富貴人家,即使沒有別墅在玉山的,也說好了去找相熟的人家去借,總之紈絝們受夠了荒山野地的生活,準備享受一下精緻的別墅休假生活。

    秦嶺里騎不了馬,所有人的馬都被放在餓狼嶼,教給了藍田縣的主簿看管,自己回去后再和他清算馬料這些東西的費用,主簿先生在這一點上絕對不會有半點通融的。

    柴令武躺在滑竿里,無聊的張著嘴巴四處張望,秋日的山景奼紫嫣紅,還是很有看頭的,常年在長安城裡待著也確實有些無趣。

    當他目送一隻離群的孤雁飛到天邊的時候,忽然一挺身從滑竿上蹦了下來,拉著雲燁的手,啊吧,啊吧的說個不停,順著他手指的方向看過去,雲燁的眼淚一下子就滾落下來,前面半山腰的位置上,孫思邈衣衫破爛,拄著一根木杖,笑吟吟的看著他們。

    人群一下子就瘋了,歡呼一聲就涌了過去,程處默第一個到達,離著十丈遠,就一個頭磕了下去,長孫沖,李懷仁,尉遲大傻,包括李恪都毫不猶豫的納頭就拜,這時候在孫思邈的面前沒有什麼公子王孫,有的只是一群年少的晚輩。

    雲燁拉著孫思邈的手說:「您這些天是怎麼過來的,身體可還安好?」

    孫思邈笑著把紈絝們一個個扶起來,這個在後腦勺拍一把,那個訓斥兩句,最後謝了他們的一片深情厚義,少年禁不住又歡呼起來。

    雲燁看到孫思邈身後的五個葯人,一個個頭髮鬍鬚都分不清楚,亂草一樣,但是精神都不差,背著竹筐,裡面都是藥材。

    「他們五個以後決定跟著我煉藥了,你去把他們的家眷遷到玉山,這一回是老道對不起他們,都是不錯的好漢子。」

    找到了孫思邈,軍心自然大振,長孫沖本來有些陰鬱的臉,現在也變得開朗,孫思邈就是不願意看到和尚道士砍砍殺殺的,這才會出山,牛痘的成功給孫思邈增添了無數的光環,現在說他不是神仙,都沒人相信。

    硬是把孫思邈請上了滑竿,紈絝們輪流抬著老孫走,鬧肚子的柴令武隨侍在一邊,不停地給老孫講述自己這些人是如何的辛苦,不過最後結尾的時候總要說,就是累死都值得,這回進山,也許是他從小長到現在最辛苦的一段旅程,找到孫先生這樣的大功,讓這個少年有些語無倫次起來。

    老孫抓過他的手摸了一把脈,從懷裡掏出一顆藥丸子,讓柴令武吞下去,不要喝水,硬吞下去就好,治療拉肚子這樣的病,有奇效。

    路過金閣寺的時候,看到焦黑的殘垣斷壁,孫思邈長嘆一口氣,卻沒有停留,那些和尚們看他的目光是那樣的仇恨,這讓老孫心頭頓時沉重了許多。

    一路走來,被燒毀的可不光有寺廟,還有許多的道觀,那些無處可去的道士見到孫思邈都是嚎啕大哭,指著寺廟的方向控訴和尚們是如何的兇殘,請求孫神仙救救道觀,救救日益頹廢的道門。

    面對他們孫思邈還是一言不發,問雲燁要了最好的傷葯替他們包紮,自己還去大門清洗被砸壞的牌匾,在紈絝們的幫助下把神像一一複位,自己一個人在大殿里打坐了兩個時辰,外表沒有變化,只是精神委頓了好多,經常性的一整天都一言不發,雲燁給他端來的米粥,也只喝小半碗,沒有食慾,神仙也有無窮無盡的煩惱。

    (未完待續)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