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唐磚 » 第二十五節 煎迫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唐磚 - 第二十五節 煎迫字體大小: A+
     

    雲燁看的心驚肉跳,沒想到他們之間的搏殺會如此的慘烈,斷鴻真的沒留手,是把虯髯客當成生死大敵來對待的,虯髯客也是招招要命,下起手來毫不客氣。

    紅拂已經閉上眼睛,她雖然知曉斷鴻已經手下留情了,可是搏殺的如此慘烈也實在出乎她的預料之外,自己的這位拜兄性如烈火,當初萬貫家財拱手相送之後,就帶著老僕遠走南海,沒想到再見面的時候已經物是人非,自己身罹奇症,時好時壞,沒想到拜兄也歩了自己的後塵,今日的安排能否有效還要看老天的眼色。

    想到這裡,她就地跪了下去,雙手合十向上蒼祈禱,保佑自己的拜兄能夠逃脫此難,她寧願以身代之。

    斷鴻的小刀子被虯髯客咬在嘴裡,吐氣開聲又噴還給了斷鴻,見斷鴻翻滾著退出亭子,揮舞著粗壯的雙臂撩開從亭子上垂落的木料,紅著眼睛追了出去。

    斷鴻腳下輕輕地后移,眼睛卻從沒有離開虯髯客,肘后的白刃一閃即沒,在虯髯客即將到身前的時候,蜷縮著身子團成一團,衝進了對手的懷裡,大開大牁的功夫他比不上虯髯客,唯有近身的小巧功夫才是自己所長。

    虯髯客毫不在意,長胳膊一撈,就擒住了斷鴻的一隻胳膊,嘿嘿一笑就向後拗去,準備先把斷鴻的胳膊卸下來一隻。

    雲燁睜大了眼睛仔細地看,雞鳴狗盜的功夫到底是一個怎樣的存在,這下子虯髯客該倒霉了吧。

    果然,虯髯客也沒料到斷鴻那隻被扭了快一圈的胳膊明顯已經脫臼了,為何還能拿著刀子向自己的脖頸刺過來,勉強讓過要害,那柄匕首一下子就刺在他的肩頭,沖著斷鴻大吼一聲,竟然不管插在肩頭的白刃,肩膀聳動一下,合身就向斷鴻撞了過去,斷鴻閃身藏在一根大腿粗的廊柱後面,虯髯客不閃也不避,肩膀重重的撞在柱子上,大腿粗的廊柱咔嚓一聲斷為兩截,畫廊頃刻間就坍塌下來,磚瓦木料帶著滾滾塵土瞬間就把兩個人一起淹沒。

    紅拂對於這邊的戰況不聞不問,拜兄一生高傲,要他懵懵懂懂的活著,不如痛痛快快的戰死,也算是對得起他了。

    雲燁把驚訝地快把整隻手塞嘴裡了,咬著手指伸長了脖子看這難得一見的奇景,這個世界上原來真的有超人一等的存在。

    煙塵還沒散盡,就聽得廢墟堆里傳來一聲長嘯,巨人般的虯髯客雙臂一振,推開了壓在他身上的磚石木料四處尋找斷鴻,恨不能將這個傷害自己的傢伙碎屍萬段。

    在虯髯客四處尋找之際,斷鴻卻從畫廊深處竄了出來,掠過虯髯客身邊的時候又把一把匕首插在了他的大腿上,位置選的很准,不傷筋骨卻讓他一條腿失去了作用。

    很可惜,虯髯客的肘部也重重的擊在他的腹部,力量之大,足足讓斷鴻瘦弱的斷鴻飛出去了一丈多遠,翻身爬起來的斷鴻一口血就噴在地上。

    渾身鮮血塵土的虯髯客灰頭土臉的從廢墟里一步步的挪了出來,廢了一隻手,一條腿這傢伙依然悍勇如獅,濃濃的殺氣不減絲毫。

    「看你也是一代武學名家,中了老子一肘還能不死,你是第一人,剛才自卸關節的功夫著實了得,老子這兩刀子挨得不冤,來來,和老子再戰三百回合。」

    紅拂驚訝地抬頭看虯髯客,這種話才是他該說的,才要上前說話,卻被雲燁攔住,見他從懷裡掏出一個小瓶子扔了過去嘴裡喊著:「好一條漢子,大戰方酣,怎能無酒,來來,痛飲一杯美酒,再來戰過。」

    虯髯客伸出蒲扇大的手握住酒瓶,拔開瓶子上綢布,只聞見一股醉人的酒香撲面涌過來,不由得縱聲長笑對雲燁說:「你這娃娃也不錯,好酒。」

    看著虯髯客一仰脖子就把雲燁的美酒喝了下去,斷鴻渾身的力氣就散去了,四仰八叉的躺在地上休息,他不認為雲燁是一個好人,從見雲燁的第一面起,他就沒把這傢伙歸類在可以交往的名單之內。

    虯髯客只來得及說一聲好酒,就轟然倒地,躺在地上呼呼大睡。

    紅拂找來僕役先把斷鴻扶到客房休息,正要讓人扶虯髯客的時候,卻發現雲燁蹲在虯髯客的身邊,在兩個僕役的幫助下,往拜兄的身上纏一種絲線,纏的很密,還很緊,手腳上更是被綁的密密麻麻。

    「雲侯,這是為何,你的這些絲線是綁不住我拜兄的,我拜兄力有千鈞,牛筋索對他都沒有作用,你這樣做太兒戲了,解開吧,免得他一會生氣對你不利。」

    「你們夫妻說話都是一個樣子,為自己拜兄吹牛也有點限度啊,我就不信,一會就拿三萬斤的石頭壓在他身上,看他能不能掀翻石頭自己跑出來。」

    雲燁對剛才紅拂的冷血很討厭,你拜兄想死的話,抹脖子,跳河,上吊,都是不錯的選擇,奔放一些全身爆炸而死也行,幹嘛非要拉上斷鴻,之前就說好了的,斷鴻是來幫忙的,不是仇人,剛才如果不是自己給了虯髯客孫思邈製作的麻藥,說不定斷鴻會死。

    斷鴻將來是要接無舌的班的,現在正是培訓期,平白無故的死了,上哪裡去找這樣的高手,李二暗地裡有高手無數,可是擺在明面的現在就一個斷鴻,弄過來一個兩個簡直比虎口拔牙還難。為了治療一個傻子折在這裡,太不值了。

    紅拂被雲燁一句話噎的無言以對,想不通那裡得罪雲燁了,但是被抬著去客房的斷鴻卻很清楚,眼睛里的寒霜稍微減退了一些,調整一下自己的呼吸準備休息。

    虯髯客的傷也給包紮好了,紅拂甚至很不顧嫌疑的親自給虯髯客搽臉,這讓雲燁很懷疑這三個人的關係,李靖說自己是老大,但是聽紅拂說的又不像,難道說……趕走了齷齪念頭,先給虯髯客足夠的刺激才行,剛才的大戰,他的腦子似乎變得好了一些,說不定這裡面還有程處默一凳子的功勞在裡面。

    才給虯髯客灌下了葯汁,雲燁就發現他手腕上的筋絡在抽動,奶奶的,這才是最好的葯人,抵抗力好,耐藥性強,求生意志強烈,最難得的是他的體型足夠大,可以試驗最大劑量的藥物,如果孫思邈見了,一定會非常的高興,問題是,把這傢伙弄回去試驗藥物,會被李靖殺全家,想想,還是算了。

    「醒了就說話,不要試探,對你好的那兩個人已經被我幹掉了,現在就要拿你開刀,怎麼樣,要不要給你一點時間回憶一下過往?免得見了閻王還要做一個糊塗鬼。」

    「卑鄙,你是武人之恥,老子一旦脫困,必定會把你碎屍萬段。」虯髯客被捆的粽子一般,轉頭都困難,只能看著房頂咬牙切齒,他剛才試過了,不知道捆綁自己的是什麼東西,很細卻非常的堅韌,稍一用力,絲線就切割進肉里,非常的歹毒。

    「怎麼,不願意想?你只要告訴我白玉京在哪,我就放過照顧你的那些人,你聽聽,他們就在外面,有幾個女子長得不錯,一會帶回山裡好好享用一下才是正理。」

    「一群下人而已,算不得人,你想殺就殺,關老子屁事。」

    「你想的不對,不光是下人,還有對你很好的那兩個人的後代,聽說他們是你的親人,你不記得,可是他們記得,你這一句話,他們的一個孩子就死了。」雲燁話音剛落,就聽得外面傳來一陣孩童的哭泣求饒聲,還沒有說兩句話,求饒聲就戛然而止,一股濃郁的血腥氣就飄了進來。

    雲燁長吸了一口氣,似乎很是享受血腥的味道,笑著對一臉慘然的虯髯客說:「白玉京在哪?你是怎麼知道的,難道是田襄子告訴你的?」

    「老子頭部在風浪里遭受了重創,記不得了。「虯髯客艱難的對雲燁說。

    「記不得可不行,你會記得起來的。」說完就抱起一個粉嫩開愛的小姑娘在虯髯客的眼前晃晃,拉著這個只有三四歲的小姑娘的胖手撫摸了一下虯髯客的臉頰,然後又把小姑娘抱了出去,就聽得屋子外面傳來小姑娘大哭的聲音。

    「畜生,住手,畜生,你給老子住手。」虯髯客拚命地掙扎,絲線勒進了他的肌肉,鮮血順著絲線一縷縷的流了下來,他自己懵懵懂懂的忘記了過去,可是那種類似親人的感覺騙不了他,自己和那兩個人一定有牽扯,說不定真的是自己的親人,如今,這些人是他孤獨的心裡最後的牽挂,那裡能不著急。

    虯髯客又聞到血腥味,拼著被絲線割傷,轉過頭看到一個銀盤裡放著一截蓮藕般白嫩的胳膊,上面鮮血淋漓,小手似乎還在動。而那個少年惡魔正趴在盤子上仔細的聞,口水滴答的,似乎很想吃。

    雲燁擦了一下口水,蒸熟的蓮藕合子澆上糖稀,味道確實不錯,自己已經快一天沒吃東西了。但是辦正經事要緊。就不相信這樣還喚不回虯髯客的記憶,當然,自己還需要再加一點東西進去才行。

    (未完待續)



    上一頁    下一頁